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戰國BASARA】無題。(長曾我部元親x毛利元就) :: 2012/03/22(Thu)


給親愛的的生日賀文!
整整晚了一個禮拜狗咩XDDD祝生日快樂!

↓順帶一提這是作業bgm,可搭配食用↓





「吶、要去看海嗎?毛利。」
握著茶杯的手指忍不住按緊,毛利元就微微蹙起眉頭,對於背對自己的傢伙沒頭沒腦就吐出口的話語,他牽動了下嘴角在心裡頭暗暗罵了聲決定選擇不回應。
而對方回過頭來,望著他挑起了眉毛,開口又問了一次:「喂、去看海吧?」
——不是詢問,而是半硬性的邀約。
長曾我部元親看著元就揚起了一大抹笑。

一年中總會做好幾次這樣相同的夢。
毛利元就從床舖上彈起,全身無法控制地哆嗦,背上滿是冷汗,他任憑胸膛劇烈起伏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夢裡的他手持圓形輪刀,夢裡的自己稱之「日輪」,他將日輪劃過長曾我部元親的胸膛,鮮紅的色彩染上了瞳,紫色布絹濺上朱櫻般豔麗的紅則是一抹怵目的顏色。對方哼哼地淡笑著,眸裡乘載的恨意卻像緊緊壓迫住他胸口的巨掌,一點一點地、嵌入心臟。
夢中的自己只是站著,默然地看著對方倒下,緊皺的眉頭像一道鎖,扯住呼之欲出的什麼東西。
自己的掌心沾染著長曾我部元親的鮮血,他冷漠地攤開手掌……

然後是又一次地在床舖上驚醒,毛利元就控制不住地顫抖著。
身旁的傢伙側過了頸子,橫擺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微微移了開來,長曾我部元親蹙著眉,還殘留濃厚睡意地睜開眼。「……怎麼了?毛利?」
他沒有說話,雙手兀自緊抓著被單,說不出話。
看著毛利的樣子,長曾我部元親嘆了口氣,手掌輕輕在毛利的背部拍了兩下,他起身下床,撿起地上胡亂脫下的褲子套上,走到櫃子前,他從盒子內抽出一包茶包加上熱水泡了杯綠茶,特意將茶杯拿到元就面前,對方緩緩地伸手接住。
「喝點東西冷靜冷靜吧。」
毛利元就抿直唇瓣,湊近杯子小啜一口,細微顫抖著身體總算平復過來,他低垂下頭,無意識地盯著杯裡浮在最上層旋轉的泡沫看。

長曾我部元親叉腰望著毛利元就的模樣,還是拉過一張椅子在元就身邊坐下,他彎起腰用手托住顎,歪著頭有些擔憂地凝視著元就的側臉。
「喂、你最近好像常常做惡夢?」
對方沒答聲。
「……」瞧了許久,長曾我部又嘆一口氣,毛利元就的彆扭他早就習慣了,他動了動唇。「嘛,我小時候有一陣子也常做惡夢,那陣子老是夢到在海上被海獸追殺,簡直嚇死我了,不過現在回想就覺得相當好笑哪——哈哈哈。現在反而想再作一次那種夢看看,夢裡的我應該會很帥氣地把海獸打趴吧!那樣帥氣的我,想看嗎,毛利?」
「我把你殺了。」
「……啊……?」話題突然跳躍到另一個時空,無法反應過來的長曾我部只能呆滯幾秒愣愣地發出一聲單音。
「……我夢見我把你殺了。好幾次。」元就低著頭沉聲說著,扶著茶杯的手細細顫抖。「同樣的場景,同樣的畫面,我一直夢見自己把你殺了……」
「……」長曾我部元親沉默下來。
毛利元就咬住發顫的唇瓣。「我有時候會想起以前的事,不是現在,是很久很久以前……戰國時代,哼……可笑吧……」
長曾我部繼續聽著,毛利的聲音一反他的動作,很清楚,沒一絲晃動,但卻夾雜著他無法分辨的情緒。
「……我想,我們應該是敵人吧。」自己為甚麼殺了長曾我部的原因他並不曉得,他只記得偶有片段很多人指著自己大罵冷血的傢伙,還有最後長曾我部望著自己時那充滿恨意與傷害的眼神。他陡然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那又怎樣?」長曾我部把臉撇了過去,不大高興地咂嘴。「前世或戰國時代怎麼樣我才不管咧,我現在喜歡你啊,毛利。管他那鳥時代我們怎麼樣,那不關現在我們的事吧!」
「哼……」他閉上眼,果然像是這傢伙會回答的答案呢。「怎麼可能無關,麻煩你用你那顆腦袋稍微思考一下,總有一天你……也有可能憶起過去的事的吧?你會清楚地看見你是怎樣地被傷害、被背叛……然後……」用與夢裡同樣一雙眼瞪視自己……他困難地吸了一口空氣。「你還搞不清楚嗎?長曾我部,我們的命運就是敵人。」
「所以你想怎麼樣?分手嗎?」
毛利元就在聽到這句話的同時窒住。
長曾我部皺著眉,不悅地咬了下牙。「抱歉啊毛利,這我可不奉陪,我說過了我現在喜歡你,管他過去如何,你啊根本就想太多了,你也喜歡我吧,毛利?」
「……我……」他手指往杯把扣了一下。「不……」
「還真不坦率耶。」長曾我部元親苦笑。「難怪你最近態度那麼奇怪,雖說你原本就是這種個性了……啊啊,對了!去海邊吧。吶、要去看海嗎?毛利。」
對方忽然語調開朗地問,不懂那傢伙的腦袋線路是用什麼組成的,毛利元就露骨地皺起眉。
「喂、去看海吧?」
對方又再度問一次,轉過身來以著強制性的語氣。長曾我部元親把元就從床上強硬拉起,裸體忽然和空氣直接接觸讓元就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同時對長曾我部的行為感到火大,就算出言謾罵對方也充耳不聞,等自己穿好衣服就匆匆拉著自己跨上摩托車往所謂的海邊騎去。

風從耳邊轟轟劃過,奔馳在半夜的道路上,毛利元就迫於無奈抱著他的腰際時又湧上一股怒氣。「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你那顆腦袋到底都是裝什麼的?」
「現在?大概兩點左右吧!」
「所以你這種時候說要去海邊?你還有常識嗎?!」
「毛利你就是被太多無謂的東西拘束住了!偶爾出軌一下如何?感覺不錯吧!半夜車很少,應該很快就到了!倒是毛利你不要飛出去吶!抱緊一點喔,像在做愛時把我抱住那樣ㄐ——…」
「混帳你再多說一個字我立刻就跳車……!」毛利元就用力踹了一下前方人的腳,咬牙切齒地道,並換來前方人猖狂的大笑聲。

約莫半個小時後他們便即抵達海邊,長曾我部元親把摩托車在一邊停好,就往沙灘前方走去,夜半很暗,但由於月光的關係也不是完全看不見,海浪平緩的拍打聲很安穩,讓人聽了心也逐漸平靜下來的聲音,一波一波地,長曾我部元親凝望著海,月光映照下的側臉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毛利元就無言慢慢走到長曾我部身側。
「我啊,不知怎麼地超喜歡海,以前只要覺得煩躁就會去看海浪。」長曾我部元親望著一片黑色的海淡笑說著。「小時候還曾經幻想要做個海賊,不過後來就知道那並不是個正當職業了哈哈,而且我小時候身體也不好,想說應該是不可能就放棄了。」
「……確實是不可能。」
「嘛——就算如此海對我來說仍舊是個令我安心的東西,所以才想也帶你來看看。這麼晚又這麼突然的,抱歉啦,毛利。」
他轉頭看向毛利元就道歉著,毛利元就翹了下唇默然心想原來這傢伙也知道,還在思考要怎麼損對方幾句,自己的手忽然便被牽住了。
他蹙眉斜了旁邊的人一眼,試著掙脫幾下掙不開來索性放棄,而且長曾我部的手掌也很溫暖……咬了咬唇瓣內裏,毛利元就總覺得這人常會把自己的防衛瓦解得一點不剩。

「坐下吧?」長曾我部握了握他的手問,毛利元就小小地傾下頭,於是長曾我部即拉著他在沙地上坐了下來。
毛利元就抱膝默想,像這樣半夜還坐在海邊看海,這種完全不在常理範圍內、彷彿白痴才會做的事情,自從遇見長曾我部後自己好像做了不少。這麼發覺就對在這傢伙面前容易妥協的自己感到火大。
海邊的風冷得徹骨,即使是在這個時節,毛利元就仍然不由得發抖,察覺到了的長曾我部便鬆開手,改而搭上他的肩,將元就整個人攬到字己身上來。
對這種行為感到不習慣,毛利元就有些排斥地推拒著。長曾我部加強手上的力道,疑惑地偏頭睨向他。「你會冷吧?安分地靠著我就好啦,偶爾坦率點吧毛利。」
才不是坦不坦率的問題……在心裡回駁了句,但的確這樣子就不冷了,他抿唇嘆了口氣,還是繼續讓自己維持著這個姿勢。
被長曾我部的味道包圍著,耳邊聽著海浪持續而緩慢的拍打聲,毛利元就順著忽地襲來的疲倦闔上眼,不知不覺便這麼睡著了。

臉龐被曬得很燙,毛利元就朦朦朧朧地瞇開眼,昨晚半夜來到這裡看海,然後睡去,再醒來沒想到已經早晨。昨夜是匆匆忙忙被拉出門的,來不及戴錶,因此也不曉得現下幾點,所幸今天是星期日,倒不用擔心學校的問題。暗自放下心來後,毛利元就微微動了動身子,一整晚維持同一種姿勢使肩膀有些痠痛,他正想從長曾我部元親的懷抱裡起身,對方即跟著囁語幾聲,緩緩睜開眼。那是完全沒醒過來的神情,呆滯的目光似乎好一會兒才對得到焦。
「啊……毛利。」總算認清眼前的形體,長曾我部元親反射性地按住對方的頭顱,極其自然地在毛利元就額上啄了一下。「早安,我愛你……」

一切發生地彷彿行雲流水般理所當然。毛利元就呆呆望著長曾我部再度倒向一旁呼嚕睡去的模樣,額頭上的觸感還在,耳邊的熱度同樣殘存,他則緩慢地緊閉上雙眼,阻止一股猛地湧上來的什麼從眼眶漫溢出來。

(完)


============================================

戰ba3的瀨戶內結局真是超難過啊啊><
這篇是轉生パロ!
祝親愛的生日快樂~~~~~~~~~~!

然後有時間的話好想寫紅蒼……!(爆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DRAMAtical Murder完食!(´д` *)ハアハア | top |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6)>>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09-bcaaa2b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