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5) :: 2012/03/04(Sun)

第五篇。
馬經理戲份真多!




「您好,我是芮凡創意室內設計公司今天的負責人,敝姓林。的確是磐多魔沒錯,是近年來比較新興的地板材質,馬經理好眼光,莫非馬經理也涉足室設?」
「哈哈,您過獎了,我跟室內設計一點也不熟,只是認識的人剛好因為興趣對室設有點研究,有時會聽他談起而已。」馬恆傑大笑著,走到組長身前,他環視了展室一圈,很高興地朝組長伸出手。「剛才我已經把每間展室都逛過了,真的很棒呢,每一間的主題色調都搭得很好,光走在其中心情就很好,剛剛我們老闆看過也十分滿意的樣子,跟你們合作真是太好了。」
「不會不會,能受到你們青睞我們公司也相當高興,如果覺得哪裡還有不妥請別介意儘管告訴我,當然若不嫌棄下次還能將case委託給我們公司就真的感激不盡了。」
「這是當然,若有機會我們也想和貴公司再次合作。」
兩人互相握手了,自己公司接的案子能收到客戶如此好評,組長的側臉因此看來心情很好的樣子,正這麼想著,目光陡然和馬恆傑對上,鄭煒彰正要和對方點頭示意,對方卻雙目圓睜,「咦咦咦咦」地喊了出來。
「呃?請問……怎麼了?」組長理所當然表示困惑,手還與對方握著,他詢問般地望向他。
「啊啊、沒事沒事,不好意思驚動到您了。只是在您後方看到今早才認識的人,有些出乎意料之外而已。」
「認識的人?」
「嗯。」他揚了揚下巴越過林組長的肩膀比向鄭煒彰。「那一位穿著深藍色襯衫的人,我們今天早上才在捷運車廂上相遇的,聊得很愉快呢。沒想到是貴公司的啊。」
「不好意思,您是說……煒彰嗎?」組長詫異地瞧了瞧後方,伸手招了下要鄭煒彰過來,而察覺到林組長意思的馬恆傑則伸手阻止了。
他點頭笑笑。「不用現在就跟我介紹沒關係的,晚上還要一起吃飯吧?我期待那時後再跟大家好好聊聊哪,別看我現在這樣,其實我喝起酒來是會變得很多話的喔。」
馬恆傑說著俏皮地眨了眨眼,而鄭煒彰只是在心裡想著不用喝酒這經理話就挺多了。

杯盤、小菜、啤酒、燒肉。
由於上午一段插曲的緣故,鄭煒彰被不容拒絕的氣勢強行帶上餐桌,同行的幾個同事因為晚上還有要事、加上晚餐聚會也並不需要那麼多人,於是先行離開。然而對鄭煒彰來說,這種選擇權倒是輪不到他。幸好鄭煒彰對這類應酬式餐會沒有多大抗拒,在他的觀念裡,能吃個飯兼拓張一點人脈還是不錯的。他視線往上抬,看到就坐在自己正對面的美術館經理。鄭煒彰默默夾了一塊肉放到嘴裡,確實如面前男人所自述的,啤酒下肚後他的話足足多出一倍。
「呀哈——真是太令人期待不已了!再十天,十天後就要開展了,我自己可是啊,超——興奮的,興奮到連做夢也會夢到我在館內看展覽呢。內部又佈置如此漂亮,果然學室內設計的人就是不一樣,讓我敬林組長。」
馬恆傑舉起杯子,含著笑往組長方向一傾,組長跟著拿高了酒杯敬了下,豪爽地將琥珀色的澄黃液體一飲而盡。
「那也是承蒙馬經理不嫌棄能讓我們公司包辦這門case,而且話說回來我也十分期待這次展覽,航空公司和美術館的合作,說真的當初拿到企劃委託內容時我還嚇了一跳呢,從來沒聽過有這樣展覽,感覺會非常有趣呢,我一定會來參展的。」
「哈哈,忽然覺得不太好意思呢……那就請林組長務必賞光了。」馬恆傑搔了搔頭,伸手拿起酒瓶往自己的空杯裡倒,繼續說著:「其實啊,這次的航空展是我提出的策劃,最後一下子就被上頭認可我完全是受寵若驚,還想著這想法太過胡來會被否決……當初沒想過會進行到這步的,太好了啊。老實說我是個徹底的航空迷,從以前就很喜歡蒐集飛機模型,大學還組了航空社,雖然撐了沒幾年就因人數不足被廢社哈哈哈,不過仍然因此交到一些同樣興趣的朋友,所以很高興。這次的展覽周遭的朋友也跟我一樣期盼許久了,對我來說實在相當重要。能看到展場被設計成如此,我是真的、由衷感謝你們。」
眼看著馬恆傑又要敬酒,組長把手掌往下壓婉拒了,他把一盤酒釀醉雞朝馬恆傑眼前一推。「要說感謝我們這邊才是呢,馬經理就別再客氣了,這樣反而會讓我擔當不起。而且馬經理一開始不是說想認識煒彰嗎?還沒好好介紹呢。」
話題忽然就轉到自己身上來了,鄭煒彰正向醉雞伸出去的筷子差點沒夾穩,忙把醉雞擺好在自己盤子裡,他放下筷子。
「對喔在捷運上還沒問名字呢,只顧著講話都忘記了。」笑咪咪地晃了下手裡的杯子,馬恆傑興致勃勃地盯著鄭煒彰看。
狀況清楚表明了要他做自我介紹的意思,鄭煒彰立即勾起一抹營業式笑容。「是啊還真是巧合呢,我都沒想到會被工作上的美術館經理用文件砸到頭……」
「鄭煒彰。」
組長用特別低沉的聲音喊道,鄭煒彰偏過頭縮了下肩膀,把眉微微一挑,他恢復一派輕鬆的神情,對面前的男人友好地笑瞇起眼。「開玩笑的,但是在停駛的捷運上相遇確實意想不到,還聊得相當開心呢。我姓鄭,火字旁的煒、彰化的彰,鄭煒彰。很高興再次認識馬經理。」
「哎、這麼拘謹啊?能跟在場的每位認識我都非常開心呢,希望日後房子要整修時能邀請各位來幫忙做室內裝潢。也請各位在開展後能撥冗來逛逛展覽,在座有人對飛機之類的特別有興趣嗎?」
旁邊有人馬上舉手表示:「我我、對飛機還好,但是算是半個鐵道迷。」
「鐵道迷啊~說起來我周遭有個航空狂熱份子也是個鐵道迷呢……」
鄭煒彰聽見馬恆傑如此說道,打算趁著沒自己的事的空檔再多吃一點,不料話鋒忽地又轉向自己。速度快到實在措手不及,他勉強把在嘴中嚼著的肉片吞下肚。
「鄭先生呢?啊我能稱呼你鄭煒彰吧?對飛機有興趣嗎?」
「這個……倒是普通……」
馬恆傑聞言失望地垂下頭,喃喃唸了一聲:「這樣啊……啊、不過就算興趣不大還是來看看展覽吧!就當作航空與藝術的結合,我可是會好好地在館內尋找你的身影的喔。」沒有管鄭煒彰的意願,他逕自在鄭煒彰的杯子倒滿酒。「那麼,乾杯,一言為定。」
對方自信滿滿地仰頭把一小杯威士忌灌下喉頭,把杯子對著他一比,鄭煒彰抿直唇吞下一口唾沫,組長就在身側,無法拒絕,意識到這點他把杯裡的酒倒進小酒杯飲下。馬恆傑見了滿意地笑了,鄭煒彰往旁瞄見組長臉上愉悅的神情,咕噥著扒了一口飯吃,有種被出賣了之感。
之後馬恆傑又獨自說了很多,講他工作的笑話、老闆的秘密(鄭煒彰覺得這男人在某些方面上還真是大膽)……等等,有時候鄭煒彰會插進話題裡回應幾句、有時後跟旁邊的人聊聊天,不知不覺就到了散場的時間,在店門口大家還在互相告別時,馬恆傑忽然靠近他身子,把什麼東西塞進了他褲子口袋。
鄭煒彰錯愕地回望他,馬恆傑拍拍他口袋壓低了聲音:「展覽的招待票,一定要來啊,到時一起吃個飯。」
鄭煒彰還沒來得及做出適當回應,馬恆傑已朝他做了個約定的手勢並跑去和他人說話了。

把黑色夾克往身上批,再將挑選好的男用格紋領巾對折,對著鏡子調整領巾角度時,鄭煒彰邊思考著這幾日來一直盤繞在他腦內的問題。他很認真地揣測,美術館經理是不是——對他有意?
他對來自他人的好感很敏銳,從在學時代就是如此,才在思考隔壁班的女同學是不是喜歡自己,隔天就會收到對方的告白,也憑著這分敏銳性順勢交了幾個女朋友。
畢竟嘛,他微微皺起眉,有人會對在捷運上僅是萍水相逢的人如此執著嗎?也許對方是覺得彼此又是工作上的夥伴相當有緣好了……但那人可是在出捷運站時就將手機號碼遞過來了。一般人不會這麼做的吧!之後在餐會對自己異常熱情,還在最後將招待票硬是塞給自己……
太奇怪。可是又不好詢問,這比「你是同性戀嗎」還難問出口,而是「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不但難以啟齒,而且收到的回答不論是yes還no都很尷尬。
老實說,鄭煒彰很苦惱,非常苦惱。他的直覺筆直地和yes這個選項牽上線,可是光憑猜測他無法一見面就鄭重地和對方說:「很抱歉,我喜歡的是女人,有軟軟胸部跟屁股的女人,同性是不可能的,請你放棄吧。」
而且他也無法理解才見一次面而已,對方是如何喜歡自己的。因為長相嗎?身材?
困惑在他腦內盤踞成一大圈,不理解的事情仍舊不理解,不確定的事情依然不確定,於是他照舊打理好服裝與髮型,收好放在桌邊的展覽招待票出門。
展覽就算對方不說自己也有打算去參觀,終究會場是自家公司佈置設計的,儘管對飛機、鐵路等等都沒燃起什麼特別的興趣,他仍然會基於美的享受與探查成果這兩方目的去參展。

=====================================================

雖然現在才講,不過看得出來馬經理並不是主角吧?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6) | top | >>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07-63a5a28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