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黒バス】正午時分(黑火)(R18) :: 2012/09/05(Wed)

其實這篇只是想寫寫看黑火H……
然後就寫了(咦
黑火真萌……><



「吶、黑子,你跟火神在交往嗎?」

事情的起緣便發生在中午時候,黑子剛從書包裡拿出麵包,將封口嘶地一聲拉開,緊接著肩膀就被拍了一下,班上一個同學靠在他桌邊一臉好奇地問。
黑子抬起頭來盯著對方看,眼神夾帶些許困惑。

「啊啊,不不不,沒有要打探你隱私的意思。」注意到黑子的眼神,對方趕忙解釋。「只是稍微感到好奇罷了,我對同性戀也沒什麼特別看法啦,只是別班有個女生好像對火神有意思吧,要我們辦聯誼時能不能邀邀看……但若你們在交往的話這樣也不好意思,所以才想稍微確認一下而已,沒別的意思。」
對方慌張地解釋原委,其實對於這種事他也不覺得有隱瞞的必要,黑子思考了會,開口:「……我的確跟火神君說過我喜歡他。」
「欸……然後?」
「火神君當下很錯愕的樣子,也沒正面回應,但是偶爾偷襲一下的話基本上不太會拒絕。」
黑子抬眼想了下火神當時的反應回答道。
「偷、偷襲啊……哇那就是在一起了嘛!其實本來你們兩個間就圍繞著某種說不出的氛圍,好像其他人難以介入似的。」
男同學笑著說道,黑子微微歪了下頭。
「是嗎?」
「嘛……就是那種感覺啦。有點那種……曖昧的。」他食指與拇指搓了幾下,黑子目光望過去並不是很懂,覺得對方大概是想表達曖昧的意思,同學頓了下繼續說:「啊還有……問這個或許有點難以啟齒,但其實我姊有時候也會塞一些同性戀的漫畫給我看……呃……你們做那個的時候不會很辛苦嗎?若是從後面的話……還有你們誰上誰下啊?」
「……」
「啊、如果很難回答的話就沒關係了。」
「……不是這樣的,實際上這種事我也不知道。」看著對方一臉不解的神情,他在對方張開嘴時同時說話:「因為我跟火神君還沒有過那種關係,所以並不知道。」

因為還沒有過那樣的關係,所以不知道。
他回答著。
之後由於火神進來教室要他去打球兩人對話因而終止,和火神君說了可是自己麵包還沒吃完,火神有些不耐地大聲喊著那就快吃掉,這種小麵包他一口就能夠解決了!
儘管如此還是在他面前慢條斯理地吃完麵包,火神一看見黑子將空袋折起後就將他抓去球場。
今天因為學校活動關係,全二年級包括學長教練都不在校內,社團活動也改為自主練習。

「你還真的除了傳球以外一概弱得可以哪!嘛、雖然相較一開始是有進步一點了啊。」
「是嗎?」
剛結束將近四十分鐘的練習,坐在社團教室的長椅上,黑子邊用毛巾擦拭頭上的汗,有些意外地看向火神。
「啊,稍微的啊。」火神往下撇過目光,微笑著說。「你那亂七八糟的投球進球率也比以前好了點,姑且算是還不錯吧。全新的黑子的籃球……對吧!」
黑子跟著微微笑了。
和火神君待在一起時總是如此。只要坐在火神君身邊就很安心。
因為知道對方會全心全意地相信自己。
不是單單的依賴而已,而是曉得就算踉蹌了,對方仍然會穩穩支撐著自己。
自己果然相當喜歡著火神君,他不由得想。

「呼!」
突然聽見火神吐了口氣並將上衣脫掉,黑子抬起頭來,火神把被汗水弄濕了上衣丟到了長椅上,開始用毛巾擦著身體。
黑子盯著對方的動作看,火神君的膚色比自己黑上許多,肌肉也比自己的結實勻稱,他不禁低頭抬起自己手臂看了看,再將視線投回火神身上。
或許注意到黑子的目光,火神稍微偏過脖子。「唔、幹嘛?」
「沒事,只是在想火神君的身材真的很好呢。好像是跟青峰君差不多的比例。」
「欸?是嗎?跟那傢伙差不多啊……唔哇!不要用手戳啊你!」
不知不覺就出手了,黑子微微縮手,看著火神被狠狠一嚇轉過身來朝自己大吼的表情……真有趣,於是又默默往火神腰上捏了一下,這回火神嚇到幾乎要跳起來,他背部靠著置物櫃緊張地瞪著黑子。
「喂!你……!!」
「火神君……你怕癢嗎?」
「才、才不是!只是你那種捏法……很奇怪啊!!」
「咦?我只是很普通地捏而已。」
說著他站起身來,朝著火神伸出手,光是這樣而已火神變往櫃子上貼更緊了,一副想要逃走的樣子……真的很有趣。
「黑、黑子……你想幹嘛……」
「搔癢。」
「什……!等、等等!哇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住手……黑子你這傢、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嗚、哈啊……」
結果火神整個人縮到地上去了,不知不覺演變成火神君躺在地上,撇過了臉痛苦地大口喘息,而自己……正跪在火神君的身上。
黑子凝視著火神的側臉,因為過度呼吸而潮紅的臉龐,以及笑得過度劇烈而溢出的眼淚。
………
黑子稍微沉默下來。
而火神氣憤地回過頭來,他艱難地動了動膝蓋。「黑子你這傢伙……!突然間在搞什麼啊?!」
「火神君。」
「……幹嘛啊?」
「我喜歡你,對火神君。」
「…………啊……?!」
這次臉上又漲起另一波紅潮,比較貼近害羞的那種。
對方表情依然是一片呆滯,他一直覺得火神君張著嘴巴的樣子蠢得別有一番趣味,可是這種時候不希望對方再逃避了。他直直望著對方的雙眼。
「火神君呢?對我是怎麼想的?」
「……啊……我……」
「火神君喜歡我嗎?」
「我……的話……話、話說為甚麼那麼突然啊你……!」
「請好好回答我。」
他微皺著眉,十分認真地說道,而火神則漲紅著臉緩緩動了動唇。
「…………喜、喜歡啦!這不是廢話嗎笨蛋!」
他火大地大吼,黑子聽著回答眨了眨眼呼了口氣般微微笑了。
「是嗎?……我很高興。」
「……唔……啊啊!那……我可以起來了吧……」火神別開了頭。
「還不行的。」
「啊?為什麼啊!」
「如果火神君也喜歡我的話,那就是可以的吧?」
「………啥?什麼東西可以?」
「火神君,麻煩請稍微閉嘴一下。」
黑子說,雖然用著敬語,但話語基本上可以說相當無禮。火神咬了咬牙,還是任命地閉上了嘴,甚至連雙眼也緊緊闔上了,明明沒人要他閉眼的,黑子見了忍不住在心底微笑,他湊下身,抬起了火神的下巴輕輕吻上。
「!!唔、嗚……!」
其實本來沒有打算深入的,以前到現在也是稍微碰一下就離開的情況居多,然而火神君都張嘴了……黑子於是將舌伸入火神嘴裡,舌尖碰觸著對方的齒列。火神君明明應該是跟很多人親吻過的,卻意外地對深吻很不擅長,才用舌頭逗弄幾下就已快要窒息似的,黑子稍微離開唇,看著面前的人說道:「火神君,請記得用鼻子呼吸。」
就算說了火神卻尚未能夠反應,他半瞇著雙眼微微喘氣,好幾秒過去後他才用手擦了擦唇。
「根本……就無法呼吸啊……!」
「可以的,請你用鼻子。」
「……黑子你,該不會接吻經驗很豐富吧?」
對於黑子的囑咐,火神瞇眼,頗為疑惑地詢問。
被這麼問了的黑子則盯著火神的臉。
「我並不這麼覺得,可能以前有開玩笑被別人親過,像火神君和火神君的師傅那樣,但比較起來經驗決不像黃瀨君那樣豐富。不過對這種事,我還是認為是火神君領悟力太差了。」
「什……!你……那你為甚麼對這種事領悟力就那麼好……?!」
「……」
黑子不禁微笑。他想火神君一定不會理解他無意出口的這句話是什麼含意,火神君真的有點……過份可愛了啊。
「……唔……你在笑什麼?」
「我果然……喜歡著火神君呢。」
「什……什麼啊!」
「那麼,請火神君再把眼睛閉起來一次,這次請記得呼吸。」
這麼說了以後,火神燙紅了臉,視線游移幾下即認份地閉上眼,眉頭不安地緊皺著。而黑子再次親上火神的唇,他輕輕含住對方的唇瓣,重複幾次接觸後便探進舌頭與對方舌尖相碰。或許是不甘處於被動,火神很快地開始與之回應,儘管來勢和本人一樣笨拙蠻橫,但勉強評定的話感覺還算不錯。他微笑著加深了吻。
漸漸地感受到對方的跨下變硬,他稍微抬頭,火神君自己大抵也發現了,他撇過了頭尷尬地咬住了牙。但其實自己也是,黑子突然想起在教室時那位同學問向自己的事情。
自己和火神君誰上誰下,因為還沒做到那種程度所以不曉得。
只是自己看著火神君會想欺負他,會覺得火神君很可愛,會想要親吻火神君,想要看他因為慌張失措而大吼大叫的模樣,會想與火神君在球場上相撞拳頭,想看著他接過自己的傳球然後意氣風發地灌籃,想知道火神君所有狼狽高興及可愛的樣子。
除了籃球以外,這樣想深入了解一個人還是第一次。
他沉默了半晌開口:「火神君。」
「!……唔我知道了啦,沒辦法吧這是生理現象啊,給我下來,我會一個人去廁所解決的……」
「不是的,我是想問我能夠這樣繼續下去嗎?」
「……哈?」他愣愣地張嘴。
不懂嗎……?黑子忍不住皺眉,他出聲解釋:「意思是,我想做下去……可以嗎?」
「……做……sex……嗎?」
「是的。」
「和、和我嗎?」
「不然火神君去和旁邊的椅子做好了。」

「…………唔……!」
他挪動了下嘴,撇開了目光,一副難以抉擇的樣子。「……難道黑子,你……知道怎麼做嗎?」
「嗯,知道,大概。」
畢竟有稍微在網路上查過。
而這樣回答後火神卻猛然將頭轉回來,臉上驚訝又不可置信。
「你……為甚麼……!」
「那麼來試試看吧。」
「等、等等一下!喂黑子……!你這傢伙別亂摸啊!!」忽然就被捏住乳頭,對方像很有興趣似地緩緩揉捏著,火神總覺得自己整張臉都將要熱起來。「說了住手……喂、哇啊!」
結果黑子卻將手伸向下方,一把將火神的褲子給拉下來,開始搓揉起火神的下身。
「哇給我住手!!就說住、手了……哈啊……」
「火神君,請別亂動。」
「不、可能的吧……!」
黑子停下手來,他看著火神輕嘆了一口氣,指腹惡意擦過火神的前端,火神因而微顫了下。
「火神君在這種時候真的很拖拖拉拉的呢,明明都這麼硬了,前面也稍微出來了,請看。」
他將沾上一點透明液體的手指放到火神面前。而火神沒有意外地羞恥地怒瞪著他大吼。
「那種東西才不用給我看!我自己知道啦……!」
「那我繼續了。」
「唔……!!」
不顧火神輕微的抗議,黑子繼續套弄起火神的那處,手指輕輕搓揉著分身前端,如此一來火神便即發出難耐的喘息,他往左撇開了頭,黑子於是湊過去親上火神露出來的頸項。
「唔……哈……嗯……」

……聲音。
黑子在心裡想著,又在對方脖子上親吻了下,手上並加重了力道。
「嗚、哈啊……!咿……嗯……」

……果然、很可愛。
他稍微抬頭。
「火神君………是你的錯。」

「……哈……啥、呃……哈啊……!」
只要手指擦過火神的頂端對方身子就會劇烈地顫動一下,包括反應表情喘氣全部都很可愛,自己這邊也快到了極限也說不定,黑子輕吸了口氣,將沾了對方透明液體的手指往火神的股間探進。
「黑子……?等、等等等等!我、我是被進入的那方嗎?!」
「嗯,因為火神君也不曉得該如何做不是嗎?」
「是……是沒錯……但是、咿……!痛、痛……」
黑子還沒待火神說完就將指頭壓入,火神吃痛地喊了一聲,抽了口氣他瞪向壓在身上的人。
「黑子你在搞什、咿、啊……!」
「請稍微忍耐一下。」
「………」
「……習慣了嗎?」
「怎麼可能啊笨蛋!」
黑子微笑,往內部又增加了一指,然後試著按壓著對方內壁,一這麼做火神又激烈地掙扎起來。
「你……別在裡面亂動啊喂!!」
「這是為了讓火神君之後能夠舒服,請忍耐,我自己也是在忍耐著的。」
「你又在忍耐什麼啊?!」
「……」黑子望著對方,湊近了臉親上火神的下巴。「……因為我喜歡著火神君,所以我在忍耐著,不過火神君是笨蛋,大概是不了解的吧。」
「……什麼……?」
黑子緩緩加進了第三根指頭,看著火神君的眉毛用力皺起,他又吻了下對方的喉結,一邊用單手解開自己的褲子,他抽出手指,彎腰將自身抵在後方入口。
「我……要進去了。」
「……真……真的假的、喂……黑子…、嗚咿!」
「火神君,請放鬆一點。」
「……那你……來試試看、啊、哈啊……」
「火神君夾太緊了……這樣我會很痛。」
「痛的是我吧!!!」
火神這一吼原來繃緊的力氣於是便抽開了,他在黑子一下進到深處時溢出一聲呻吟,黑子閉上了眼喘了好幾口氣,他輕聲開口:「全部……進去了呢,火神君。」
「這種、事、不要……嗯哈…、跟我、講……!」
「那我開始動了。」
「就說不用講、啊……!咿……」

他抱住了火神的大腿往前挺進,而火神將手臂擋在臉上遮住了眼,只有口中斷斷續續發出壓抑的呻吟混著喘息。其實自己是希望看見火神君更多表情的,並不希望火神君遮住臉,黑子流著汗默默想著。火神君原本痛苦的聲音逐漸變得甜膩了些,聽起來似乎是很有感覺的樣子,如果能看到臉就好了啊,就能更加確認了,他傾下身,親吻著對方掌心。
「火神君……請把手拿開。」
「……嗯……哈……」
「……請把手拿開。」
「……哈、嗚……噫……」
火神緩緩將手臂移到額上,他緊皺著眉頭微微睜眼,黑子見了不禁低下頭往深處撞去,看著火神失神地睜大雙眼,嘴裡洩出一聲又一聲的喘息,黑子咬住唇,火神君的這種表情真是……犯規了。
汗水沿著頸部滴到對方肩上,黏膜與體液相互接觸,感覺很舒服,無法確定火神君的感覺是否和自己相同,不知不覺鐘聲好像已離耳邊很遠很遠,他微微抬起下巴,和對方接吻著。
正午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中鑽進來,衣服和背部相黏著,而地上映出了相互重疊的影子。
黑子壓在底下人身上,重複輕碰著對方的唇。



隔天一早的晨練,火神被里子的眼神盯得背脊發毛。
「火神君你……昨天確實是有好好練習呢,不過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咦……?」
「是、是嗎……?」
「嗯……還有那邊的黑子君也是,你們兩個應該是一起練習的吧。不過唔……感覺比起練投或是對打……你們是一起做伸展嗎?腰部的?」
「……呃……唔……差、差不多吧……」
「唔……果然很奇怪啊……」

另外一邊,黑子也被日向學長追擊著。
在觀察黑子的動作一陣子後,日向皺眉走了過去。
「黑子,你昨天的練習量是不是太大了?好像動作有些怪異啊。」
「咦?是這樣嗎?並沒有……特別做什麼。」黑子一呆向學長回答道。
「這樣啊……其實火神那邊也怪怪的,剛剛看他一直下意識扶著腿後,問他怎麼了,那傢伙竟然回答說屁股痛,問他為甚麼屁股會痛後那傢伙也支吾著不肯回答。黑子你知道什麼嗎?」
「………非常抱歉,我對這件事……並不清楚。」
「是嗎?真奇怪啊……」
日向學長疑惑地喃喃唸了幾聲後即走開了。
黑子緊張地吞了下口水,並在幾分鐘後,聽見降旗和其他人談論著昨日中午社團教室好像有傳出奇怪聲響時,首次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嗆到。

(完)

======================================================

黑子「僕は火神君を、成功に押し倒しました。」
(パチパチパチパチ♪パチパチパチ)

火神真可愛……嗚……

然後順帶一提,我寫這篇的BGM是 "喔~瞎賊力賊~ 喔~瞎賊力賊~" 這首wwwwwwww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黒バス】a surprising lunchtime(黃青+黑火) | top | 黑子跟火神角色歌同じバニラの風の中歌詞自翻譯>>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41-a85acc1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