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DMMd】Frühlingsregen(ノイズx蒼葉)(R18) :: 2012/04/20(Fri)

DMMd中毒啦><!
ノイ蒼(´д` *)……其實好羞恥,真想把自己埋起來!(艸)
玩完後就忍不住寫了……!(艸)
嗯……然後!例行的警告↓

※妄想HE後續注意。
※有捏注意。

以上歐給就煩請往下XD




這幾日的天氣不太穩定。
雨斷斷續續地下著,窗外看出去的天空像被灰色的染料浸染似的,灰濛濛的。有聽說過英國的天色總是陰暗而低沉,但沒想到德國亦是如此。
……回想起來,其實剛到這裡的那幾天還常常見到陽光,只是連著這十幾天來,太陽卻很少在德國的天空露臉,取而代之的則是時大時小的雨日不斷持續。

蒼葉低低從唇邊逸出一聲嘆息,跟著ノイズ那傢伙來到德國已經一個月了。自顧自音訊全無地消失三個月,然後又自顧自地在店裡現身,自顧自地說什麼來接你去德國……然後……然後,嗯,把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完畢、慎重地跟大家道別後,自己也跟著那傢伙來到了這個國家——ノイズ的故鄉。
蒼葉忍不住再嘆一口氣。一想起當時的事,就覺得自己真是亂來得可以哪——…
而且一來到德國後,蒼葉發現竟有一堆事情迎頭砸來,出乎意料之外地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首先是去上語言學校,畢竟是完全陌生的語言,既然決定在這裡和ノイズ一起生活,不學會德文是沒辦法生存的。光上課就佔據大部分時間,再加上學費有一半是ノイズ出的,自己知道後怎麼也不願意如此,於是ノイズ不耐煩地蹙起眉說那就把這筆錢當作是向他借的,日後再還他,因此自己不在這邊找一份打工不行,況且他也不會允許自己的生活開銷都讓對方付,所以平日的生活不是去上課就是隨手蒐集打工資料,除此之外還要努力適應環境才行……
真的是各式各樣的事情呢……。

這樣羅列出來各項自己該做的事情後,蒼葉便不禁感到一絲頭疼。然後現在,和ノイズ那傢伙的關係自然是在……同居中。
剛來到這裡時就被帶到這棟屋子,對方很平淡地說是今後一起住的地方。還記得當時自己呆愣到有好幾秒說不出話來,有點生氣地問那傢伙這樣子拿父母的錢沒關係嗎,房子什麼的價錢絕對不可能是小數目,ノイズ卻回答是他自己買的。
當下真的變得完全無法言語了。隱約知道那傢伙好像很有錢沒錯,卻不料是到這樣子的程度。遲疑並訥訥地問了這棟屋子大概花了多少,ノイズ抬頭想了下說:「……正確的數字不記得了。只是存款大概少了三分之二。」
……三分之二。
ノイズ的身價他已不願去估算。……話說回來,那傢伙不是才十九歲而已嗎?!
再次體認到那傢伙果然是個不得了的傢伙同時,自己便跟著ノイズ一起住下來了,然後一眨眼便一個月過去。

蒼葉從沙發上坐起身子,摸了摸身旁藍色的毛團,將オールメイト從睡眠模式啟動,有著一身漂亮深藍色毛髮的小型犬緩緩睜開眼睛。
『……蒼葉。』犬型オールメイト以低沉的聲音喚道。
「蓮。」蒼葉把藍色毛團抱高,抬頭望著蓮,他微微蹙起眉頭。「你覺得ノイズ大概什麼時後會回來啊?」
『這個無法定論。不過依照過往的統計數字來看,如果沒有加班,大概再一個小時後會回來。』蓮理性地分析道。
「啊,這樣嗎?所以要做晚餐的話應該現在去準備比較好嗎?嗯……」皺起眉頭思考著,不知不覺抱著蓮的手也垂了下來,他將蓮抱在腿上,正自沉吟間蓮的聲音便傳進耳中。
『蒼葉,腦內思考波動小幅混亂中。怎麼了嗎?』
「混亂……嗎。」聽見蓮的話,蒼葉張嘴哈出一口氣把身體重量都托在椅背上,他有些疲憊地仰過頭。「只是覺得……好想出去啊——…你看,自從來到這裡後,根本沒什麼機會出去走走吧?幾乎都待在室內。而且,怎麼說……獨處的時間、很少啊。明明是在同居的……」
不知不覺把視線偏了開來,和蓮講這種話……總覺得有點,羞恥啊。
臉上泛起一點淡淡的紅,而蓮只是盯著自己的眼睛看,開口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蒼葉和ノイズ都很忙不是嗎。」
「嗯,唉,確實是啊——」

自己平時在語言學校上課,ノイズ也是來到這裡後就在自家的公司中學習,大公司的緣故,ノイズ似乎很忙的樣子,每天都直到八點多才歸來,還不包括有些假日必須被叫去公司支援,兩人可以在一起獨處的時間老實說來實在不多。不過就如蓮所說的,這些都是沒辦法的事。

自己早就脫離什麼事情都非得如自己所意不可的小鬼時期了,有些事情必須忍耐這個道理他也明白,於是蒼葉把蓮抱到一旁,站起身往廚房方向走去打算著手準備晚餐。

在剛開始同居的那幾天,自己因為ノイズ我行我素的個性發怒過幾次後,便和ノイズ嚴厲地說好如果要加班這時候一定要打電話告知,這時間還沒有電話來的話,代表今天應該會跟平常時候一樣回來。
抱著絲許開心的心情,蒼葉從冰箱一一取出食材,開始弄起晚飯來。

自小和燒得一手好菜的奶奶一起住的緣故,蒼葉的廚藝以一般標準看來是相當不錯的,雖然相較奶奶差了好大一截就是。剛把兩盤菜端上桌,剩下再燜煮一條魚即大功告成之際,蒼葉便聽見玄關處傳來門開響的聲音。
正想時間好像早了點,他回過頭,望見ノイズ正在拖鞋的身影。蒼葉疑惑地稍稍挑起眉。「……欸?ノイズ?今天是不是回來得有點早?」

「嗯,工作完成得早了點就先回來了。……哦,在弄晚餐嗎?有需要幫忙的?」把公事包擺在沙發上,ノイズ便走到了蒼葉身後,問道。
「啊啊,唔、那你幫我把那邊的東西先收……喂喂!你在幹嘛啊?!」手剛指往一個方向,瞥眼就見到ノイズ拿起用剩一半的生洋蔥湊到自己鼻前。
「……咳咳、咳……這個,味道好嗆。」ノイズ皺起臉表示,嫌棄的表情把洋蔥拿遠了。
蒼葉看見瞇起眼,把ノイズ手上的洋蔥一把搶了回來。「這是當然的吧?這是洋蔥啊……!」從以前就這麼覺得了,ノイズ在許多能力上幾乎能說是天才,但一般人所謂的常識實在是缺乏到讓人不可置信的程度……!
「哦——…洋蔥啊。」ノイズ盯著蒼葉手上的物體。「你以前說過會散發刺激性味道的那個?」
「……」咬了咬牙,嘆氣。他放棄了。「對,就是這個。你啊,還是把那邊的垃圾幫我收一收就先去旁邊坐著吧,這條魚煮好就可以吃了。再稍等一下吧!」

「……」ノイズ沒應聲,把流理台上包括塑膠袋肉沫過碎的菜渣都掃到垃圾桶裡,手在水籠頭底下沖一沖擦乾後,便依著蒼葉的話語轉身。
本來以為ノイズ會順勢走出去,然而與猜想不同,ノイズ只是停在自己身後,蒼葉困惑地轉過頭,剛開口想問他怎麼了,自己的腰卻出其不意被對方從後面輕輕抱住,緊接著頸側微微的刺激傳來,對方把頭埋在自己的肩窩啃吻著。
「喂、喂……!ノイズ……!」麻痺的感覺從腰際爬上來,蒼葉忙用手掌推開他的頭。「突如其來地在做什麼啊你?!」
「……充電。」他淡淡地說。
「哈啊?!」
完全無法理解……!而且頭也推不開……!對方似是覺得他的手很煩似的,抗議性地在他脖子上咬了一下。
「嗯……喂……!」
「好了你就不要亂動,做都做了這樣抱著反而不行?」
聲音在耳邊迴盪,距離太近,臉龐不禁吹起一股熱度,蒼葉瞇眼咬了下唇瓣。……這麼說來好像……也是。
忍著ノイズ在自己頸間的騷擾,蒼葉一面繼續看著鍋裡的魚,一面發覺情況越來越不對。ノイズ不只在自己的頸側又咬又吻而已,不知何時他的唇已經沿路爬上,舌頭伸出來舔著他的耳後,兩片唇瓣含住他的耳垂,放開,再含住,舌頭伸進耳闊。
「你很喜歡這樣吧?」ノイズ的氣息撲進蒼葉耳裡,被情慾暈染的嗓音令他背脊一陣顫。「已經站起來了哦……這裡。」
ノイズ的手緩緩移往下方,手掌描繪著蒼葉半勃起的形狀,蒼葉無法按捺地低頭喘息。
「嗯……哈……嗯、」
「這邊也很硬了呢。」ノイズ在他耳邊說著,手指摘住乳首以指腹摩擦著。乳頭被稍許大力地揉捏一下,蒼葉腰部一軟情不自禁洩出一聲甜膩的低吟。「啊……」
「哦,這麼有感覺嗎?」
「不要講……哈、停……下……」
「這邊都變成這樣還說要停下?」
「……魚……」
「哦,那種事情待會再說。」
「不……行,菜會涼掉……!」
「我無所謂。」他說著,逕自解開蒼葉的腰帶。
匡啷匡啷清脆的聲音響起,蒼葉咬了咬牙,把對方在自己腰帶上動作的手揮開,用力掙脫開來。「我有所謂……!要做也先等吃完飯再做!」拳頭順著在ノイズ頭上重重敲了一下,ノイズ抿住唇,皺起眉頭按著自己的頭。
「痛——…」
「啊、抱歉……還好嗎?」縮回拳,連忙向對方道歉,可是低下頭視線瞥見自己被開了一半的褲頭,又一股火氣湧上來。「不過、這次是你先不對……!突然就那麼亂來,我還在煮東西啊!」
「……」ノイズ默不作聲,低低吐了一口氣,他轉身出去廚房拉開餐桌的椅子坐下,將頭撇向一邊。

……有種……罵了個孩子的錯覺。或者說,這傢伙根本心智有一部分還是個小鬼吧!
輕嘆了聲,打開鍋蓋一看魚果然有點過熟了,將魚和湯汁盛盤,蒼葉把魚擺到桌上,再將一個碗遞給ノイズ。「……去盛飯吧。」
「嗯。」他接過碗,從椅子上起身到旁邊的電鍋盛了滿滿一碗飯再坐回位置,筷子夾了幾樣菜放在嘴裡咀嚼,再扒了幾口飯。
見著ノイズ的樣子蒼葉有些不安,他擔心地盯著ノイズ看,稍垂下眼,又把視線對上對方的臉。「……呃嗯……好吃……嗎?」
「很好吃。」
「真的?!」
「嗯。你做的東西都很好吃。」對方淡淡地說。
「……ノイズ,」筷子無意識戳著飯粒,蒼葉動了動唇。「你在生氣嗎?」
「哈?在生氣的不是你嗎?」
「……呃嗯……」一時間不曉得該如何開口,他嚥下口水,唇瓣一緊。「那個……其實你來抱我我很開心,我也想跟你那個……做愛。剛剛也在忍耐著……」
「……」ノイズ像不懂蒼葉想表達什麼似,抬眼望向他。
「只是……該怎麼說、那個、場合……因為我正在弄東西,所以萬一碰到什麼釀成什麼意外,這些都是很危險的。而且桌上那些菜涼掉變難吃什麼的,也不是我所希望的。或許ノイズ你覺得無所謂能入口就好沒關係,可是我希望你真心覺得好吃,畢竟以前從沒人親自煮菜給你吧?我……呃……講出來有點羞恥……在弄這些東西時,其實都感到很幸福,只要想到是因為你……然後能看到你吃著我做的菜睜大眼說好吃的樣子,我……啊啊反正就是這個意思啦!」
想把自己埋到餐桌底下去,他手擋著臉,沒想到自己會對當事人直白地說出這樣羞恥的話。

「……」
對面遲遲沒有反應,過了好幾秒後才聽到一聲鼻息。
ノイズ揚起唇角輕輕笑了聲,闔上眼,他端起碗以筷子夾起一口飯。「知道了。你做的飯對我來說一直都很美味喔。嘛,而且還加了你對我的愛進去?」
蒼葉猛地抬起頭,紅著臉緩緩把視線偏了開來。「……你啊,為甚麼總是可以毫無顧忌地說出這種話啊?」
「嗯?沒什麼的吧。」
「不不不不,一般人不會如此平常地說出那些話的絕對……!」
「……」ノイズ思考了會,蹙起眉。「……是嗎?比方說哪樣的話?」
「呃……」嘴唇囁嚅著,他欲言又止地撇過頭,搔了下臉頰。「像是……喜歡……之類的,還當著大家的面……!」
「嘛……我喜歡你。……像這樣?」
「你啊……!」跳得過快的心臟撞擊胸口。聽見ノイズ那好像會麻痺心臟的聲音,他咬咬唇。「……我也……喜歡你。」
「……」
「……」
好像忽然有種像是害羞般的的異樣氛圍籠罩著餐桌,兩人一時間陷入沉默,只剩心臟咚咚跳著的聲音迴盪在耳際、以及筷子與盤子敲撞的細微聲響而已。
蒼葉微微抬眼瞄向對面的人,ノイズ明明能夠輕易地說出讓人羞恥的話,然而卻對由自己單方面的主動會感到害臊的樣子,這麼想就覺得這傢伙的反差有點可愛,他忍不住笑出來。
「……幹嘛?」ノイズ睨向他。
「啊啊、不,沒事。」蒼葉笑著擺了擺手,順勢伸筷把剩菜都夾到口中。「我吃飽了。」
「我也是。」ノイズ跟著放下筷子。
「好,那麼來收拾吧!」剛打算起身,手忽然就被用力握住了。蒼葉一愣,昂起頭來對方即抬過他的下顎吻住雙唇。
「嗯、唔……!」
對方的舌頭很快地就探進來,他應著本能很習慣地回應對方,牙齦內側被抵弄地酥麻,儘管已經對ノイズ的侵略習以為常,身體卻仍然忍不住因之而顫抖,ノイズ的吻甜蜜地可怕,單單藉著接吻下身就有反應了。
「嗯……哈……ノイズ……」
「現在已經是吃完飯過後了吧。」ノイズ稍微離開唇,咬著他的脖子在他耳邊說。背脊又爬過一陣麻痺感,蒼葉一手撐著桌緣,另一手抓著椅背。ノイズ手一下一下壓按著他的腿間,蒼葉禁不住一聲驚喘。
「啊、哈嗯……」

膝蓋漸漸撐不上力,他從椅子上滑下來,ノイズ將他壓在地毯上,上衣被捲到胸部以上,ノイズ吮吻著他的腹部,手指捏弄著蒼葉的胸前。
「嗯……嗯……」桌上還沒整理,不過……算了……邊喘息著他邊難耐地扭著腰部一手掐住ノイズ的頭髮。
「這邊、都還沒碰就出來了嗎?」ノイズ注視著蒼葉一震一震的下身,帶著一絲淺淺的笑意問,手指並惡意地在周圍繞過一圈。「希望我摸嗎?……?」
蒼葉有些生氣地咬住牙,膝蓋的顫抖停不下來,自己也曉得已經快忍耐不住,他扯住ノイズ的頭髮,吃力地撐起上半身,將唇狠狠疊到對方唇上。
「唔……!」
「呼……嗯……夠了快、點……哈啊。」
離開後望見ノイズ淡綠色的瞳眸帶著一點訝異的色彩、混著暗濁的情慾光芒,蒼葉覺得有趣地輕笑,空著的手伸過去將ノイズ的掏出來。「你還不是、嗯、一樣……色小鬼。」
「……哈。」他笑了聲,吐出重重的喘息,順著蒼葉意思撫弄起對方的。從根部套弄上來於頂端稍作停留,指腹加了些許力道擦過鈴口,耳邊就聽蒼葉壓抑住的斷續呻吟。
「啊、哈……等、…嗚……嗯哈……」
「哈……再忍一下……」
「快要、去了……ノイ……啊……」
ノイズ沾了大量蒼葉頂端漏出來的液體抹在對方後穴,稍微溼潤過後便撐開蒼葉的雙腿貫穿進去。
「啊啊……哈……ノイ、ズ……」
「……哼……蒼、葉…、」
「啊、嗚、啊……啊啊……!」


把地毯擦乾淨之後,接著就是面對滿桌的狼藉。蒼葉把洗好的碗一個一個遞給ノイズ擦乾淨擺好,ノイズ重複擦碗擺碗的動作,忽然開口:「對了,你的學校可以請假的嘛?」
「嗯?」他目光往ノイズ身上瞥去。「可以吧,怎麼了?」
「那你,下禮拜四五請兩天假吧。」
「喔……。是有什麼事嗎?」
「嗯,下週四到日我跟老爸說好叫他有事不要找我了。嘛、想跟你去旅行。」
「嘿……旅行啊……啊?!等等等等!旅行?!」他猛然轉過頭望著ノイズ的臉,忙把差點從手裡滑落的盤子拿穩。「我怎麼沒聽說過這件事?!」
「因為我現在才講啊。」ノイズ把擦乾的盤子喬了個位置放好,用著與平時無異的表情回答。
蒼葉把水龍頭的水關掉,臉上看起來有些錯愕又有些呆滯。「你都……計畫好了?」
「差不多計畫好了。……大概吧。」他補上一句,回頭與他的目光對上,揚起一抹笑容。「因為覺得你看起來很寂寞的樣子?」
「什、什、什……才沒有寂寞咧!………呃、只有一點。」
ノイズ笑了,撩起蒼葉的瀏海在他鼻樑輕輕吻了一下。距離離得很近,眸子裡的綠色光芒有些眩目,他在他耳邊低聲說:「去住溫泉飯店吧。一起洗澡?」

吐息噴在耳邊。
熱度從耳朵一下蔓延開來,蒼葉燙紅著臉,抿緊的嘴角最終不自覺緩緩彎起,他偏過脖子,也在他耳邊低聲回罵:「……色情的小鬼!」
窗外的雨仍斷斷續續地下著,帶著潮濕而溫暖的、些許甜蜜的氣息。

(完)

===============================================

標題是春雨的意思。
不會德文,直接用咕狗翻譯機查的XDDD(爆
如果有錯歡迎糾正!
→經Liddle指正改為Frühlingsregen,謝謝///

中間粗體字的前輩,我想表達的是日文的「年上」(年紀比自己大的人),不曉得直翻該怎麼翻才好,我想如果依照中文意思最相近的就是前輩吧,於是就這麼翻了。

……啊啊好恥喔(艸)
蒼葉かわいい!ノイズも!(艸)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4
<<【DMMd】誕生日、おめでとう。(NOIZx蒼葉)(R18) | top | DRAMAtical Murder完食!(´д` *)ハアハア>>


comment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1. 2012/08/16(Thu) 05:22:31 |
  2. |
  3. #
  4.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Liddle<<

天啊感謝!!!您真厲害!(修正)
然後其實我也……常常被R18吸引去注意力而忘了標題(欸
總之寫寫指正///

  1. 2012/08/16(Thu) 12:47:13 |
  2. URL |
  3. F-Gand #-
  4. [ 編輯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1. 2012/08/16(Thu) 16:07:25 |
  2. |
  3. #
  4.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不會嚴重啊XD!謝謝你!
對啊期待日野說德文~~~~~~
  1. 2012/08/20(Mon) 00:05:53 |
  2. URL |
  3. F-Gand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12-e118d99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