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Mink生日官方賀文自翻譯 :: 2012/09/27(Thu)

祝Mink生日快樂XD!
官方網頁點這→

我流翻譯下收。
還是一樣有調換一下語順,Mink的講話方式弄得我好累(爆
這次也請大家多多包含XD

然後Mink嗎幾虔誠信徒wwwwww






此次邁足踏入這個家中,不由得感受到了些許的不協調感。
對於自己仍然活著的這個事實。

自從再次踩上足底下這片地以來,其實已經過了不少時間了。
然而,從外出的地點回來,一推開玄關的門之後,就幾乎是瞬間地,我因為那份違和感而停住了步伐。
這份感覺大概,是因為至今還未能接受自己已回到故鄉這現實。
這個家是在發生那起不幸事件之後興建的。自那以後便立即遠渡碧島,就那樣將房子空置了好長一段時日。
時隔多年後再度返歸時,相當熟悉的空氣和味道便從敞開的家門的縫隙中靜靜地流淌出來。

於腦內徘徊,如今仍未褪色、過去的記憶。
並非自己誓言復仇時那些殘酷痛苦的記憶,而是和家族及同伴一齊歡暢笑談時那些平穩柔和的片段。

令人懷念的氣息那之後便一直在這家中流轉。大概由於牆壁及天花板,甚至家具的角落都好好沾染著那份味道吧。
被比記憶更深刻濃重的味道包圍,彷彿像被這個家迎接著似。
和從自家離開那時的記憶相同,毫無改變。
簡直像時間在此停住般。
實際上,這個家的時間在過去確實停住了。
而打開了這扇門後,時間因而再度開始稍微地往前推進。
無法曉得這樣到底是好抑或是壞。
只是,空氣的感覺並不像在拒絕著自己。
多多少少地,我想自己應該沒弄錯才是。

一在床上坐下,底下彈簧的吱軋聲便微微響起。
緩緩地,我在床上橫躺下來,吐出一口氣。

胸口的東西對上將室內點亮的微暈燈光,影子因而在周圍四處搖曳。
在我胸口閃爍的那光芒,是個稱作冰晶的東西。
之前被問起生日便回答了以後,今早那傢伙就遞來了這個東西。
原本完全忘記今天是自己生日這件事,結果因為這緣故便這麼想起來了。
話說回來由於一直覺得生日什麼的怎樣都無所謂,收到後不由得深感這真是個深刻而誠心的東西啊。

這石頭的名字是第一次耳聞。
試著調查了下到底有什麼意義,卻得知好像是最近才發現的東西,除此之外並沒能得出其他特別詳細的情報。
知道的只有,這是個在這個時代被發現,充滿謎團的石頭而已。
換句話說,就因為是個未知的寶石,據說或許埋藏著什麼新的可能性的樣子。
或許會對這個世界投下什麼訊息的樣子。

那傢伙是了解這個含意和起緣,才因此給我這石頭?
不對,應該沒這種事。
因為是那傢伙。絕對只是「不知怎麼地覺得這個最好啊」這種程度的原因而已啊。
儘管如此……

「新的可能性、嗎……」

一旦低聲呢喃,便即感受到了和自己並不合適的異質的響聲。
新的可能性即意味著,嶄新的生。
被那傢伙挽留住,本該讓他結束的生命便這麼牽繫著如今。
結果真的是活著會比較好嗎?
這問題自也涵蓋著今後繼續活下去這件事。

聽見振翅聲響我將視線投去,而原本停在椅背上的鳥便即飛了過來。
在我的肩上停住後,牠抖動了一下身體。

『那寶石就是你收到的那個東西?』
「啊啊。」
『相當適合哪。』
「……嗯?」
『話說起來,新的可能性是意指什麼?』

就連自己也沒怎麼去意識的呢喃被對方細聽到,我橫過了眼看向鳥。

「你聽到了啊。」
『因為你在呢喃著以你來說幾乎不曾去說的事情的緣故哪。』
「嗯。這個石子本身帶有的意思的樣子。」
『這樣啊……』

鳥的語尾別有深意地上揚了。

「怎麼?」
『想問問看從以前就一直想詢問的問題,可以嗎?』
「啊啊。」
『是稍微過去的事情了……。那個時候,為何要碰觸蒼葉?』
「那個時候?」
『在Platina.Jail的事。你碰觸了在沉眠中的蒼葉的頭髮對吧。』
「……啊啊。你那時也在啊。」

想起來有這回事了。
要闖去Oval Tower的前夜。
確實是碰觸了在沉睡中的蒼葉的髮。

「你認為是為甚麼?了解嗎?」

試著反問了對方。
因為曉得機械無法理解人類性情化的想法,之所以才問的。

『唔嗯……』

鳥嘴裡洩漏出沉思般的哼聲,左右搖了搖頭。

『我時常會見到Mink在祈禱的畫面,所以推測著是否跟那有所接近。』
「……祈禱?」

不明白這傢伙在說什麼。
碰觸頭髮和祈禱是有哪裡相似?

「是什麼意思?」
『那個時候的你對蒼葉抱有何種感情,我並無法那樣準確地斷定。但是,對神祈禱即是為了求取救贖、請示慈悲、揚讚對神的愛與感謝對吧?』
「以定義來說的話並沒有錯哪。」
『對你來說,蒼葉是和其他人站在不一樣位置的存在。這只要看見你對待蒼葉的態度就曉得了。』
「…………」
『直到最後都不讓蒼葉看見你的真心也是因為你有你的顧慮對吧,但只有那時候卻不是那樣的不是嗎?』
「所以?」
『只是相反來思考看看而已。就算只有一點也好卻也到了能讓你產生那樣破綻的程度,那麼我想你應該對蒼葉有什麼情感吧。』

……自己過去似乎稍微地,侮辱了叫做allmate的這東西了。
一直認為反正是機器所以無法理解人心,然而卻不是這樣一回事的樣子。

『你會到那般程度不由自主地做出那行為,可以說和你本身對神祈禱的行為相同吧。』
「……明明是副機械,嘴巴卻是個達者啊。」
『只有門面的話就不可能做你的allmate了吧。』
「……哼嗯。」

我嘴角不禁露出了些許笑意。

「的確,我是感覺那傢伙和我有著相同的氣息。我抱持為了死而生存的矛盾,而那傢伙明明不期望著卻擁有相反的人格,依抱著導出破壞的宿命。」

只能這樣生存著。
看出那傢伙的這想法,所以覺得同感也說不定。

我自己,雖然不對於死和復仇的決心有任何猶豫,但也不認為那就是正確的。
我能為了一族做的事也只有這樣而已。
其他的道路什麼的對我而言並不存在。

但是,那是我個人的事情。和那傢伙無關。
實際上也只打算把那傢伙當作我達成目的的棋子用完即捨而已。
雖然是這麼想的,然而腦中的某處卻又一直浮現不應該讓那傢伙死去的想法。
儘管感覺是和我相似的存在,卻又和我不同。
自同時抱有生及死兩面的那傢伙之中,找出了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可能性的緣故吧。

對我們一族而言,所謂的死並不是那樣令人恐懼的東西。
由於自幼便被不斷教導著,往神的地方前進的旅行即為一死之意,於我們而言死和生是同等令人尊仰的事。

是因為這個的緣故吧。
對潛伏在那傢伙體內破壞性的人格,感受到了某種神性。
將所有事物跨越斬除而突破前進,那般純粹的強烈的自我。
和我相似卻,不同。
那傢伙是將死而操之在掌心的。

『現在也是這麼覺得嗎?』

如今,是否也覺得那傢伙和自己有相同的氣息。
這回答連思考都不必。

「那傢伙克服了他自己心中的矛盾啊。該說那傢伙也許比我還要更加厲害哪。」

我混著輕微的笑意說道,而鳥則看似沒有回答的打算,牠將翅膀往兩旁擴張開來。

『……唔嗯。雖然試著問了不少,但果然這話題對我來說還是過於艱深了啊。』
「是嗎?」
『啊啊。你和蒼葉的關係,我還是不太能了解。』
「就像那塔崩毀的時候,身為allmate的你特地回到我的身邊一樣的意思哪。」
『什麼意思?』
「不明白的話就算了。」
『?』

對鳥像不可思議似地傾過頭的樣子,我則稍稍地上揚起唇角。
這傢伙意外地很像人類。本身卻沒有自覺啊。

若是過去的話,覺得allmate沒有那樣的必要的話就會一腳踢除了吧。
但若現在的話……。

談了很久的話正打算休息一下時,門的另一邊傳來了踏過走廊的聲響。
腳步聲停下來後,緩緩地門被打開了。

「Mink。飯做好了喔。」

將目光轉向自門縫偷覷的那張臉,我從床上撐起身子。

「啊啊,現在過去。」

從床上下來後,鳥拍著翅膀在我肩頭上停下。
就這樣地,我往門的方向踏出步伐。

生與死的共存。
跨越過這份矛盾的人身上,有著拂過青空的澄風般、純粹的氣息。

現在,尚未對持續走向生的道路一事有任何感觸。
也未瞧見喜悅的光芒。

但是……
首先還是打算將腳尖浸浴在那,自門縫流露著,往餐桌方向指引的橙色暖光之中。
為了觸碰必定存在那裡的溫暖,沉浸於那透明純粹、恍若微風般的氣息。

===================================================

深深覺得Mink根本篤信蒼葉教XDDDDDDDDDDD
然後真想看mink跟蒼葉更多的互動啊……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黒バス】列車上(黑火) | top | 【黒バス】獨言(黃青)>>


comment

喔喔喔翻譯!!!!!!!!!!

蒼葉教XDDDDDDD
真的希望能看到更多互動啊......這篇的MINK根本是感情釐清中吧唉喲XD
  1. 2012/09/28(Fri) 14:59:00 |
  2. URL |
  3. 江裔 #-
  4. [ 編輯 ]

對啊內心戲居多XDDDDD
雖然蒼葉只有一句台詞,不過TORI太帥了!><
  1. 2012/09/28(Fri) 15:19:14 |
  2. URL |
  3. FG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46-d915905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