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3) :: 2012/02/09(Thu)

第三篇。
一樣懶得分行了,閱讀困難抱歉了!><




鄭煒彰把一大疊資料放到桌上,輕吐了口氣,單手拉開了椅子一屁股坐上。資料是剛才會議才發下來有關展覽的其餘細節陳述與要求。這次的飛行展是由航空公司因為週年紀念而找藝術館合作的中大型展覽,從與飛行相關的畫作、小型飛機模型,到大型飛機展場、體驗室,甚而其他牽涉及航空相關的藝術創作都在此展出。而鄭煒彰所在公司理所當然是負責整間展館室內設計的工程。
「小型飛機模型展覽室希望以黑白為基調啊……」喃喃唸著,他手一邊一頁頁翻過厚重的資料。其實到目前為止整件案子已完成三分之二,只剩下包括小型模型展覽館等三間展室以及細部的裝飾和擺設而已。已經連續一個月來沒好好睡過覺了,等剩下的結束就能好好休息幾天,想到這裡鄭煒彰便又生出幾分動力。剛伏下身子想要先在紙上撇出個空間圖,一綹墨綠色的頭髮便晃過自己視線前。
「哦,你這次分到的是模展組的啊?」模展組是小型模型展覽室組的簡稱。
鄭煒彰回頭望了說話的人一眼,是從自己進公司以來就對自己照顧有佳的前輩。快逼近四十歲的年紀看起來卻像二十多快三十而已,打扮非常時尚卻是個總說著男人結了婚都是渣的不婚主義者,一旦舉起酒杯傳聞能灌下十升而不醉的豪邁大姐……敢叫阿姨會被殺的。
「嗯,對方希望用黑白基調的樣子。我正打算撇個草圖然後建建看3D模組……一個月後就是展覽日期了吧,不加緊腳步不行了哪。」
像是察覺鄭煒彰喃喃自語中所透漏的不安一般,段姊用力拍了他的肩膀兩下。「安啦,總會過去的。你來這裡也有一年了,這次可是你進公司來碰過最大的案子喔!好好幹啊!真的快撐不下去就跟我去痛快喝一場,這樣就有源源不絕的靈感了,怎樣?」
「什麼怎樣啊?」鄭煒彰忍不住苦笑。「都快來不及了還跑去喝酒一定會被組長罵死的啊。我這次就先拒絕段姊的好意了。」
看著鄭煒彰沉甸甸的黑眼圈段姊挑了挑眉,翹起唇點點頭。「啊啦,那就沒辦法啦,好好加油吧!記住,最能刺激創意的就是酒,酒啊!」
這樣的說法大概只能在段姊身上適用吧……他苦笑著想。自己倒是喝多了酒就會頭痛的體質,不是不喜歡喝,但一定得控制好量,不然事後的痛苦絕對夠自己受的。
花了半個小時在電腦上建了模組,再把今早拿到的資料全都研究了一遍,並和同事討論過設計再試調上配色,離開公司時間竟已是晚上十點。在這非常時期,鄭煒彰踏出辦公室時裡面仍有不少人在。飄著細雨的夜微寒,他用力搓了搓自己手臂,儘管身體上相當疲憊,卻仍不由自主地把步伐導向常去的麵店。
掀開別有一番味道的竹簾,選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他很喜歡每次從公司回家必會經過的這間店,空間不大卻設計得相當舒服,感覺在這點一碗麵配上一壺酒就能把整天的疲勞消去。和老闆叫了份餛吞麵和燒酒,鄭煒彰開始邊喝著酒邊隨手翻起旁邊擺著可供翻閱的雜誌。這大概是學美術設計的通病吧,會很習慣地翻看雜誌看編排看字型等等,反倒是內容沒怎麼讀進去。
不久麵就送來了,同時從外頭走進來兩位男性客人,這時間會進店內的人並不多,聽著老闆喊了聲「歡迎光臨」,鄭煒彰反射性抬頭瞥一眼便繼續低下頭來吃麵。
兩人在他面前的桌子面對面坐下了,他們點了什麼鄭煒彰並沒去注意,不久後兩人的對話就自動傳入他耳內,一開始都是很普通的話題,哪邊的東西很不錯、假日想跟戀人去泡泡溫泉、開車從哪條路過去比較快……之類的,而讓鄭煒彰有意識的,是他們提到的一個什麼派對他不清楚。重點不在於派對,而是派對表演者的名字。
「對了,你星期六在Sixteen Club余啟杭的表演會去看嗎?」
鄭煒彰幾乎是一秒將視線投向前方兩人,因手上力度太大還將湯汁濺出些許。他趕忙抽了兩張衛生紙擦淨桌面,一面凝神細聽對方話語。
「嗯,會啊。」
「你要幾點去?照上次情況看來同樣隊伍會排很長吧。」
「晚上十一點開場嘛……可能十點半到吧,還好啦,我對他沒那麼瘋狂。」
「對哦,你喜歡的是喬治艾德斯類型的,余啟杭顯然不是你菜。」男人笑了幾聲調侃。

鄭煒彰想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余啟杭這個名字——自己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拍的GV的對象。話說回來,那部片的名字他到現在還不曉得,也沒有絲毫想去找來看的興趣。拿著酒杯的手有點抖,他一口氣將杯子裡的燒酒全數灌進喉頭。喉嚨有點發燙。
「Jackson你還記得嗎?之前在君品吃過一次飯後你好像就沒和他見面了。那傢伙超喜歡余啟杭的,之前還直嚷著說一次也好想和他做看看,不過怎麼可能嗎,哈哈。」先前笑著的男人繼續低聲說道,吸了一口麵條到嘴裡。
鄭煒彰不禁抿抿唇,自己倒是跟那人做過了……嗯,黑歷史黑歷史。不過從剛剛到現在的對話推論起來,自己面前這兩人應該是同性戀沒錯……碗裡的東西快見底了,鄭煒彰默默放慢了吃麵的速度。
「不過說起來,余啟杭有男友嗎?」對面的男人用筷子把麵長長拉起問著。
「嗯……不知道欸,但應該是有吧,至少固定的性伴侶……啊、不過他會需要性伴侶嗎,誰知道呢……倒是你,和你那位最近怎麼了?」
「啊啊,前幾天剛分了,反正本來就沒有多認真。」
鄭煒彰聽見男人悶悶地回答,之後話題就轉開了。鄭煒彰把湯喝完,付了錢後就離開麵店,喝過酒後的腦袋有點重心不平衡,他步伐略晃地回到自己租的屋子,推開門是十坪不到的小房間,由於自己是室內設計專業,房間的擺設以及空間的設計跟透光感是絕對不會讓它馬虎的,然而他卻異常不會整理東西,好像有朋友曾說過他是對自己個人的事物反倒不會去注意的類型,他不甚在意地想。跨過躺在地上的襯衫,把公事包放到床邊,順手解開領帶,踏進浴室迅速洗了個澡,熱水從頭頂淋下後他總算醒了點酒,之後便坐到電腦前繼續弄著公司的案子,途中心血來潮在google搜尋頁面上打了『sixteen club 余啟杭』的字樣,果然找到了有關表演的消息。十一點開場,表演內容是什麼他也看不明白,只知道副標題寫著帶給你最狂放的視覺饗宴……是有那麼點好奇,不過看下面的宣傳海報圖,幾個穿著皮製內褲、豹紋長靴、戴上歌劇魅影那種只遮一半的面具的男人……真的沒有半分絲毫的興趣。他微皺了下眉頭,關掉頁面,接著又試畫了幾張設計圖到一點半,打個呵欠到浴室刷過了牙即關燈在床舖上躺下迎接次日清晨。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宣傳】【初音ミクAppend】目にした消えない星【オリジナル】 | top |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2)>>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03-8a9dae6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