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黒バス】a surprising lunchtime(黃青+黑火) :: 2012/09/11(Tue)

內收!



黃瀨涼太推開店門,在門上的掛鈴銀鈴響起的同時,他呆呆啊了一聲頓下腳步。
「幹嘛啊黃瀨?快進去啊。」青峰說著,並不耐地往他身後踢了一腳。
而黃瀨哇地大叫一聲著踉蹌進了店內,跟在身旁的青峰關上門,才抬頭並也啊了一聲。

用完餐的客人擦過黃瀨的肩,掛鈴清脆的搖響聲再度徘徊在耳邊。
狹路相逢……或許不到那種程度。
他們往旁挪了步讓出通道,和坐在面對門口位置的兩人呆呆相望數秒。

「小黑子~」
趕在黃瀨興奮地喊出聲之前,青峰先一步往前走去。「哦,哲,火神!」
然後拉開椅子一屁股坐到火神旁邊的座位,他往後一躺將手往椅背後垂下,看向兩人道:「真沒料到會遇到你們哪——」
「這是我們這邊的台詞吧!還有是打算坐這裡嗎喂!」
「青峰君……還有黃瀨君,你們一起來的嗎?」黑子把目光轉向被青峰丟在身後的人,稍微感到意外地問。
「啊啊,在路上遇到那傢伙,他就擅自跟過來了。」青峰拇指往後懶懶比了下回答。
對這番話提出回駁的是黃瀨,他把包包在黑子旁邊的沙發座上放下,彎身坐下他偏開頭不滿地微鼓起嘴。「才不是!明明是小青峰問我要不要一起走的吧……」
「還不是因為你臉上一副巴不得跟來的樣子。」
「欸欸?!有、有那樣嗎!我明明就只有問小青峰要去哪裡而已不是嗎……?!」

於是兩人的位置就這麼定下來了。
外側,左右分別為青峰跟火神,內側則是黃瀨和黑子。
對黑子而言和過去的隊友一起吃飯並不會有絲毫芥蒂,除了餐桌會變得吵鬧而感到有些困擾而已。

靜默半晌,黑子拿起手邊的奶茶緩緩吸了一口後開口。
「……黃瀨君跟青峰君還是一樣感情很好呢。」
「咦!這叫做感情好嗎……?!」火神倒不以為然地轉向黑子,臉上十分錯愕。
和黃瀨還有青峰都有過一點交集,但自己在球賽之外,倒是還沒看過這兩人共同出現的樣子,嘛畢竟學校也不同……不過這個樣子,能叫做感情好嗎……?
火神一邊想著奇蹟世代果然難以理解的同時,自己跟黑子點的餐也送上來了。自己點的是豬排飯,特特特大碗的,黑子的則是……他抬頭望了眼,有夠小盤的炸蝦定食。
「就那點東西你還真每次都能吃得飽啊?」
他指著對方桌上的東西,不可思議地微皺起眉。
黑子將免洗筷外袋撕開,在桌旁刷了幾下去掉碎屑。「嗯。我才懷疑火神君的胃是用什麼做的。」

「哈哈,哲本來從以前食量就一直是這樣了。」青峰揚唇笑著說,手搭上火神的肩並將頭湊過去。「不過你也吃太多了吧?這份量是怎麼回事啊。給我一個。」
青峰邊說著邊逕自拿過火神持在手裡的筷子,夾了一條炸豬排起來,咬了半條走後再將剩下的半條放回去。
「嗯……還滿好吃的。」
「喂你……!」
「哲的也讓我吃吃看。」同樣拿走了筷子,把黑子已咬過一口的炸蝦咬掉三分之一再還回去後,他擦了擦嘴。
「唔,也滿好吃的嘛。」
「啊啊!跟小黑子的……間接接吻……!還跟小火神也……!」
「幹嘛啊黃瀨?你是女人嗎計較這個?啊服務生——我也要一份豬排飯,大碗就好。」
「問題才不是那個!小青峰根本完全不懂嘛!」
「吵死了,你要吃什麼啦?快點。」
「咦?那……我一個鮭魚蓋飯,也是大碗。」
被青峰逼迫著迅速點好餐點,看著服務生離開,黃瀨嘆了口氣,盯著對面的小青峰幾秒後又低下頭嘆了一聲。
「嗯?有什麼意見就說啊。」青峰往桌底下黃瀨的腿上踢了一腳。
「啊痛……!」
「說到意見,我也有一點的。」黑子稍微放下筷子,望向青峰開口。「青峰君吃我的飯是無所謂,但能夠請你不要吃火神君的嗎?」
「哈?……為甚麼?」
「……這樣火神君會吃不飽的。」
「才不會……!就幾口而已,你把我當成什麼了啊!」
火神出聲抗議,他總覺得黑子的講法好像把自己當成什麼稀有動物一樣。而黑子眼眨了眨,微微蹙起了眉。
「難道火神君很希望青峰君搶你的飯來吃嗎?」
「啊?這……也不是這樣……」
「喂喂這什麼說法,真失禮啊哲,我也不過吃一口而已。再說我自己也已經點餐了,還有你很常吃不飽啊?」他問向火神。
「才沒咧!」

在四人吵吵鬧鬧地聊著時候,青峰跟黃瀨點的餐點也被送上餐桌。此刻正聊到街頭籃球,火神和青峰都能算得上是打街籃長大的,一聊到這上頭自然相當投機,黑子那種球技別說對挑勝利,沒被一秒打得落花流水就是萬幸,因此不用說黑子不可能自己去打過,這樣說著的火神手腕一擺比向黃瀨。「不過黃瀨呢?應該曾經打過街頭籃球吧?」
「啊?黃瀨?」聽見火神問話的青峰則不以為然地瞇起雙眼,手中的筷子搖了搖。「那傢伙去打街籃?應該是忙著幫女人簽名吧?在他忙著簽名的時候別人早開始了,誰理他啊?」
「啊,對哦。模特兒也真辛苦啊……」
「小青峰好過份……!我也是有打過的!雖然後來真的是開始簽名沒錯啦……」
青峰完全沒理會黃瀨的回駁,筷子的尖端朝火神方向轉去,他饒富興趣地湊近過去。「說到女人,喂火神,你有喜歡哪位AV女優嗎?」
過於唐突的問題讓火神一嗆,嘴裡嚼到一半的東西就這麼卡在喉頭,他用力嗆咳著,順帶一提嗆到的人還有黃瀨,他痛苦地喝下一口茶,咳了好幾聲抬手抹了抹唇。
「小、小青峰為甚麼要問人家這種問題啊!」
「你那麼激動幹嘛?又沒在問你。」他不解地皺了下眉後便望向火神。「喂,是哪個,告訴我吧。」
「你……別突如其來問這種莫名其妙的問題啊!太奇怪了吧!」
「火神君不看A片不知道這些的,跟青峰君不太一樣。」
代替火神回答的是黑子,他把已不打算再動的筷子放到一邊,低頭用濕紙巾擦了擦手。
「喂黑子!」
「哦真的假的啊?那下次要不要來我家看?巨乳教師、制服女學生,看你要哪種的?啊,急診室系列的好像也有。怎麼樣?」
「啊……呃……啊……等、等一下!」
「小……小青峰……!」
「請不要這樣,青峰君,火神君很純情的。」黑子頗為困擾地望向青峰,開口制止道。
被黑子嚴厲說著,青峰則搔了下頭。「欸?是嗎?我以前也想邀哲看的,但哲都一副沒有興趣的樣子。」
「我的確是沒有興趣。」
「不對吧!重點不在對那個有沒有興趣,而是小青峰為甚麼要邀請人一起看那東西啊!而且為甚麼就不邀我啊?不……不對不對我也沒有想要跟小青峰一起看的意思……!」
「吵死了啊黃瀨,誰要跟你一起看A片啊,你就自己去旁邊自慰吧。」
「什麼啊那種超級過份的說法……況且那種話小青峰為甚麼能夠那樣平淡地說出來啊?!」紅著臉向青峰喊著,黃瀨抿了抿唇,嘆了聲還是決定放棄了朝向火神問:「這麼說來的話……小火神應該到目前為止都沒跟人交往過了?」
「這個、確實是沒有……等、等等為甚麼會討論到我身上啊!」
「哦,那kiss經驗應該也沒有了?kiss的。」
「不,火神君接吻經驗倒是滿豐富的樣子。」黑子說道。
「咦咦?真的嗎?」
「那種事才沒有……!」
「火神君不是跟胸部雄偉的金髮女人接吻嗎?」他轉過頭來盯著對方問。
「喂等下是指阿列克斯嗎?她是接吻魔啊!根本就那傢伙強吻過來的……!」
「哦哦真的假的!巨乳嗎?真羨慕啊……感覺如何?技術好嗎?」完全沒聽見火神前一句吶喊的青峰興致盎然地湊上前。
火神則打從心裡覺得莫名其妙地回頭對青峰喊道:「誰知道啊!才沒有什麼感覺!」
儘管如此依然被巨乳兩字拉去注意力的青峰只是低下頭,攤開兩手掌心意義不明地抓了兩下。
「啊啊,真好啊巨乳……有點羨慕啊……」
「……」
沉默下來,看著青峰的樣子黃瀨動了動唇,他撐著下巴略微偏過了頭。
「小青峰就算了吧,明明吻技那麼差的……根本就只會在別人口中橫衝直撞而已。還是不要想著去跟別人接吻比較好。」
「……啊?才沒那樣吧。」
「之前還直接撞上我嘴唇不是嗎?」
「……」青峰不耐地皺眉。「這樣的話之前就不要叫我吻你啊?莫名其妙。」
「…………!小青峰你真的……是笨蛋嗎?」

「……等等。為甚麼……你們……」聽著對話,終於發現總總疑點的火神張著嘴,忍不住來回指著兩人。「你們……互相親過了?為甚麼?懲罰遊戲……?」
「……啊……」
「喂,正好,火神你不是接吻經驗豐富嗎?你來評斷一下。」就算被指出來也不像黃瀨表現出任何驚慌的反應,青峰懶懶地向火神說道。
「啊?……評斷什麼?」
「接吻。」
「哈?……啥?唔哇、嗚!!」
對方沒有再多加解釋,或說懶得解釋,火神直接就被青峰拉了過去,嘴被強行吻住時火神腦內還一片空白,持續幾秒對方放開之後,火神的腦袋仍因太過震驚而無法回復任何思考。
「火神君!」
「小青峰……!」
「怎麼樣?」青峰抹了下嘴鬆手,望著眼前的人問。
火神呆呆地開口。「還……普通吧。」
「對吧,黃瀨。」
得意地一笑朝黃瀨方向看回去,然而對這已經超越各種能夠理解範圍的行為,黃瀨低垂著頭猛然站起身來,他用力拽過青峰的手腕。
「小青峰……」
「幹、幹嘛啊?」
「雖然一直知道小青峰是笨蛋……但是這次麻煩跟我過來一下。」
緊接著黑子便目送黃瀨強拉著青峰出了店內,他看了看被拉開又前後晃了幾下關上的店門,旁邊兩人留下來吃剩一點的食物,以及還處在呆滯狀態的火神君。
他低頭將目光停留在筷子上,忍不住拿起一根直直戳向火神的額頭。
「哇!……幹嘛啊黑子!」
「所以我說火神君總是太沒有防備了,老實說我現在有點生氣,旁邊黃瀨君跟青峰君留下的餐費都由火神君來出了。」
「欸……欸欸?!」



緊抓著青峰的手腕,黃瀨走過餐廳旁的兩間店面,他轉進便利商店旁的暗巷之中,蹲伏在裏側的貓立刻跳起,躍上牆面並消失了蹤影,黃瀨將青峰壓在用紅磚鋪成的牆上。
「欸?……搞什麼啊你……?」眉頭挑了一下,青峰愣愣地問,轉頭往旁看了眼,他皺起眉。「還把我拉來這種地方,有什麼話就快說啊。」
「小青峰……小青峰太沒神經了!」他咬了咬唇,抬頭瞪向對方。
被黃瀨抱怨著的青峰只能再一呆,困惑地瞇起眼。「……啥啊?黃瀨你到底突然發什麼神經?」
「……」黃瀨指頭掐進磁磚縫隙裡,垂下的瀏海擋住了眼,他抿緊唇瓣。「小青峰……我明明就對小青峰……說過的……」
「……說啥?」
「………我對……我喜歡小青峰你的!」
「哈?!混蛋……我不是早就叫你不要隨便對我說這個詞了!」青峰臉一熱,火大地抬腳踹向對方大腿罵道。
「嘶痛……!可是喜歡就是喜歡沒辦法的!」
「啊啊所以?那又怎樣!」
「竟然說那又怎樣……小青峰真的完全不懂嗎……!」

牆壁被砰地重重一拍,黃瀨再次將青峰堵在雙臂之間,耳邊傳來一聲喵叫,青峰看著黃瀨揪緊雙眉像快哭了似的臉,愣愣地動了下唇。
「懂什麼?」
「小青峰這樣子想著巨乳……還邀請小火神一起看A片,甚至去吻小火神什麼的……!我當然會吃醋啊!」
「……什麼啊?你在吃醋嗎?」
一連串強烈的控訴下來,旁人聽了甚至會覺得內容有些好笑也說不定,而青峰卻只恍然地張嘴,指著人問。
「……啊啊——!真是的……」
完全地被打敗了。在小青峰的遲鈍上。
他緩緩蹲下了身子,雙手抱住了頭。
「理所當然會吃醋的吧!因為我喜歡小青峰啊!所以會希望小青峰只看著我一個……!」
「啊?這怎麼可能啊?我每天一定會看到不同人吧,又不是瞎了。」
「不是這個意思啦!是指在愛戀的方面上!愛戀的!」
「……哈?」
「……」
黃瀨微微放下手,抬頭望著面前呆呆發出一聲疑問的人,眼神已透露出些許的無言以對。
自己為甚麼會喜歡這個人呢?他不禁想著,想了很多很多遍了。
因為覺得小青峰很厲害,打籃球的樣子非常帥氣,雖然嘴巴上對自己很過份行為上卻依然很溫柔,會由於自己要求而不耐地陪著自己練習到很晚,是自己的憧憬……然後不知不覺目光就一直追隨著對方了,想離開也辦不到。
儘管是個我行我素又遲鈍愚笨還很過份的人。
他手足無措地用雙手撥亂了自己的頭髮,無奈地站起身來。
「……至少……我不希望小青峰去親吻我以外的人。」
「幹嘛啊?你還不是會跟其他女藝人接吻,我都沒在意了。」
「有時候是拍攝必要,可是我基本上能拒絕的都拒絕了!而且我反倒希望小青峰能多在意我一點,能對我表現出吃醋的模樣……」
「啊?那種事我才不會做。」才說完又望見黃瀨一副控訴的模樣,青峰一窒不耐地搔了搔頭。「……知道了啦麻煩死了,別親就是了。」
「還有,也希望小青峰……不要再拿那些巨乳寫真集跟A片自慰……」
「你在說什麼鬼話?那我要拿誰自慰?」
「我的話、可以啊……!」
「啥你腦袋有問題啊!」青峰怒罵著,要是手邊有什麼東西一定會立刻拿起來朝對方臉上甩去。「你有哪裡可以讓我想像的!」
「可是小青峰會因為我吻你而硬起來不是嗎!」
「什……!那是廢話吧!生理現象啊白痴!」
「那就可以了不是嗎!」
「放屁兩者才不一樣!不然你也想像我來自慰試試看啊!」
「…………我……是……想像過……了啊。」
黃瀨低頭難為情地撇開了臉,與之相對的是青峰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會吧你這傢伙……!在你腦中的我是什麼樣子啊!給我把畫面消去啊混蛋!」
「因為我喜歡小青峰啊沒辦法的吧!話說實際上也跟小青峰做過了不是嗎!小青峰的堅持我完全無法理解……!」
「那是兩回事!就算做過了我也不想當你性幻想對象啊白痴!」
「為、為甚麼會變成在吵這個啊……?!一開始我只是希望小青峰不要那麼遲鈍而已啊!」
「哈?我到底是哪裡遲鈍了啊?」皺起眉頭,重複被黃瀨這樣唸著,他頗為不爽地開口。
而黃瀨不甘地咬唇,他暗暗思考著,到了這個程度還不明白的小青峰只可以說全部都很遲鈍……!他出聲道:「跟小火神親吻這動作本身就很沒有神經了不是嗎?」
「那也是因為你說我吻技差我才想找人評斷的吧,被你那樣講有夠令人火大!煩死了為甚麼我非得接受你的質問不可啊?臉給我靠過來!」
「咦?」
沒有等待對方的耐性,他索性抓過黃瀨衣領,另一手壓住對方的後腦歪過脖子用力吻上。黃瀨連驚呼的時間都沒有,對方的舌頭已胡亂潛入自己嘴內。
光一整排的驚嘆號已不足表達他內心的驚訝,他瞪大雙眼,而視線前方小青峰的睫毛微微眨動著。
舌頭跟嘴唇都好柔軟……
儘管動作粗魯得可以,毫無技巧可言,但只要想到是小青峰的舌頭,心臟就忍不住怦怦狂跳不已。
這樣子……主動纏住自己舌頭的小青峰……
臉龐變得有些發燙,黃瀨微微喘息,垂眼瞄著努力親著自己的人。

忽然對方停下動作,黃瀨唔了聲,青峰便離開了些許距離,手揪著他的領口挑釁地看向黃瀨。「哼哈……不是說我技術很爛嗎,那下面把我抵住我的東西是怎麼回事?說明一下啊?」
「……好……好開心……」
「……哈?」
「小青峰竟然主動吻我……唔啊……真的好開心……」
黃瀨垂著眉,萬分感動地喃喃。看見對方這副模樣,青峰愣了愣一臉錯愕。
「喂,等一下……你腦子真有病啊?」
「我果然……喜歡小青峰……」
然後眼淚啪地一下落下來,似乎連黃瀨自己都嚇了一跳,他抹了抹眼淚,抬起頭來便一把抱住了呆愣在面前的人。「嗚果然……超喜歡小青峰的……!」
「……喂、喂喂你哭屁啊!還有不要把鼻涕抹在我身上!給我滾開……!!」


在這邊吵吵鬧鬧的同時,另外一頭黑子的火神已然結完帳並往與他們相反的方向走去。
在被黑子強迫吞下離去兩人的飯錢,火神無奈地將錢包收進褲子口袋裡,他低頭搔了下腦後,瞇眼覷向身旁的黑子。
「喂,黑子,你還在生氣啊……?」
「沒有,只是稍微有點不太高興而已。」
黑子平靜地回答。
只是語氣裡隱隱的怒氣對火神而言卻是顯而易見,這樣的狀況反而讓火神難以自在,他轉開頭抓了抓前額,便再次回頭將目光轉向黑子。
「喂你這樣就是在生氣吧!又搞不明白你到底在氣什麼!你至少讓我知道該怎麼做吧!」
「這樣的話,」他停下步伐,澄藍色的眼瞳直直盯住火神的雙眼。「請火神君彎下身來一下。」
「欸?幹嘛?這樣嗎?」
邊問著他邊稍微傾下身,黑子看著他左右搖了下頭開口:「不對,再更下來一點。」
「噢……這樣?」
緊接著黑子抬起頭即將唇疊上對方的唇,大概不到兩秒的時間就離開了,他對著幾乎石化的火神緩緩說:「這是消毒。」
「……什……什、什麼意思啊!」
「請火神君自己思考。」
「什麼啊你這傢伙……!」
火神激動地喊著,跨步趕上先一步往前走掉的黑子。手背抹了抹嘴,午後炙人的陽光落在頸後,火神不禁抬手抓了下胸口,皺起眉,為著忽然加快的心跳速度感到困惑不解。

(完)


========================================

乾……這篇有夠長……
第一次寫黃青,總覺得有點難抓><青峰發病前後個性差有點多……讓我一直去思考黃瀨對青峰的各種反應到底是如何(艸)
這篇我原本只是想寫青峰隨便地抓火神來親然後旁邊兩人的反應而已,結果就不小心變成這樣了(爆
下次想寫寫黃瀨跟青峰one by one看看,果然還是更喜歡寫感情戲XDDDD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DMMd】My brother, your pajamases.(ノイ蒼) | top | 【黒バス】正午時分(黑火)(R18)>>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42-2d02b68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