lavenor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2) :: 2012/01/26(Thu)

這篇隔了好久!
貼心小引導,上一篇請走這→



「……嗯。」嚥下了口唾液,他稍稍撐起身子,照著對方的話動作,膝蓋抵在沙發上,兩手扶著沙發把手的姿勢,鄭煒彰垂下頭部,總覺得自己好像一點一滴失去了什麼。
余啟杭伸手在鄭煒彰臀部上情色地撫摸,一圈、兩圈……鄭煒彰抿緊下唇,不是覺得噁心,只是很怪異……他不禁對對方的技術心生佩服,就連這樣的撫觸也能摸得人很有感覺,該怎麼說,心癢難耐……?或許電車癡漢該去學學這樣的技巧再出來混才是。……嗯,不對,電車癡漢怎麼說都是該被抓起來的……
對方的手掌還在他的臀上搓揉,總覺得自己的姿勢相當彆扭,忽然間感覺到對方的手指似乎往更內部探進了些,他緊張地縮了下身子。余啟杭也發現鄭煒彰的動作,稍微停下,他手指接著輕柔地按壓鄭煒彰的股間。
「稍微放輕鬆。很緊張嗎?」他問。
「呃……嗯……」生平沒被人碰過那邊,要他不緊張大概也很難吧。儘管知道男同志間是插入那個地方……「啊、不過……沒關係的。」畢竟是工作。
余啟杭聞言頓了幾秒手便離開了,鄭煒彰跟著鬆了口氣,雖說了沒關係還是不習慣有人去碰自己的後方。而對方手移開後隨即沒了下一步動作,只聽到些許窸窸窣窣的聲音,鄭煒彰正覺得奇怪,剛打算回頭一探究竟時,臀部便忽地被淋上什麼液體,沿著溝痕流淌下來,很冰,他皺起眉。
「只是潤滑的,不要緊。」余啟杭說著安撫,在手掌上也倒了把液體,先是握上對方的前身搓揉,感覺到底下人一瞬繃緊,並聽見對方一聲低喘,他才把手移到後方,把潤滑液先抹開來了,再伸出手指一點一點地探進去。
「唔……呃。」
「再放鬆一點,不用緊張喔。」
鄭煒彰輕吐口氣,對方溫柔地吻上他背部,後面被人掏弄很奇怪,但興許是對方動作相當溫柔的緣故,並不會覺得多痛。
「好了,好厲害呢……三根手指全進去了。」
聽到對方在耳後這麼說道,其實不太好意思,鄭煒彰尷尬地笑著應了幾聲,又聽余啟杭接下去問:「那麼我要動了喔,可以嗎?」
「嗯,好……呃哈…!」
才剛回答完內部就抽動了下,像是摩擦到了哪裡,很異樣的感受、彷彿被快感電擊似的,他難耐地悶哼。
「哦、這邊?」余啟杭稍微轉動了個角度,手指再次試探性地輕摩兩次。
「唔、哼呃……!」
很好的反應,余啟杭微微一笑,抽出手指,黏液順著雙指的分開牽出一線絲。「你看,好色氣呢。」說著再撥弄對方頂端滲出些許精液的前身,以拇指劃過對方前端,聽見鄭煒彰又一聲低喘,他輕聲道:「這裡也變得好大了,雙腳能再撐開一點嗎?」
鄭煒彰照做了。余啟杭搓了搓自己已經立起的那處幾下,便扶著自己的那邊抵著入口。「要放進去了喔。」
才說完,他即緩慢挺入,由於已充分準備過的緣故,很快就全部埋入對方體內,余啟杭試著動了下腰部,對方隨著晃動發出了幾聲悶悶的喘息。
「已經都在裡面了哦,嗯?如何?」余啟杭一面低聲問著一面稍微抽出再挺進。
「啊……啊……」
「嗯?舒服嗎?」
「哈啊……嗯……舒服……」
余啟杭聽見從喉頭盪出幾聲笑。「我也很舒服……啊、好厲害哪。」
說著他一邊加快進出的速度,結合處因黏液發出啪他啪他的聲響,現場環繞雙方的喘息與呻吟,很淫靡的味道。
「哈啊……呃……啊……嗯……」
「啊……啊……好棒……」
「嗯…、啊……」
後壁被反覆磨蹭,快感像浪潮一直捲上來,比和女人做時還來得有感覺,對方的性技巧好得有點可怕,鄭煒彰趴在沙發上,腰部受著撞擊的同時忍不住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逐層疊起的快感很快就堆到一個高點,前身微微顫抖著,他忍不住咬緊了牙。「我、快……哈……」
「快去了嗎?再忍忍……我先停下來一下。」
對方抽出身子時鄭煒彰忍不住大口喘息,繃在弦上的慾望就差了那點,他想自行尋求解脫卻被撥開。余啟杭以指腹撫過鄭煒彰前端,看著牽起的一線白絲,他微笑著喟嘆:「好厲害哪……相當色情呢。」
將鄭煒彰翻了個身,換了個姿勢,他分開對方雙腿,又一次挺入對方體內,幾次晃動後,鄭煒彰一聲粗喘,白濁盡數撒在腹部上,他深深喘息,余啟杭緊接著動了幾次後跟著一抖。
「啊……我好像也要去了、哈……」仰頭低哼,他離開對方體內,液體同時射出。室內剩下粗重的喘氣聲,余啟杭從旁邊拿起手帕輕柔地在對方身上擦拭。「啊……真舒服……最後好像有點射到你臉上了,抱歉。」
「啊、不會……」
抿著唇回應道,鄭煒彰晃了晃頭。說真的被以口服務是第一次,被顏射也是第一次……不過說來也是,自己是個男人,怎麼說也不可能常被顏射。以前在色情雜誌或朋友間傳來傳去的片子裡確實有女星被顏射的情節,但一旦發生在自己身上還真是……心情頗為複雜。但在最後之前的確是很舒服的,其實沒想過跟男人自己也能夠硬起來……
就這樣一邊呆呆地想著這些瑣碎的事情,他一邊坐起身來重新一件件地穿上衣服。這麼一來幾萬元就入袋了,自己的臉應該會被打上馬賽克吧,然後某天被不知名的人拿來打手槍……想想還是覺得不大舒服。鄭煒彰嘆一口氣,拖著並不平穩的步伐慢慢走下攝影棚。
要離開的途中便被導演喚住了,導演笑著拍了下他的背,似乎頗為滿意這次成品的樣子。「辛苦你了,酬勞很快就會匯到你的戶頭裡。不過話說回來,真的沒考慮要走這行嗎?你很有這方面資質啊,搞不好會紅喔。」
鄭煒彰趕忙連著搖頭,導演見了頗感惋惜似地輕嘆了聲,不過就算導演再誇讚自己,從自己這邊來看,被說有當GV男優的資質怎麼也不會高興的吧……!又尤其自己喜歡的對象絕對百分之百是女性!
在慎重拒絕了導演並感謝過後,鄭煒彰想到了當自己對象的男人。對於這個很認真在和自己做,並盡力想讓自己也有感覺的人,他無論如何都必須好好道謝一番。他忽然想起領著自己進入片場的工作人員說的話。第一次的對象是余啟杭很幸運啊……想來確實如此。儘管心情上相當複雜,身理方面坦誠而言真的很舒服。
走到對方身邊,正欲出聲之際對方恰巧回過身來,一望見鄭煒彰的身影余啟杭立即抱以一個十分好看的笑容。「剛剛辛苦了。如何?感覺怎麼樣?」
「呃、嗯……非常好。這次真的非常感謝你。」
「不會不會。和你合作起來我也很愉快。」余啟杭伸出了手。
鄭煒彰順著勢頭伸手握住了,再彼此寒暄幾句,鄭煒彰便打開片場的門,跨步出去。
外頭的陽光重新曬在臉上,不過一個小時半的時間,卻莫名得覺得漫長。拿到那十幾萬後首先把銀行裡的欠款付清。原來經營的事務所經營不善倒閉後壓下來的債務,抵上房債自己的所有存款加上這筆金額大致就能還清了。然後從眼下踏出的這一步從頭來過。
比起自己過度率性地直接開起事務所,果然還是去公司應徵更為明智許多吧。剛畢業時的自己的行為實在太過輕率了,以致於衍變成現下這個狀況,鄭煒彰不由得重新審視自己的作為並重重吐口氣。與其讓欠債放著像雪球般滾起龐大利息,還是喜歡一次就解決乾淨的緣故,他不惜向GV公司應徵做個臨時演出,如今包括家當什麼的一切都歸零了,唯一還能慶幸的是二十八歲還算年輕的這個年齡,至少要重新起步並不算困難。
鄭煒彰學的是室內設計,憑著在國外留學過三年又曾自行開設過事務所的經歷,面試了幾間公司很快就被錄取了,應徵的是企劃相關的工作,原本做設計就是自己的興趣,能被錄用他自然相當高興,快樂工作的同時卻也忙得不可開交,遑論準時下班了,加班到凌晨一兩點早已成為家常便飯。於是便這麼勞勞碌碌地,時間已悄然跨過一整個深秋,轉眼間已遞進至隔年春末,初夏的時節一如往年的,是綿延好幾日不停的梅雨,洽逢這時期,公司內全體正為了藝術館與航空公司合作的展覽的籌備而焦頭爛額著。


==================================================

終於讓他們做完了!
然後對不起我懶得空行應該閱讀起來會有點累抱歉了!><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3) | top | 【crows zero】無題(源治x伊崎)>>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02-436261a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