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DMMd】KISS 22題IN DMMd 之五題 :: 2012/06/25(Mon)


本來想至少要寫一半再放,但想想等到那天大概還要很久就先貼了(欸






.髪(思慕)——紅蒼

「其實偶爾哪、我會有點後悔把蒼葉你的頭髮剪掉啊——」紅雀像是不會膩似地輕揉著蒼葉柔軟的短髮說道。由自己親手剪短的頭髮。
蒼葉皺了皺眉頭,一時不曉得該如何回應。「……這樣啊。」
……那當初又何必那樣執著著要幫自己剪呢?蒼葉以眼神瞅了他一眼。
紅雀把目光放柔了,重複抓取著蒼葉的小撮頭髮,像是惋惜卻又憐愛地語氣,他開口:「有時候還是非——常希望能幫蒼葉你弄頭髮啊!結成馬尾或是抓起來、很多髮型都想幫你弄弄看,不如說,如果這一生你的頭髮都能由我親手打理,對我來說是最奢侈而幸福的事情了哪。」
「……對頭髮這樣,很噁心耶。」
「什……喂!」紅雀臉上十分打擊的樣子。「聽好了哪,蒼葉,因為頭髮對我來說——」
「知道啦、知道啦。」蒼葉像是覺得有趣似地笑,壓著紅雀的手臂,他抬起頭。「講過多少遍了,早就知道了。因為我的頭髮對紅雀你來說,是特別的,對吧?」
紅雀望著蒼葉帶笑的眼,動了動唇卻說不出話,他有些激動地抱住蒼葉的頭,把臉埋到他的頭頂,拾起了蒼葉額前一撮瀏海,啾地聲輕輕吻了下。
「吶……蒼葉。等頭髮又留長後,讓我綁吧。」
自己一定會小心翼翼、萬分珍惜的。這麼顫抖地語句說著,他再次憐愛地,於蒼葉頭髮上落下一個碎吻。

.額(祝福/友情)——ノイ蒼

NOIZ睡覺時大概是那傢伙最可愛的時候,蒼葉蹲下身來,雙手托住下巴,他端詳著對方的睡臉想。
NOIZ的睡姿看起來總像沒有安全感似,蜷曲著身子側躺著,手縮起在胸前如同防衛般……大抵是從小養成的習慣了吧。想到NOIZ幼年時期是在獨自一人的黑色方框裡度過,心臟就彷彿被輕輕擰起來一樣,有點疼。那是怎樣的生活呢?……無法想像。
但至少,自己想守護在他身邊。那種像被世界所遺棄的孤獨神情,不想再見到了。
蒼葉伸手,撥開NOIZ的瀏海,原本平穩的睡顏因此起了點波瀾。見NOIZ只是皺了下眉頭便回復原來無防備的模樣,蒼葉跟著鬆一口氣,傾下頭,唇靠在對方額上小小親了一下。只是下意識想給予的,一個單純的親吻。
然而手腕卻猛然被握住,NOIZ睜開眼看著他。「……幹嘛?偷襲?」
「啊……?…才、才不是!」
NOIZ凝視蒼葉一瞬慌張的臉龐,眼角流洩絲微的笑意。他抬起上半身。「要偷襲的話,就該親這裡啊。」
說著他湊過頭吻上面前人的唇,並等待對方幾秒後一如預期的有趣反應。

.瞼(憧憬)——ミン蒼
MINK的一舉一動皆具備相當而使人肅然起敬的威嚴,儘管他只是坐在茶几上看書而已。
蒼葉坐在茶几的另一側,面前也跟著擺了一本書,他偷瞄著MINK,又低下頭來數著書上文字,然後再瞄向MINK,他不安地挪了挪位置。
MINK繼續看書,除了翻頁沒有其他多餘的動作。
於是蒼葉再次浮躁地動了動身子,終於、有些遲疑地,他抬眼望向MINK,開口:「那個……MINK,桌上的那個,我可以吃嗎?」
「嗯?啊啊。」瞥向對方所指方向,桌子中央是一盤自己醃漬的果子。「隨便你,我一開始就說過想吃便自己拿了吧。」
「咦……?真的?!什麼時候?」
「在你望著窗外發呆的時候。」
八成自己是沒聽見吧,蒼葉有些尷尬地想。不過不管如何,既然得到許可了,蒼葉很興奮地從盤子裡抓了一顆丟到嘴裡。從MINK將醃漬果子端來時就一直被甜味吸引,口腔內微酸又帶著甜與奇特的香味散開來,他把果子吞進喉內。「唔、好吃……!」
蒼葉又偷看MINK幾眼,伸手拿起第二顆,見MINK沒任何反應,於是便放下心來一顆接著一顆嚼著。大概盤子裡的果子減少一半時,MINK總算皺起眉,壓住蒼葉又要繼續拿下去的手掌。
「不要吃那麼多。」
「唔……為甚麼?不是說隨便我吃了嗎……」蒼葉不滿地瞇起眼,身子一歪往MINK身上斜斜地即靠過去。「哈哈……MINK,你身上好香……」邊說著又邊蹭了過去,像小狗一樣在MINK身上嗅著。自己很喜歡MINK迎著窗外夕陽餘暉的臉,淡金色的光芒落在他半張臉上,很漂亮,很像神,不容侵犯的感覺。讓人動容……
MINK原本偏棕色的眼睫毛也因此被夕暉映得閃閃發光,蒼葉不禁看得有些呆了,他靠過去,憑著本能親吻著MINK的眼皮——或許不能完全稱之為親吻,他像孩子找到喜歡的事物般單純地用嘴唇摩著。
MINK忍不住皺眉嘆一口氣,輕輕地把對方的頭移開。「果然依循部落傳統醃漬的果子對你而言味道還是太濃烈了啊。」就像酒精。考慮著下次還是不要隨便把這種東西放在這傢伙面前,他把蒼葉的頭壓在旁邊布團上。
「你醉了,睡吧。」並以手掌,算不上小心翼翼卻絕對不粗魯地,緩緩覆住了對方的眼。

.耳(誘惑)——クリ蒼
「蒼葉先生,起床了——」
「唔……嗯……」蒼葉翻了個身,連帶捲起棉被。
「請起床蒼葉先生~~~~!說了今天店裡早上有事,要提早去幫忙並囑咐我要記得叫你起床的啊~~~!」
「……好…………」這麼應聲卻又縮了縮身子,明顯沒有半點起床的意思。
盯著這樣的蒼葉先生,CLEAR蹙起眉頭很困擾地把手往前伸一半。不曉得該怎麼做,爺爺沒有教過如果無法將人從床上叫醒的話該怎麼辦。可是沒有達成蒼葉先生的叮囑的話……不!不喜歡這樣!他討厭這樣!
該怎麼辦……?他翻索著自己所擁有的記憶與知識,手足無措間,他突然想起了,大概是幾年以前,自己曾在一間舊書店內看過一本書。
回想了遍書中內容,他彎下身子,把唇覆在蒼葉從棉被露出來的耳旁,啃吻著床上的人的耳骨,含住了柔軟的耳垂,他把舌頭探進耳闊裡舔了一圈,對著蒼葉的耳朵落下極度煽情的吻。
「嗯……不……」
對方從鼻腔溢出含糊的哼聲。嗯,就是這樣,沒做錯!他記得書中接下來是這樣寫的……
「起床了哦,蒼葉先生。」具有相當魅惑力的聲音,附帶灼熱的吐息。
「……!!」蒼葉掀開被子,猛然轉身對向CLEAR的臉。
「啊!太好了呢!起來了!……咦?不過蒼葉先生的臉好像有點紅?怎麼了嗎?」
「CLEAR……你剛剛……」蒼葉沉著臉盯著他瞧,面前的人還是自己知道的笑得非常溫柔的那個CLEAR。蒼葉按了按雙眼。「……沒事,大概是夢到的吧。啊、叫我起床謝謝了哪!CLEAR。」
被稱讚了。開心地笑著應了一聲,雖然不太明白,不過能達成蒼葉先生的囑咐真是太好了。
CLEAR一面想著一面把剛才的方法納入生活應用庫,並同時讚嘆著人類的書果然很有用呢。

.鼻梁(愛玩)——蓮蒼
寄宿在SEI身體裡的蓮有時仍保有原來身為犬型ALLMATE的習慣與特性,例如只要撫摸蓮的頭,蓮就會望著自己露出夾帶著不好意思般的困擾神情,但從些微抖動著身體與不禁意瞇起的雙眼,卻又看得出來是相當舒服似的。
如果再進而撫弄臉頰並搔癢耳下,蒼葉甚至能想像蓮身後有條毛茸茸的尾巴不斷左右晃動的模樣。接著蓮就會垂著眼靠近自己,用鼻尖蹭著自己的臉與頸部。
「蒼葉……」
他從喉頭以低沉的嗓音喚著,沒多加思索地,他伸舌輕舔蒼葉的下巴弧線,直到臉部。
突如其來被蓮舔舐,蒼葉則笑著別過了頭。「哈哈哈哈……好癢啊……蓮……!」
「蒼葉……。」聽見蒼葉話語而停下動作的蓮,直視著蒼葉,琥珀色瞳孔裡欲傳達什麼般。他抿了抿唇。「我……真的,謝謝你。」
「欸、怎麼突然?我才謝謝蓮啊。」
蓮垂首,微微晃了晃頭。從以前到現在,接納著自己,始終讓自己待在他身邊,傾盡心力地關心自己……甚至在自己於Platina.Jail變成那樣子時,也從未放棄過自己……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全部。他抬起頭,眸裡流動著隱隱的光輝。「不,我才是。蒼葉……請讓我永遠珍惜著你。」
而對方接著以雙手捧住自己的頭,如以往般將額抵上自己,笑著說:「嗯,那不是當然的嗎!」
蓮忍不住緊緊抱住了面前的人,稍稍瞇起了眼,他垂下眉頭,緩緩湊過去啃吻了蒼葉的鼻樑。


=======================================

之後有更新再更新於這篇下面
不過我想大概還要很久……!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黒子のバスケ】我……想不到標題!(黑火+青) | top | 嗯嗯?>>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24-27011c0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