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DMMd】Something and something(ノイ蒼)〈下〉 :: 2012/08/29(Wed)


〈上篇〉

↑隔有點久附一下連結(爆

然後這篇就純粹是……情侶的イチャイチャ



蒼葉往後倒過了頭……果然還是覺得做太多次了。NOIZ的性慾與體力都強得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程度,不分場合就湊過來偷襲,就算瞪著罵了對方也覺得沒什麼的樣子,然後每晚都會順勢發展成那樣的情勢。
……不過被搖晃著射出確實……很舒服。NOIZ在結束後常會緊緊抱住他的身子,或是將頭埋在自己胸前,像尋求著誰的體溫似的,淺淺的呼吸吐在耳際,蒼葉抿了抿唇,不可否認這樣的NOIZ也確實……相當可愛。會讓他心臟一揪地……。

「在想色色的事?」
餐盤被放在桌上,穿著一身西裝的NOIZ帶著一抹淡笑望向他,一面順勢拉開了椅子坐下。蒼葉這才從椅背上抬起頭,唇瓣動了動,他紅著臉咬了咬牙。
「才……!」不是……無法這麼說。上一秒確實有在回想……。蒼葉低下頭,稍微撇開了眼。「……只有、一點而已。」
「哦?什麼樣的?」NOIZ像感到意外似地抬眼,傾著微微的笑容問。
蒼葉臉龐一燙,怎麼可能說啊笨蛋,他低下了聲音罵道,即起身離開座位去裝自己的餐點。飯店晚餐為自助式吧啡,兩人被服務生領到位置上後,自己便讓NOIZ先去盛餐,方才因為NOIZ的話而忘記去注意NOIZ裝了些什麼回來,大抵又是什麼都夾了一點滿滿一盤吧。NOIZ的味覺不大可靠的樣子,不論什麼食物問了都是「好甜」、「好鹹」、「好燙」之類的回答,細緻一點想問好吃或難吃他也只有「嘛、還不錯」,或者長長的沉默過後一聲「還可以」而已。
幾次做飯得到還可以的評價時,自己多少會有些受挫,儘管如此NOIZ依然會將東西全部吃完。

蒼葉想到此處手一頓,發覺身後的人似乎正在等自己手上的夾子,忙將夾子放下,往前走了幾步讓出空間。他呼出一口氣,果然難以習慣這種正式的場合,以前在碧島時,像這樣的場合別說踏入了,根本連影子都見不到,跟著NOIZ到了德國後才被強行帶入各式高級場所……蒼葉嘆了口氣,多虧如此,他倒不像起初那般手足無措了。
把盤子裝滿,打算回到位置上時經過點心桌時視線瞥見了雙色兔子果凍,腦中瞬間聯想到NOIZ的ALLMATE,見盤子的果凍似乎快被拿完了,蒼葉於是順手取了一個,走到座位旁,把盤子放到桌上後他便接著把果凍放在NOIZ餐盤旁。

NOIZ看了眼果凍再將視線投向正坐下來的蒼葉,蒼葉手指了一下,微微一笑。
「那個,給你。不覺得跟你的ALLMATE很像嗎?嘛總覺得你應該會喜歡吧……所以就順便拿了。」
「……」
NOIZ沒有說話,他盯著果凍看著,明明沒有表情,但蒼葉卻能隱約感覺出對方好像有些高興的樣子,蒼葉忍不住一笑,而NOIZ靜默許久後動了下唇。
「……謝謝。」
「……啊……唔。」
會被道謝這點倒是意料之外,這副模樣的NOIZ也有點……可愛,明明對方只是低頭說了聲謝謝而已,自己心臟卻大力咚了下。蒼葉微紅了臉。
他看著NOIZ拿起了小湯匙,開始從兔子周圍的部份開始吃起,這樣默默避開兔子吃著果凍的NOIZ也很有趣,不知不覺就直盯著看了,興許注意到蒼葉的視線,NOIZ忽然抬起頭。
「你也要吃?」
「咦?沒有,只是……咦欸?」邊搖著手解釋到一半,NOIZ已經把裝著果凍的湯匙遞到自己面前,是要……餵他?蒼葉一呆忙搖頭往後彎開身子,然後NOIZ的手又伸過來,眼睛陡然瞄見NOIZ手上的果凍被挖出了兔子的輪廓,蒼葉情不自禁笑了出來。
「哈哈哈你那種吃法也太誇張了吧,到底是多喜歡……」
然後下一刻NOIZ即把果凍塞入他口中。冰涼的甜味彈在舌上,蒼葉呆呆地瞪著對方。「……!!」
湯匙貼著唇被抽了出來,蒼葉咕嚕地吞下果凍。「你、做……什麼啊?!這裡明明就是……公眾場合、誰都可能看到的吧!硬要用餵的這種事……」
「味道如何?」
「……是好吃但是……」
「那就好。」NOIZ微微一笑,繼續用著那根湯匙低頭將果凍送入嘴裡。
「……」
蒼葉不甘地瞇眼望著對面的人想,如果不是自己過度介意,就是NOIZ太沒有羞恥心,然而怎麼思考都是後者。蒼葉持起叉子,開始吃起盤中的沙拉,之前已經察覺過好幾次了,自己很難拒絕現在的NOIZ,只要他淡淡對自己露出微笑自己就無法抗拒,就算原本想講什麼也說不出口了。
很像好不容易親近自己的野貓,一旦稍微撒嬌自己就推不開對方一樣……

他低嘆了口氣,還是覺得這樣的情況頗為糟糕。從座位上起身,想去倒個飲料緩緩稍燙的面頰,他問向眼裡帶著絲許疑惑看向自己的人:「NOIZ,你有想要喝什麼嗎?」
「……牛奶。」
「嘿?你喜歡牛奶啊?」稍微感到意外。
「……還好。」
蒼葉不禁為這個相當NOIZ式的標準回答而笑了。「喜歡就喜歡啊,為甚麼不想承認啊?我倒是滿討厭牛奶的啊……」
「咦?是嗎?」
「嗯,勉強的話還是能喝,但是就不大喜歡就是了……」
「……這樣的話幫我改倒柳橙汁好了。」NOIZ停頓了一會兒說道。
「欸?沒關係的吧?就算我不喜歡你也可以喝不是嗎?」
「可是這樣喝過後就不能親你了吧?」
他說著,抬眼凝視蒼葉。

對方明明只是像往常一樣平淡的眼神,蒼葉卻覺得窒了窒無法出聲般,他微撇過眼神。
「你……你還會在意這些啊。」
「嗯。」他回道。「……嘛、我不想讓你不高興。」
「既……然如此就別不分場合做那些事啊!親吻什麼的……」
「可是你不討厭吧?」NOIZ看著他,勾起唇角。
………
又是那樣的笑容。蒼葉咬唇,紅著臉瞪向對方。「我討厭啦!」

往飲品區的方向走去,蒼葉心想和NOIZ對話總會耗費他一半心力,必須隨時應接對方出其不意投來令自己難以反應的話語,加上那些不分場合時機的行為舉止,即使如此依然覺得他很可愛,於是便漸漸默許了,大抵哪裡沒救了的自己,他輕嘆著。
替NOIZ裝好柳橙汁,蒼葉接著再拿起一個杯子,手指扳下可爾必思的開關,盛裝的途中肩膀被人拍了下,回過頭,身旁站了兩個女人,拍了自己肩膀的是身高較高的那位。
「啊,你是亞洲人吧?剛剛就一直在注意你了,聽得懂我說的話嗎?」
對方講的是德語,蒼葉有些困惑,是想和自己提醒什麼嗎,他一面揣測著,一面用還不算流利的德文回應:「嗯是的聽得懂,請問怎麼了嗎?」
「哎呀會說德語真是太好了!是這樣的,我們剛剛就一直覺得你長得很可愛,要不要一起玩呢?也可以把你的同伴叫過來沒關係。」
「咦……?」他愣了愣。搭訕……?
在蒼葉還因為呆愣而無法回答時,另一個女人便接著出聲了。
「怎麼樣?願意嗎?」
「呃……這個、可能……」
「啊……還是你是跟女朋友一起來的,這樣就不好意思了,是嗎?」
「這個嘛……哈哈……」
NOIZ算是女朋友嗎?……好像不論從哪方面來看都很難這麼定論,雖說是戀人沒錯……他乾笑著搔了搔頭,原本的女人又開口。
「不過我們也只是想跟你交個朋友而已,會困擾嗎?因為你真的很可愛呀,吶、怎麼樣?」
……要問困擾還不困擾,絕對是困擾的。對方說要一起,實際上也不曉得是以什麼形式,而且NOIZ不可能會答應,但也不好直接拒絕,正為難之際,一股熟悉的氣息從背後靠上來。

NOIZ微皺著眉搭上他的肩。
「你在幹嘛?」
「啊,NOIZ……」蒼葉見到來人總算鬆了口氣,湊過身子,他用日語小聲求救:「我被……搭訕了、的樣子。」
「……哦?」
NOIZ一聽有些興致地將視線轉向兩人,目光在她們臉上停留一會兒,他露出微笑。「妳們好,請問找他有什麼事嗎?」
出口的是標準而分外好聽的德語。
蒼葉不禁斜瞅了他一下。

面前的兩個女人已大大漾開笑容,一時間無措地交叉起手指。「啊……你們是一起來的嗎?哇你……真的好帥呢,剛好都是兩人,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玩呢?若能一起的話,那務必……」
「不好意思,」NOIZ打斷對方的話,攬住蒼葉的肩讓他貼近自己。「雖然兩位小姐都很漂亮,但我們之後都還有自己的事,不方便跟妳們一起,麻煩見諒。」
「咦……這樣啊……」
對方臉上顯露的失望一覽無遺,蒼葉正心想,接著即聽女人說道:「那麼就沒辦法了呢……不過兩人都是很棒呢,還一起來旅行,是兄弟嗎?還是朋友?」
「都不是,」NOIZ應聲,蒼葉心裡剛興起不祥的預感,NOIZ便轉過他的肩膀,在他額頭上一親。「嘛、我們是戀……」
「哇、哇啊啊啊啊!不、不好意思,我們是朋友、朋友……!那、那我們還有事先走了哈哈……」
遮住了NOIZ的嘴,蒼葉慌張和兩人解釋過後即強行拖著NOIZ回到位置上。才剛坐下,NOIZ就微微蹙起了眉。
「為甚麼不讓我說完?」
「我才想問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做什麼?就只是解釋我們的關係啊。」
「這種事才不是能夠隨便講的吧,就算這裡是德國也……」
「無所謂吧,只是我們是戀人有那麼難開口嗎?」
「……」
蒼葉直視對方,嘴動了動,他低下頭用手遮住臉,垂眼斜偏開目光。
「……很奇怪啊……。」
「會嗎?再說你臉真紅啊。」
「那是你太不懂害羞兩個字怎麼寫了……!」
忍不住反唇相譏,他抬起頭喊,只瞧見NOIZ神色自若地微歪過頭。
NOIZ這個樣子只會讓他想生氣也氣不起來,蒼葉搔了搔頭,手在餐巾布上抓了把,打算乾脆不理會對方而繼續享用盤中的餐點時,猛然想起兩杯飲料就放在飲料台那邊忘記拿回來了,他慌慌張張啊了一聲,轉過脖子朝飲料台那邊看去,桌上已看不見杯子,估計是被處理掉了,心中感到興許抱歉,正考慮再去裝一次,NOIZ的聲音讓他重新將身子轉正。

「那個……」
「嗯?」
「你常被搭訕嗎?」
「………哈?」
他愣了愣,NOIZ問得一臉認真,雙眼直盯著自己,蒼葉抿了下唇瓣。
「還、還好吧……?」
「是嗎。」他輕聲道,手裡拿著叉子逸開視線。「嘛……因為你以前,在那間店裡……也常被奇怪的客人搭訕吧,雖然都是男的。」
NOIZ最後那句補充讓蒼葉陡然不曉得該笑還該哭才好,不過在這之前……「你為甚麼……會知道?」
「……姑且,我也是調查過你的。」NOIZ些微害躁地道。
「……啊,跟蹤狂?」
本來該責備的,但NOIZ的樣子有些可愛令蒼葉忍不住笑著調侃,而NOIZ則不甘地反駁了聲自己只是習慣收集情報而已,是他太沒有防備了,這種聽起來就像小孩子似的藉口,蒼葉笑了笑接著開口:「不過……唔、要說搭訕的話,應該是我想問吧……」
「?」
「畢竟、你……」這種話有點難以開口,蒼葉別開臉龐。「你還滿……帥啊,剛剛那兩人也看你看到呆了……對吧。」
「嘛、搭訕的是有沒錯。」NOIZ回答,在蒼葉一下抬起頭後,NOIZ微笑。「但我可都好好拒絕了,已經有你了啊。」

NOIZ的笑容或許是一種慢性毒藥也說不定。
每次看到這傢伙的微笑都彷彿心臟被微微麻痺了般。
心臟頻率比平常稍快,就算浸在熱泉之中也是一樣,熱氣薰得雙頰發燙,旁邊的NOIZ抬起手掌,他淡淡說道:「可惜這個時候還不會下雪,不然白雪飄下來應該很漂亮吧。」
「啊啊,確實呢。」隨著NOIZ的視線往天空看去,偏灰的顏色,微寒的氣溫。他在內心咀嚼NOIZ所說的話語,想和自己一起看雪……。「你真的滿浪漫的耶NOIZ,好意外啊。」
「……囉唆。」
「哈哈哈。」
忽然感覺NOIZ把身體靠在自己身上,對方將臉轉向自己,和NOIZ目光相望,想著不會又要親吻了吧,NOIZ卻微微握緊了手。
「吶、蒼葉,送我戒指吧。然後我也送你一個。」
「……咦?」
「你可以……把我箍住,不讓其他人接近我。」

……什麼啊這種說法,好像自己多想宣示所有權似的。可是……無法拒絕,也不想拒絕。
蒼葉將身子往泉水裡再浸進去一點,並垂下了眼。「……嗯。」
而NOIZ微笑,感到十分高興般地將頭稍微湊近他的髮。

(完)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黑子跟火神角色歌同じバニラの風の中歌詞自翻譯 | top | 【DMMd】只是WORD寫不太順而跑去寫的短隨筆ノイ蒼>>>


comment

好甜呀~~~~
noiz真是令人可愛的小孩呀!!!
很喜歡你寫的DMMd文章~
  1. 2012/09/23(Sun) 17:22:22 |
  2. URL |
  3. Flaya #-
  4. [ 編輯 ]

Flaya<<
謝謝你XDDDD///
noiz太萌……哈嘶哈嘶……
這兩人怎麼寫都只是いちゃいちゃ的情侶真可怕……
  1. 2012/09/24(Mon) 14:03:33 |
  2. URL |
  3. FG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39-c725927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