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4) :: 2012/02/28(Tue)


第四篇!
我想這一部,應該會到六萬字……(爆
目前一萬二、來繼續寫!

ps.一樣不分行了。






接下來的日子就像飛的一樣,轉瞬幾個禮拜就過去,眼看場地已施工裝潢得差不多,公司排定幾個人週末去做最後的完工視察,而鄭煒彰恰巧就是被指派去做現場監督的其中一人。前輩說了一來這是給他的磨練,要他好好觀摩學習,二來也希望聆聽他的想法,前輩都這麼講了他自然不可能拒絕,話說回來也無法拒絕就是。
由於場地離自家至少有兩個小時的車程,為了能提前抵達集合地點與大家集合,他五點不到就按住了在耳邊如女人般尖叫不止的鬧鐘,重重嘆一口氣從床上爬起來,想到明明是假日卻必須在這時間起床,鄭煒彰心情就不是很好,然而也不是辦法,用冷水沖過臉後總算恢復情緒,在鏡子前確認過頭髮跟領帶都完美、儀容沒任何瑕疵後,他瞥了眼桌邊的小時鐘,不知不覺指針已逼近在出門時刻,沒有餘裕多做休息,他拾起了被自己丟在角落的包包便匆匆出門。
大清早的捷運車廂人不多,他選了個靠牆的位置,開始斜著頭補足前一晚的睡眠。不曉得睡了多久,再醒來時車廂已擠滿了人,他伸長脖子從人頭間的縫隙中望見車門上的電子顯示器,離目的地大約還有五站,撩起袖子看了眼腕上的錶,時間還相當安全,鄭煒彰低下頭屈指估算了下,照這樣看來到場地時大概會比約定的集合時間早個十五分到二十分鐘,這麼想著他放心地闔眼打算繼續這麼小憩到站,卻在頭剛要靠到牆上時車廂忽然一陣劇烈震動,還沒能判斷是怎麼回事,頭頂緊接著一記疼痛,而原本一直站在他前方抱著本文件夾在翻閱的男人手上已不見文件夾,與之相對則是散落在地面的一張張紙以及攤開掛在鄭煒彰腿上的文件簿。
「啊啊、真的很不好意思……!請問你還好嗎?」男人很慌張地彎身詢問,忙拾起他腿上的資料夾並迅速將分散的紙張集在一起。
鄭煒彰呲牙按揉自己被文件夾砸到的地方,勉強伸手對男人揮了揮表示沒事,正想著今天真是出師不利,忽爾瞄見對方手上拿著文件中有一張竟是自己公司交出去的設計圖,微微一愣,他疑惑地將視線投向男人,對方似乎是感到相當抱歉的樣子,擔憂的眼神不斷在他頭頂上游移。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道歉才好……你有覺得任何不適嗎?」
「……嗯,不會,沒關係的。」只是被文件夾砸了一下而已,頭早就不痛了,比起這個,倒是男人為何會持有他們公司設計圖這點更讓他在意……不過卻不好問出口。
沉默之際,車廂內播報器忽然傳出了些細微的嘶沙聲,然後沉穩的男聲便接著從上頭傳來,車掌輕咳了咳,透過播報器傳遍整個車廂。「各位乘客不好意思,因為前方出了點意外,本班車將原地停留十五分鐘再行駛。重複一遍,因為前方出了點意外,本班車將停留十五分鐘再度行駛,若造成不便請各位乘客見諒。」
對方語畢再「啪」地一聲,車廂一下陷入寂靜,而那分凝滯沒持續幾秒隨即像蒸鍋般鼓噪了起來,在不滿的喧囂聲中,鄭煒彰呆呆地望著前方。十五分鐘……意思是到站時間再多加上個十五分鐘,並也意味著自己沒多少餘裕能在下車後還慢慢走到會場。他不禁皺眉用力嘆了口氣,特地早了好幾十分鐘起床的,卻還是落得這樣結果,他咂舌煩躁地抓把頭髮。果然是個倒楣的一天,他想。不要連待會的工作都搞砸就好……
悶悶不樂地期許著,他稍微抬起眼,將文件夾砸到自己頭上的男人便跟著映入眼簾。對方看上去一樣很著急的樣子,難道同樣在趕時間……?這麼想的同時,自家公司設計圖在對方手裡這件事又在腦裡浮現,該不會……偏頭沉吟,把跡象一一串在一起就豁然開朗了,可能性絕對在六成以上,如果對方就是美術館方面的人的話——
若真如此那就得先試著打好關係,在工作方面特別靈敏的鄭煒彰立刻揚起頭。「真是困擾呢,這種事情……你也是有急事在身吧?」
聽見鄭煒彰的聲音,男人轉過身來,立刻附和著呼出一聲嘆息。「對啊,待會還有會議的,突然說要停駛十五分鐘什麼的,就算遲到了這也不能成為藉口啊,早知道就該更早起床的,昨天晚上還跑去喝酒,唉,果然是報應。」
面對男人突如其來蹦出口的一長串話語,鄭煒彰愣了愣,或許眼前這人原本就是這樣個性,該說特別熱情嗎,連昨晚去喝酒都和自己講出來了……。不過如果美術館方面是如此好相處的話那真是一件好事。
「不過這種事情實在也無可奈何了……嘛,這就先撇一邊,話說起來,你是不是有在健身?體格看上去特別好呢。」
鄭煒彰還在獨自思考著,男人又接著神情開朗地搭話過來。有沒有在健身……這種話是第一次被人直截了當地問,尤其對方還是個素昧平生的傢伙。不過鄭煒彰身為男人,被誇讚身材好終究是挺高興的。他笑著搖搖頭。
「健身什麼的我是沒這習慣,不過閒暇時候倒是會去跑跑步,大學時代也常跟朋友出去打球。但是該怎麼說……我還是第一次被別人特別說身材不錯之類的話。」
「哈哈哈,是嗎?那應該是你過往遇到的人都沒什麼眼光吧,或者是不好意思說出口,我可是相當欣賞男性結實的軀體喔。」
……這樣啊……嗯?
鄭煒彰總覺得這番話聽在耳裡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他小心翼翼地往上瞄了眼,對方的臉看起來十分爽朗,沒有半分弦外之意。沉下臉,鄭煒彰不著痕跡地捶了一下自己大腿,就算這一年來自己跟GAY多有緣,也不能把所有人都想成是GAY啊……!況且對方還是素不相識的人,沒有人會向初次見面的人一下就表明地出櫃吧!
這樣一想就覺得自己實在太齷齪了,鄭煒彰一面暗自反省,一面將這個話題很快地帶過去。男人是既健談又熱愛和人攀談的類型,就算捷運重新發動他仍沒有停止和自己的交談,而一如鄭煒彰所猜想的,男人跟自己在同一站下車了,正心想對方和自己的預測十之八九吻合,然而男人卻說要從另一個出口出去。
「咦?你不是走一號出口?!」
「欸不是啊、我從二號出去,怎麼了?」男人似乎對他過度驚訝的反應感到困惑。
「啊……呃……沒事,抱歉,我以為你也會走一號……」
男人笑了,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便條紙和原子筆,看來對方大抵有隨身攜帶紙筆的習慣。「你那麼捨不得和我分開嗎?這樣吧,相遇也是種緣份,這是我的電話,以後再約出來吃飯吧,我很喜歡你呢。」
鄭煒彰接過男人塞來的便條紙,上頭除了手機號碼還有馬恆傑三個字,他稍偏過頸子盯著男人的名字琢磨,猛然驚覺自己其實沒有分毫可以允許他呆呆佇足的時間,離集合時間只剩五分不到,趕忙將紙條折半收在胸前的口袋內,他匆匆爬上手扶梯趕往集合會場。

「遲到兩分鐘喔。」為人親切但卻相當有自我原則的組長挑起了眉,看見鄭煒彰便即抬手向他晃晃腕上手錶。
結果闖了一個紅燈拚命趕來的結果還是差了幾分,鄭煒彰扼腕,早知道第一個紅燈時自己也該闖的,他低下頭來。「非常抱歉,剛才搭的捷運不曉得因為何故停駛了十五分鐘……下次會再更加注意的。」
「你這小子,以為搬出這個理由我就不會責備你嗎?」組長瞇起眼來笑笑道,用力揉了揉鄭煒彰的頭頂。「這回姑且原諒你,欠我一個人情了,給我好好在工作上補回來哪!」
組長的手離開後,鄭煒彰不著痕跡地把被撥亂的頭髮順平,年紀比自己長了約莫二十歲的組長似乎相當喜歡自己,這點是他觀察再三後得出的感想,不過比起上司與部下,他倒覺得組長更像把自己當作一個孩子般在對待,他嘆口氣,自己好歹也是二十九歲將邁入大叔一列的年紀了。
旁邊的同事用手肘頂了頂他的胳膊,低聲在他耳邊說著:「組長真像你的爸爸耶。」
鄭煒彰沒漏掉藏在同事感嘆裡的笑意。
組長領隊視察這一原因,最晚的也僅只遲到五分鐘就抵達,並不外乎被組長稍微數落一頓,鄭煒彰望著對方處境就覺得組長加諸自己身上的責難實在是輕微太多了。大概組長也能理解捷運停駛確實是個不可抗力。
今天的流程主要是檢查各個區塊的完工狀況是否和設計圖的感覺一樣,有無任何不妥或必須加強的地方。接著向美術館方再次說明各個設計的意含,聽取意見,最後和對方的負責人吃飯,結束。組長啪地一聲闔上綠皮筆記簿。
「雖然聽起來很輕鬆,但卻必須花上一整天的時間。把關的工作可以說是最後一步,之後正式展出的成敗就會取決在我們手上,你們要跟在草擬設計圖或呈遞案子時一樣,抱持著小心翼翼的態度,知道嗎?」停了幾秒組長看了下時間,又一次翻開了筆記簿。「待會美術館會有人來帶我們逛過各個展區,在評定時我希望每個人心裡都能有自己的想法,你們是設計師不是人偶,如果只會點頭稱好沒能有什麼見解的話,我想還是請你們主動請辭吧。」
果然很嚴厲呢……鄭煒彰聽見旁邊人小小聲地咕噥。
「是啊……」鄭煒彰喃喃回道。「不過不可否認地,組長實在是個讓人敬佩的對象。」
在進公司之前就得知組長的名聲了,實際和他工作後,得知他的為人、對工作的態度便變得愈發尊敬他,也是因為今天的視察團隊是組長帶領,他才特地早了那麼多時間準備,卻不料還是遇到捷運出問題。
幾分鐘後美術館派的負責人就過來接洽了,並不是捷運上的那個男人,鄭煒彰默想。那麼到底為何那男人會有公司的設計圖就更難猜明。
第一輪工作出乎意料地順利,工程近乎完美,與腦內構想幾乎一致,要說還有什麼缺失大概是燈光設計的角度。乍看沒任何疏失,但若放了模型上去,以那個角度照射下一定會映出一層陰影,這樣多少會掃了看展覽的人們些許興致。
這麼向組長表示後組長微微一笑。「還有什麼其他想法嗎?」
「鄭煒彰剛剛說的或許沒錯……可是我們是想從45度側面光,會有比較好的光影排列,立體感看起來也比較好。正面光或許能完全消除陰影,但感覺就顯得過平了。」原本負責這間展室組員開口說道。
「……是的。」組長抬頭凝視燈光設計,伸手比了比位置。「我個人也會偏好打45度側面光,但煒彰講得也沒錯,畢竟這間的作品是可以讓人三百六十度全方位觀察的,若有一整片陰影就美學上也不好,這方面我會考慮再於重點方位加幾個小燈。這問題提得不錯,還有呢?」
「其他我倒是覺得都很好了。這間地板的材質採用的是磐多魔對吧?紋路很漂亮,我很喜歡。」
皮鞋發出輕細的聲響,正出聲的人從方柱後走出來,左胸上別了個金屬小牌子,上面刻著「經理 馬恆傑」的字樣。
……結果男人果然是美術館方的沒錯,第一瞬間的呆愣過去後,鄭煒彰呼了口氣,至少他的直覺還是挺準的。難怪他拿到紙條時會覺得上頭的名字眼熟,公司一開始發下來的企劃案上就有寫上美術館經理的名字了,只是他不用負責當面交涉,因此看過一眼後就沒再去注意。


===========================================

我總覺得我斷的地方都莫名其妙XD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 | top | 【宣傳】【初音ミクAppend】目にした消えない星【オリジナル】>>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05-1c80f7b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