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DMMd】浴衣、祭典、與頂上綻開的緋色花火(紅雀x蒼葉)(R18) :: 2012/07/05(Thu)

紅蒼……真閃。




「那、那個啊!蒼葉……今天晚上的祭典……一起去吧。」
會到現在這狀況,說起來,就是紅雀早上這句話的緣故吧……。
蒼葉喘著氣,手攀著紅雀的脖子,在忍不住仰起頭,腦袋摩著後方水泥牆時,他在從唇角溢出難耐的呻吟同時,腦袋空白的一瞬這麼想著。

說起祭典,其實並沒有規定非得穿什麼服裝去的。
儘管如此紅雀仍然拿了一件浴衣給他。
拿著浴衣時蒼葉有些困惑地問:「這是……要幹嘛?」
「嗯?看也知道的吧,當然是要給你穿的啊。」
「嗯……不對不對,這件浴衣……是全新的吧?!」面對紅雀理所當然的回答,蒼葉捏了捏手中折疊整齊、還有全新衣料味道的浴衣喊著。「為甚麼要特地買件浴衣給我啊?祭典就算穿著一般的服裝也可以去不是嗎?」
「這個……、當然是因為我想看你穿上浴衣的樣子啊,你難道不明白嗎?」
「……不明白啦。」說真的他覺得紅雀總有些奇怪的堅持……像收集自己的頭髮之類的。
紅雀嘴巴欲言又止地開合了兩下,他臉一紅往旁邊撇過了頭。「那個啊……我對你的心情,你應該也是知道的吧……?所以說,一個男人想看喜歡的人穿浴衣……你懂嗎?」
「……啊……呃、這樣啊。」老實說……還是不太懂。可是既然這傢伙喜歡,就換給他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還為了這個特地買了一件過來,蒼葉低頭困擾地再看了下手中的浴衣。「不過,先說好,我不太會穿這種東西喔,你要幫我啊。」
「啊……呃……嗯!」
「……喂你、幹嘛臉紅啊!」

結果出乎意料的,浴衣並不是那麼難穿,可能一部分在於有紅雀幫忙的關係,畢竟這傢伙本來就很擅長穿浴衣之類的東西。倒是紅雀從後方幫自己纏腰帶時雙手一直顫抖的樣子,心裡覺得奇怪,蒼葉稍微回過頭去,卻見紅雀緊抿著唇一臉認真很緊張似地弄著,只不過纏個腰帶而已有必要如此嗎,這樣想著就忍不住噗地一聲笑出來,然後就被紅雀罵了。
「你……先別動!這樣會纏歪的。還有……嗯,也先不要轉過頭來……」
「嗯?只是轉頭也不行嗎?」
「……我…………住的……」
「啊?」
「……我會……忍不住的………!」紅雀低聲說著,聲音裡含著滿滿的羞恥。
「哈?說什麼啊!」蒼葉則有些錯愕地喊道。
「沒辦法啊,誰叫你穿上浴衣的樣子太可愛了……」
被這麼一說蒼葉也跟著覺得害羞了,耳朵染上一層薄薄的緋色,同時候紅雀也剛好將腰帶繫好,退一步離開蒼葉身後,蒼葉微微張開雙臂往鏡子前站,扁起嘴他彎下眉頭。「果然還是有點奇怪啊。」
「……」
「吶、紅雀,一定要穿浴衣嗎?果然不大自然吧……?」轉頭皺眉向紅雀確認,卻見紅雀迅速便撇開了頭,不懂那算什麼意思,蒼葉不安地望著他。「喂喂,明明是你叫我穿的……真的很奇怪嗎?」
「啊……不是,」紅雀掩住了半張臉,視線不曉得該定向哪裡好似地飄移著。「那個……真的,太可愛了所以……」
「哈……?」蒼葉動了動唇。「紅雀你是那所謂的……浴衣控嗎?」所以才成天也穿著像浴衣的衣服,每天在鏡子前方覺得這樣子的自己也不錯,以至於讓他也穿上浴衣嗎。
想想紅雀應該多少也是有一點自戀的,誰叫是個受女人歡迎的傢伙,然而紅雀聽到自己這麼說卻大聲反駁了。
「才不是!話說回來浴衣控是什麼啊?我是因為蒼葉你穿著浴衣才喜歡的,簡單來說浴衣也算是男人的浪漫的一種吧。」
「哦……因為『我』嗎?」
「嗯對……總之……你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我了……」紅雀忍不住用手蓋住雙眼,這樣下去真的會受不了。
「那種眼神是哪種眼神啊!我根本沒別的眼神吧!」
蒼葉不由得有些生氣地喊,往前跨了一步,瞇起眼將紅雀的手拿開,瞪視紅雀時見紅雀喉頭上下動了一下,然後突如其來地就被抱住了。
對方些許激烈地吻著自己的後頸,然後往下滑到了鎖骨,感覺股間似乎有什麼頂著,他抿了抿唇抬頭說道:「……你是突然就發情嗎?」
「所以一直說了……我會忍不住的啊……!」
「……」臉微微紅,他開口:「那,要脫掉嗎?好不容易穿好的浴衣。」
「…………」紅雀沉默幾秒,雙手架著蒼葉的肩猛地拉開距離,他深深吸一口氣,垂下頭。
「不……還是算了。雖然很想趁勢繼續下去,但這樣就不能一起去祭典了,我會去廁所想辦法解決的。比起現在這狀況,我還是更想跟你一起穿著浴衣出去逛祭典吶。」
儘管人就在眼前,卻要一個人想著對方發洩有些辛酸,可是如果現在到床上就是幾個小時過去。雖然難得蒼葉會邀請自己讓他有點難以忍耐,但比起來果然更想帶著穿著浴衣的蒼葉上街,就算只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與佔有慾也好……。

於是和蒼葉出發前往街上的祭典已經是幾十分鐘後的事了,期間紅雀總算逐漸習慣蒼葉的浴衣裝扮,沒到一開始連直視都有困難的程度。
明明起初說了想看的是紅雀,換好後卻反而一直遮著臉不敢瞄向自己,說起來其實有些火大又覺得好笑,到底在搞什麼啊這傢伙……蒼葉忍不住這樣想著。
其實還以為紅雀會像和自己告白那次那樣流下鼻血,實際上卻沒有。
當然自己在猜測這種事是不能讓紅雀知道的,紅雀對那次的鼻血事件一直很在意的樣子。雖然現在想來也的確十分好笑沒錯,不過唔嗯……真說起來並不是那麼需要在意的事情吧。

瞥了眼紅雀,對方看起來相當不自在似的,明明只是普通去個祭典,氣氛卻被弄得好像第一次約會般,紅雀這種樣子自己這麼多年來倒是第一次看到……。想想紅雀在自己之前肯定也交過不少女友吧,每次看紅雀身邊的女人都不一樣,但仍然像中學生第一次戀愛樣子的紅雀,自己有些想笑的同時其實還是有點優越感的。
自己還在想些無關要緊的事情期間,紅雀偷瞅著自己開口了:「吶……吶,蒼葉……手……牽手,可以嗎?」
「啊?!……我不要。」一瞬的驚詫過後蒼葉立刻就回答了。
「為甚麼那麼快就拒絕啊!」緊接著是紅雀一副遭受相當大的打擊的模樣。
「很奇怪吧!男人跟男人牽手什麼的。而且這裡是大街啊!又不是什麼沒人看到的小巷子。」
「可是人那麼多,根本沒人會注意到吧!」
「不要就是不要,很奇怪啊!幹嘛那麼執著於牽手啊?而且說什沒人在看,女人都在看你好嗎……!」
「那也沒關係吧,我在意的只有你啊!」
「你……、……這種話不要在這裡說啊!」臉一紅他瞪向紅雀。「被你的粉絲聽到我會被殺掉的。」
紅雀大抵也意識到剛剛自己說了什麼,低下了頭他用手背蓋住嘴,臉一樣紅得徹底。
「啊……呃嗯……對不起……不過那些話我是真心的。我啊……呃……」
「知道啦。」笑著說,他把注意力轉向他處,往旁邊攤位一指。「啊、那邊那個,我想吃蘋果糖。」
「哦……哦!那去買吧!」

名為祭典,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太過特別的。
吃完了蘋果糖後,又買了肉串、奶油馬鈴薯、章魚燒、巧克力香蕉,和紅雀比賽撈彩球、射擊等等玩樂性攤位,僅僅是這些而已卻也相當有趣。
倒是自己在吃巧克力香蕉時,紅雀一直用著一副複雜的神情盯住自己,在和自己視線對上時又急急移開,忍不住橫了紅雀一眼,順便若無其事地踩上對方左腳,因為穿著木屐沒有任何布料保護的腳背直接受擊,紅雀發出吃痛的呻吟。
「蒼葉……!」
「哈哈,這就勉強當作觀賞費吧。」
「什麼啊!還要收費嗎……!」

看了下時間,煙火秀大概再不到半個小時後開始,人群漸漸集中起來,紅雀正要跟著往中間走去時便被蒼葉猛地往後拉走。
「喂喂!蒼葉?要去哪?」
即使問了仍然沒有得到回答,紅雀就被拉著拐進旁邊一個小巷中,好不容易停了下來,紅雀還唔法理解現在的情況,他表情茫然地問:「喂……發生什麼事了?為甚麼來這……呃…!」
話語還沒說完,手忽然便被牽住,十指交握那種。
紅雀看了看被牽住的手,呆愣過度不曉得是害羞還是開心居多地撇開眼神,然後又瞄向蒼葉的側臉。「蒼……蒼葉……」
「不是說想牽手嗎?那就在這裡牽吧,唔……而且應該也看得見煙火。」
蒼葉仰頭看向被漆黑的幾片雲給覆蓋了的天上。
視野還算寬敞,或許是個觀賞煙火的好地方,蒼葉正想著身子一歪便被措手不及地壓到了牆上。

交扣的手掌緊貼著水泥牆,紅雀另一隻手壓在自己耳邊,他彎著身子凝望向蒼葉,皺著眉略微不安地確認:「啊呃……我……可以親你嗎?」
「……什麼?」
「親吻……在這裡……可以嗎?」
「……」哈啊地嘆了口氣,他壓住了對方後腦湊上唇粗暴地親了過去,單方面粗暴的吻持續了五秒,他抹抹唇。「這種事不用問我吧,笨——蛋!」
機車呼嘯聲騎過巷口。
巷裡的喘息無法止息。紅雀稍顯性急地吻著蒼葉的唇,喉頭的嗯唔聲以及間歇分開的粗喘。然後沿路往下,他吸吮著蒼葉的喉頭,半面月光傾照的青色頸部上落下印子,啃吻著鎖骨,上頭傳來蒼葉的喘息聲他懷疑其實催情劑。
紅雀連剝開蒼葉衣服的手指都過於急躁。結果還是脫了,卻在街外的巷子裡。
浴衣這種衣物好脫得過份,襟口幾乎全然敞開,他埋在對方胸前吮吻淡色乳首,蒼葉用手背抵著唇遮住幾欲出口的聲音,紅雀將另一隻手空出,撩開蒼葉浴衣把自己的和蒼葉的一起摩蹭著,濡濕的聲響混著急促的喘息,蒼葉低頭掐緊紅雀的背。
「哈啊……哈……」
紅雀將手再往後探,粗躁卻又小心地揉著對方臀部,手指探進入口,沒有很困難地便進去了,試著壓按起一些點,大概是觸到了,蒼葉一顫手指一下掐得更緊。
「啊……!哈嗯……」
「蒼葉……我把……你的腳抬起來可以嗎?」
「可……以……」
「那你雙手先攬住我。」
感覺到頸部上蒼葉的力量,紅雀哼了一聲將蒼葉的雙腿抬起並頂了進去。
「啊啊、啊……」
蒼葉驚慌地低喊,忽然間被填滿讓他感覺好到禁不住哆嗦。大概是在室外的關係全身都加倍敏感,紅雀的每一個抽刺都讓他忍不住聲音。
「啊……啊……」
這麼一來腰帶幾乎以全鬆開來,整身浴衣辦掛在身上,倒是紅雀身上還好好的讓他覺得不大公平,這樣被看到不是只有自己吃虧嗎?還是在這……
「嗯啊啊……等、等一……啊……」
後方的攻擊一下阻斷了思考,因為姿勢的關係,前端在紅雀腹部摩著,滴漏出來的白色液體相當色情地抹在紅雀的浴衣上。
「蒼葉你……舒服嗎?」
「笨蛋不要問這種事啊……!啊、太快……太快……哈啊、啊啊……」
耳邊開始響起煙火聲。咻——碰!
同時間紅雀的動作也開始變得猛烈。啊煙火開始放了嗎……可是腦袋更多卻被強烈的快感佔據。
「啊……哈啊……啊啊……」
他緊緊抱住紅雀的頸部,口中斷斷續續發出已經沒想過要停止的呻吟。
「嗯嗯……啊……我、哈啊、啊、啊……」
他仰起頭,頭髮磨蹭著牆壁發出沙沙的聲音,身下的撞擊感覺太好,像要麻痺一樣的暈眩感。
「我……哈啊……啊、要去、要去……嗯啊……」
「蒼葉……蒼葉……」
「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哈啊……」
釋放出來的同時,在半開迷濛的視線中看到綻開的美麗煙火,他大力喘息,身後溢出來些紅雀的白濁,兩人還連結在一起,他快要滑下去的身體勉強撐住紅雀的頸。

「吶、紅雀……」蒼葉剛做完的聲音有著些讓紅雀無法招架的甜膩,他邊輕喘著道:「Virus以前有說過,男人送衣服是想要有天親手脫掉……」
「……!……你……別太靠近那傢伙……。」
「所以拿到你送的浴衣當下,其實我還多少有點期待呢。」
「……欸……?」
「嘛……沒想到在外面啊……這樣的興趣被你的粉絲知道她們會哭喔。」
「等、……!喂這個只是……剛好而已!」
「煙火真漂亮呢,哈哈。還有你今天這身深藍色浴衣,看起來還滿帥的。……唔。」
又被抱緊了。
不能誇這個男人太多,這麼想時紅雀將頭靠在自己肩旁,煙火在頭頂上炸了又炸,碎成漂亮的火花散開,在耳朵被咻咻的聲音蒙蔽時,這個能讓自己感覺到真的被深深喜歡著的男人,難為情地低聲問道:
「那個……蒼葉,還可以再來一次嗎?」

(完)

=============================================

其實我本來想寫得再正經一點的。
但因為紅雀飯友人太飢渴了變成浴衣play(欸欸
紅蒼好閃啊啊……
我把對紅雀的壞給補償回來了…!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Ib】第三類告白(ギャリイブ) | top | 【中篇】晝日下激起的浪潮(BL)(07)>>


comment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1. 2014/07/15(Tue) 19:20:54 |
  2. |
  3. #
  4.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藍星上的某路人君<<

哇你好謝謝你喜歡!/////
在大家心中的紅雀形象都是個變態!(別亂造謠)
蒼葉就是個性感小天使^///^
所以紅雀該殺(欸
這麼久以前的紅蒼文還有人翻出來說喜歡實在太感動了^///^
謝謝!
  1. 2014/07/21(Mon) 21:40:33 |
  2. URL |
  3. F-Gand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27-433f2c3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