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DMMd】誕生日、おめでとう。(NOIZx蒼葉)(R18) :: 2012/04/29(Sun)

結果又是ノイ蒼XD
因應DMMd官網的蒼葉生誕特別企劃寫的。
同樣有小捏他,那麼歐給的話請往下↓

另外,我R18標得挺心虛的,我覺得我寫的R18越來越不R18了!



NOIZ將步伐佇足於一大片玻璃櫥窗前,櫥窗上映出他的表情。
困惑,也不是。
該說困擾比較好嗎。
他稍微鬆開點緊鎖著的眉頭不耐低嘆。他第一次曉得去做平常從不會去做的事情是如此不容易,為這事已經煩惱了整整一個禮拜,基本上這條街道的店家也基本上都逛過一遍了,然而仍然沒有一點頭緒。

明天是那傢伙的生日。

從來沒想過要去送誰生日禮物什麼的,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這麼過來的。聽到這種事情也只會覺得可笑,可是這次不一樣……
移動腳步,正想繼續前進時,一名身著店員制服小姐便擋在他身前。
「先生,請問需要什麼呢?」店員小姐笑容可掬地問。

……是停留在店口前太久了嗎。他默然地想,沒料到會引來對方詢問,他沉默了一會,動了動唇。「……我在找生日禮物。」
「生日禮物啊,什麼類型的呢?」
順勢即跟著小姐走進店裡了,NOIZ尾隨店員小姐到了櫃台,他皺了皺眉,不過轉念想一個人也不曉得該送什麼好,於是他回答:「……還不知道。」
「咦?還沒決定好要送什麼嗎?請問對象是您的女友嗎?」店員小姐露出些許驚訝的神情,問道。

女友嘛……雖然那傢伙是男的,不過……「嘛、可以這麼說。」
「這樣啊,那就好辦了!」店員小姐開心地說著,把這期的商品介紹單遞到他面前,翻開了第一面。「這樣的話,要不要考慮我們新推出的這款香水呢?前陣子才剛上市,主打幸福的香味喔,您可以聞聞看。」
店員小姐將展示用香水從櫃下拿了出來,噴了一點在設計別緻的名片上。「這味道帶有一點甜,但又相當清香,是很舒服的香味。」
NOIZ接過名片,湊到鼻尖嗅了嗅,確實不難聞,是自己中意的香味,而且跟那傢伙身上的味道很適合……某種安心的氣息。
「香水啊……」
「很好聞對吧?送這個對方一定會相當高興的!」店員小姐笑瞇瞇地推薦,積極地把展示品推到NOIZ前面讓他考慮。「而且瓶身也設計得十分漂亮喔。」
「是嗎……會高興嗎?」NOIZ把香水拿了起來,左右翻轉看了看。
「一定會的!我們公司做的市調顧客也都對這款香水十分滿意。而且先生打算送給女友的話更加適合喔。」店員小姐眨了眨眼,頓了一下笑著續說:「這瓶香水的名字就叫做『Wichtige Personen』。」
「……」

從店面跨出來時,手上已提著個袋子。
結果聽到香水名後沒有考慮太久就付錢了,NOIZ視線往手裡的禮物瞥去一眼,淡淡吐了口氣。
其實不只是香水,聽店員小姐說有搭配手帕折扣,便順應小姐的推銷一起買了,手帕的一角還繫上一條淡雅的藍色蝴蝶結,有一瞬間思考著蒼葉真的會喜歡嗎,但試著設想那傢伙雙手拿著那條手怕的樣子,總覺得也滿可愛的,於是便跟著一同結帳了。

Wichtige Personen。
香水的名字,意思是——重要的人。
蒼葉。
最初只是因為LIME的緣故對這傢伙特別在意而已,後來歷經種種過程,最後即發展成現在的關係了。
察覺到自己或許喜歡那傢伙是在Platina.Jail的時候,從那地方出來後在舊住民區住院的那段時間,他才真正確定了自己的感情。想吻他,想觸摸他。
NOIZ不自覺攤開了手掌。
過去的自己的世界就像一個黑暗的牢籠,一片漆黑,即使伸出手也什麼都摸不到。然後,抓住自己的手就是那傢伙。
手掌的熱度,人的體溫,被按在人的胸口時,傳進耳裡清晰的心跳聲。現在回想起來,或許是從他硬是拉過自己的手掌幫自己包紮那時候起。思考迴路完全不能理解,做的事也盡莫名其妙,卻是第一個讓自己感受到溫暖的人。

「……」NOIZ再次淡淡吐出一口氣,將手心握緊。
本來想要就這樣回家的,卻在路上又看見一間花店。他盯著招牌思考了會,於是再上前買了一大束花。
一大把花束、手帕、香水。
他憑著一般男人會送喜歡的人的東西的概念以及對於浪漫的認知,最終選了這些做為蒼葉的生日禮物。

推開家門時,很慶幸地蒼葉並不在,不然手上的大包小包實在不曉得做何解釋,找到個角落把禮物先收起來,他往房內走才發現蒼葉並不是出門而是在床上睡著了。
NOIZ盯著微微側過了頭,正面攤在床上,一隻手抱著腹部卻同時把襯衫稍微捲起的人看。對方雙唇微張,輕輕從中吐出些許鼻息,NOIZ沉默幾秒,很乾脆地順從衝動俯身啃咬起對方唇瓣,他以牙齒輕啃著,從上唇到下唇,再用雙唇包覆住,舌頭順勢撬開齒貝鑽入,強迫性地捲著對方的舌,底下的人發出幾聲模糊的呻吟,卻終未張開眼睛。
NOIZ將唇瓣從蒼葉唇上離開,經過下顎沿路滑下去,停在他的腹部上。NOIZ把蒼葉的衣擺大幅撩起,在對方的肚臍周遭吮吻,然後試探性地,他以舌頭去戳弄對方肚臍中心,感覺到蒼葉猛地震顫了下。
「啊……不要這樣、哈哈、好癢……蓮……」

……
………
…………蓮?

NOIZ忍不住停下動作。
深深皺起眉,他抬臉望向嘴角浮著一抹微笑的安穩睡臉,有點惱火地決定之後一定要把那隻ALLMATE拿來檢查是不是真的對他主人做這些事的同時,他並在蒼葉的下腹部用力咬一下。

「唔哇、痛……NOIZ……?!在幹嘛啊?!」
這下總算醒來了,聽見蒼葉張眼瞪著他驚問,NOIZ蹙起眉。
「……你的ALLMATE常對你性騷擾嗎?」
「蓮?想也知道不可能的吧!說起來性騷擾的是你不是嗎!」
「……」他沒答話,繼續吸咬著對方的胸部,抓住蒼葉的手將之探到自己腿間。
「哇、你……!」蒼葉不禁紅了臉。
「摸它。」
「哈啊?」
「摸就對了。」
「……」抿了下唇,蒼葉把視線往旁一撇,照著NOIZ喜歡的方式施加著力道而時緩時快地搓弄著。沒多久手下原本就灼熱的那個在自己手下更加脹大,NOIZ似乎很興奮的樣子,一面撫弄蒼葉的乳首一面斷續地哼喘,蒼葉緩緩嚥下口水,看著NOIZ按捺著情慾的模樣,自己似乎也忍不住跟著興奮起來。
NOIZ重重吐出口氣,將手伸進蒼葉的褲檔裡,拇指擦過蒼葉的前端,惹起蒼葉一聲驚呼,他沉沉地笑。「只是摸我,這裡就變成這樣了嗎?」
「……!」蒼葉把視線橫開,然後又對上NOIZ的眼,臉龐到耳朵紅成一片。「什麼啊,你還不是被我摸而已就……這樣了嗎。色小鬼頭。」
「……確實吶。」NOIZ閉起眼低低一聲笑,手指移到蒼葉身後按進穴口內。「嘛、因為是你吧……大概。」
「唔……!你啊——」蒼葉瞇起眼,有些羞恥地咬牙,他睨著NOIZ,正想說些什麼,一開口卻只能發出不構成意義的單詞。「等、啊……那邊……啊……」
「這裡?」NOIZ以指頭再次擦過那點。
「哈啊……嗯哈、」
前列腺被惡意摩蹭著,蒼葉口裡逸出凌亂的呻吟,他弓著背脊,聲音裡帶了點細碎的哭腔。「NOI……停、啊……啊啊……」
「抱歉……停不了。」NOIZ說著,一邊用單手解開褲頭,緊接著俐落地將蒼葉的褲子扯下,抬起對方一邊大腿,手指抽出來同時也跟著從側邊貫穿進去。
「哈……啊……」
「……哼、」從喉頭擠出一聲吐息,NOIZ皺著眉頭,等待習慣那份緊緊包裹住的灼熱感後,便開始前後晃動起對方腰部。
「啊……哈嗯……啊……」
「……呼哼……」
「嗯……哈、啊、……啊……」
腰部被劇烈晃動著,敏感點被斷斷續續地強烈撞擊,蒼葉全身彷彿電流襲走過般的融化感。
「啊啊……已經、哈、啊……啊啊——」
「唔……嗯……!」
感覺到對方內部猛然收緊,NOIZ身子一繃,盡數在蒼葉體內釋放。蒼葉的液體則些許噴濺在NOIZ的襯衫上頭,NOIZ沒有餘力去擦拭,抱著蒼葉的腰橫倒於床舖,才剛勉強把自己的抽出對方身體,便一股濃濃的倦意襲上腦海,工作一天後又走了許久路途尋覓禮物、加上剛剛激烈做過以後,無論如何眼睛都無法再睜開,意識朦朧前隱約間似乎聽見蒼葉錯愕的聲音喊著:「喂……不會吧……?睡著了?真的假的……?!喂NOIZ?」
但是即使遠遠地聽到了,目前的自己也無法回應。下一刻自己還岌岌懸著的意識就被放開了,他並陷入疲倦感帶來的深眠之中。


醒來時周遭已是一片漆黑,他伸手往旁邊摸去,床舖的旁邊空蕩蕩的沒任何人。
那傢伙不在。
他坐起身子揉了揉頭髮,再試圖想要去摸床頭櫃上的鬧鐘,抬手卻也摸不到鬧鐘。……是什麼時候被收起來了嗎?他蹙眉思考著,並發現這也不過是徒然。
想知道現在幾點,往右方的窗外看去,竟看不見窗戶。
不……隱約看得見。
鎖死的窗戶。
周遭暗到完全沒有半點光,情況太過奇怪。
他忽然感到恐懼。
好像回到了以前,一個人被鎖在房間裡,什麼都感覺不到……什麼都沒有。
「爸爸……」
他聽見自己小時候的哭聲。
「媽媽……」
他忙用力抓了下自己的手臂,血滲出來,一股尖銳的刺痛。
還有……感覺。
他喘著氣,被黑暗壓迫著,肺裡的空氣被毫不留情地擠壓。
他猛然記起來了,這股壓迫感。
——叫做「寂寞」。
瘋狂地,他想逃出去,逃去哪裡,哪裡都不能逃,為甚麼不能逃,因為沒有逃的地方,沒有嗎,有啊,沒有的,有啊,在哪裡,啊對。
——「NOIZ!NOIZ!」
窗口忽然流進了一道光。
——「NOIZ!NOIZ!」
他呆滯地、起身。
他想去碰那道光的溫度。
——「NOIZ!NOIZ!」
涼的……不對、是暖的……

「——NOIZ!!」
腦袋被緊緊抱住,從額頭傳來的,人的體溫。
他愣愣地,被按在對方懷中。有種很溫暖而熟悉的味道。他不自覺往深處埋了點。
「已經沒事了。沒事了。現在還好嗎?」
耳邊傳來令人安心的聲音,NOIZ一下子醒過來,退開身子,他茫然地扶住頭。「……我……」
「……你剛剛蜷住身體一直在發抖,夢到什麼了嗎?」
「…………啊。」
「嗯?」
是夢……啊。他不禁垂首重重呼出一口氣。
「……沒事。夢到不太好的畫面。」
「惡夢嗎?果然是孩子耶。」蒼葉垂著眉笑了下,往NOIZ的位置靠近,再次將對方抱住,他將下巴抵在對方肩上。「沒問題的,我在你旁邊啊,NOIZ。」
NOIZ忍不住伸出雙手搭在蒼葉背上。自從跟面前這人相遇以來,已經好久沒做到這種夢了。他收緊手臂,相貼著心跳有著安穩的頻率,NOIZ閉上眼簾,身體一陣熱流,剛想更用力抱緊面前的人,之間的距離就被隔開了。

蒼葉抓著他的肩膀把他拉遠了,一手捏住他的臉,蒼葉把眼睛瞇成一線。「不過你啊,剛剛的帳還沒算,竟然做完後立刻就睡著了,不可置信!」
「……啊。」
「幹嘛?現在才想起來嗎?」
「說來……現在幾點了?」
「哈?!我們剛剛不是在講這個吧!」蒼葉一臉錯愕。
「十二點了嗎?」
「……」嘆一口氣,他無奈地瞪著他。有時候他真懷疑NOIZ是不是不會聽人說話。「剛過十二點,十二點五分!」
「啊太好了。」NOIZ像是放心般輕輕說一句,從床上起身,將褲子穿好,他回頭看向滿臉困惑茫然的蒼葉。「待在這裡等我一下。」
「啊?」
沒有解釋。NOIZ逕自出房,幾分鐘後回來時,他手上抱著一大束花並提著一個白色的袋子。
「……?」
NOIZ琥珀綠的雙瞳對上蒼葉不解的眼,他走上前,目光稍微偏移開來,他將袋子與花束一同遞向床上的人。
「今天是……你的生日對吧。」
「……欸?」
NOIZ皺眉,像是想緩解緊張地吐了口氣,他抬手抓了下頸後的髮。「說實在……幫人家慶祝生日這種事,我從來沒有去想過,也一直不了解那有什麼意義。只是……該怎麼說……偶爾做些自己不會去作的事情也……滿新鮮的,這樣吧。嘛、就是……生日快樂。」
「欸……欸?」
「……幹嘛?」對方的回應讓自己顯得好像很蠢的樣子,NOIZ睨向蒼葉。
「啊、不……真是、嚇了一跳啊。好、好高興!沒想過NOIZ會幫我慶生……唔哇,真的好高興……謝謝你!」
「…………」
「咦?NOIZ,你在害羞嗎?」
「……吵死了。」
他偏過頭,耳上的一片紅看在蒼葉眼裡特別可愛,蒼葉忍不住笑了起來。「謝謝啦!我真的超高興喔!不過……為甚麼是送花束啊?還有香水?意外地浪漫呢,哈哈哈。」
「……嗯……覺得很適合你而已。」
「咦?我嗎?……喂NOIZ,你不會真的把我當女人了吧?」蒼葉表情有些複雜地看向NOIZ,雖然自己是非常感動沒錯,也很開心,不過要說適合還是……
「嗯?你怎麼看都是男的吧。」對方則理所當然地瞥去一眼。
「……啊……這個、是沒錯啦——」
蒼葉尷尬地牽起笑,這種心情要怎麼解釋有點困難,蒼葉抱住該死浪漫的花束,抬頭想再進一步解釋時,NOIZ已把他手上的花壓到一旁,下巴被抬起親吻,NOIZ輕輕擁住蒼葉。

「你能被誕生下來……真的……謝謝你。」

NOIZ的聲音在體內激起一漣漣波紋。蒼葉猛然一震。
就像從封死的窗口裡流進來的月光。帶著安心而平穩的溫度。
他從那黑暗的房間裡抬起頭來,臉龐沐浴著粼粼月光,沒有淚水的雙目卻能實際感受到那溫燙的液體。
——他想對自己而言,這傢伙的笑臉肯定是一種救贖。

NOIZ抿住唇。「未來我還不能保證……但目前的我應該,不會放開你了。」
這應該是NOIZ最真摯的情話了。蒼葉微笑。「……嗯。」
「還有,之後把那隻ALLMATE給我調查一下吧。」
「欸?你還在吃蓮的醋啊?真可愛耶哈哈。」
「……說了吵死了。」

(完)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關於DMMd官方上因應蒼葉生誕所作的特別企劃 | top | 【DMMd】Frühlingsregen(ノイズx蒼葉)(R18)>>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14-6bf1348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