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黒バス】好きで、好きで…(黑火)(R18) :: 2013/01/25(Fri)

呃……沒有細寫到進入算R18嗎???(欸
不曉得我寫多久了XDDDDDDDD(有夠混



已經第八天了。
火神大我想。
自從上次和黑子sex……以來。
……在學校倉庫後的草叢裡不小心和黑子做了。契機是因為什麼……他追憶著,和黑子最後留下來把教練準備的一箱訓練用具搬回去倉庫放好,見到黑子頭髮上鋪了一層灰塵,忍不住就伸手幫對方把灰塵撥下來。
這傢伙意外地對這方面相當不在意,一直以來過分誇張那頭剛睡醒的頭髮也是。
「吶,頭上沾到灰塵了啊。」
他說著,手順便將他亂掉的髮也一併整理了,然而對方卻像略驚了一下似地抬起頭來。
「……火神君……」
「嗯?你啊,明明看起來一副細心的樣子,卻對小地方一點也不在意啊。」疑惑於對方的反應,他挑了下眉頭說道。
「……是嗎?」
「啊啊。你看,」他抓起黑子的袖口,手指蹭了一下。「這邊也翻起來了吧,明明總是弄得很乾淨似的,小地方卻常常沒注意到啊你。」
「……」黑子抽回被握住的手腕。「火神君也是吧,平常明明不會去在意那些事情的,對別人卻觀察得特別仔細嗎?」
「唔……也不是那樣——…」火神偏過了頭,摸了把頸子,他動了動嘴。「該怎麼講……喜、喜歡的人的事情,本來就會比較注意吧?呃——唔……」
臉龐有點熱。說這種話實在是有些難為情,然而等察覺時就已講出口了,他撇回頸部,偷瞄向對方的臉,卻發現對方整個人卻蹲在地上了。
黑子低垂著頭,抿了抿雙唇。
「真是的……火神君是在誘惑我嗎?」
「欸?為甚……才沒有——…」
「講那樣的話,根本就太犯規了。」他重新站起來,抬頭直直盯著對方。
「咦……欸?什……」
黑子伸手輕輕揪住了火神的領口,仰起了頭。「請問可以親你嗎?」
「欸、為——」
沒有等火神的回答,黑子便壓過他的頭吻了上去。就算已經很多次了還是無法習慣,只要被黑子親吻了心臟還是會跳得像要撞破胸膛似地,心裡吐槽著這傢伙根本就沒等他回答,然而在越來越加重的深吻中意識也跟著變得模糊了,集中到下腹的熱度昭然若揭。他用鼻子悶哼著,想要接吻,可是又想要逃離這種心臟快爆破開來般的強烈感覺,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不知道,不明白……黑子的吻落到了下顎,他遮著嘴喘息,然後猝不及防地雙腿之間便被碰觸了。
「噫……!別隨便亂摸!」他驚呼一聲,怒瞪著對方大罵。
「火神君已經站起來了呢。」
「別講出來啊!」
黑子把手貼著火神的胸口,而火神則感到極度難為情地別開了臉。黑子抬起身來吻著火神的唇角,微紅著臉開口:「我也是一樣所以……要在這裡做嗎?」

……因此便這麼做了。
現在想來還是覺得難以置信,又是學校又是在外面……儘管那邊本來就人煙稀少,然而還是有可能被誰撞見。火神用力搔了搔頭,皺眉嘆了聲,總感覺似乎被牽著走了。
原本就曉得黑子很強勢,可是三番兩次順著情勢被撲倒,尤其還沒顧場合,怎麼想都覺得這情況不對勁,雖說如此自己確實也想做,所以才無法拒絕的。
瞇起眼,他抱住了頭反省著。
而不清楚是否因為那次事件的緣故,這七天以來自己就沒再和黑子做出任何超越界線的舉動,連擁抱或者接吻都沒有,就連接觸的機會也變少了……老實說,有點寂寞。稍微地。
已經七天了。
喜歡……黑子。察覺到這件事時似乎已經有些晚了,大概在被對方說喜歡後才漸漸有自覺自己是喜歡那傢伙的。覺得那傢伙有些時候的樣子似乎……有點可愛,又相當地厲害……帥氣。
不自覺看呆的情況……也有。
火神瞇眼,低下了頭。……想起對方壓住自己的手掌,強硬地吻住自己的唇,難得炙熱的吐息,以及口中說出的話語。
『火神君如果真的要抵抗的話,應該輕易地就能把我推開的吧。』
說著這句的同時,直直盯住自己的雙眼,然後是落在耳下的吻。
『火神君,真是會逞強呢……請看,前端已經很濕了喔。』
火神咬著牙,緩緩將褲子褪下到臀部的一半。
『一直從尖端不停地滴下來呢,火神君……我明明完全沒碰那邊的,為什麼呢?』
下巴會被沿著弧線親吻啃咬,他把鼓脹的那處從繃緊的內褲中掏出,慢慢地開始上下套弄。
『火神君……胸部也很有感覺的樣子。別捂著唇,請好好發出聲音來。』
「啊……哈啊……」
手指探進衣服內,比記憶還要熱的指腹揉搓著乳首,另外一隻手則沒有停下地搓弄著下身。
好羞恥……可是停不下來。
記憶裡黑子有時會將舌頭探進耳闊,就算自己推拒著發出喘息,腦袋卻會被強硬地捧住。
『……這邊也很有感覺嗎?』
邊被炙熱地詢問著,下體邊被熟練地撫弄。
火神胡亂地搓著乳首,緊低著頭粗喘,印象中的黑子會用指腹摩擦自己的前端,在自己快要忍耐不住而顫抖的時候緊緊壓住自己的出口。
『火神君……快要射的樣子呢,但是請稍微再忍耐一下,會讓你更舒服的。』
眼皮、鼻樑被重複親吻著,火神急促地喘息。
「……黑、子……」
手上的速度也跟著變得急促,他閉起眼。
「呃……噫……」
『我喜歡火神君。……火神君喜歡我嗎?我想聽火神君的答案。』
「……喜歡…………嗯呃、…哈啊……哈……」
精液在手中釋放,火神垂下了眼簾低喘,抽起了好幾張衛生紙將手及下腹擦拭乾淨,他舉起手掌,望著幾秒後嘆了聲掩住了臉。
結果竟然——想著黑子自己用手射了……
他挫敗地揪住頭髮,也不過才七天而已,果然是這幾天似乎被黑子迴避的緣故嗎……不對,也不算迴避,只是黑子不像平常那般自然地靠近自己而已……。
騷亂了頭髮,他把內褲和褲子拉上,起身將衛生紙團丟進角落的垃圾桶內,剛想要把衛生紙盒還有弄亂的床舖整理整理時,門鈴同時響起了。
往門口瞥了眼,他走出去開門,還猜想著是寄送包裹嗎,一打開門便被狠狠嚇了跳。
「黑……黑子?!」
「是的……為什麼火神君要這麼驚訝?」
「呃、欸……那是因為……呃、沒事。」
總不能說自己前一刻還在想著對方那個……火神相當尷尬,移開了視線,想到房間垃圾桶裡還殘留著證據,不禁一瞬難以面對黑子的臉。
「說、說起來……你為什麼突然過來了?」他瞄向黑子的臉問。
「並不是突然。我還發簡訊給火神君了,問著我會順道經過,現在去你家你可以嗎?結果火神君一直沒回覆,所以我就直接過來了。」
「啊……是嗎,抱歉,我手機開靜音……」火神偏過頭撓了下後頸。那是什麼時候傳的簡訊啊,該不會是剛剛自己正在……的時候……
黑子抬起臉來,眨了下眼。「火神君現在不方便嗎?這樣的話我就回去了。」
對方說完後輕輕點了下頭,見黑子轉身要離去火神忙抓住他的手腕。
「那個……!」
「……?」
「也沒什麼不方便……如、如果要進來的話……」
「?」黑子困惑地歪了下頭。「那麼我就打擾了。」

於是便讓對方進來了。
讓黑子坐在沙發上,火神搔了搔頭。「結果你……是為什麼而來啊?」
「嗯?」被這麼問的黑子抬頭瞧向火神的臉。「只是單純想來所以才過來的而已,這樣不可以嗎?」
「並不是一句『這樣不可以嗎』吧……!你還真是個相當我行我素的傢伙啊……」
「是嗎?」
「就是吧!一般來說都有個理由吧?突如其來地——」
「因為稍微想見到火神君的臉。」
黑子由下往上盯著火神這麼開口說道。
………
和對方相望,一瞬間想說的話全都說不出了。
啊啊——真是夠了這傢伙……火神想著,臉上的熱度一下升到頭頂。
他別開了頭,手搭住了頭頂。「你真的是……讓人害臊的傢伙啊。」
「是這樣嗎?我倒是認為火神君才是令人害臊的人呢。」
「哈啊?為什麼啊?」
「不是會很平常地說出一些很噁心的話嗎火神君?」
「才沒有噁心咧!很噁心的話像是什麼啊?!……等下還是算了,你還是不要講好了……!」
黑子臉上浮現一抹微笑。
不曉得對方在笑什麼,想著果然是個讓人搞不清楚的人啊,火神在旁邊沙發上坐下。
「然後呢?既然來了,要一起做什麼嗎?」
「欸……?!」
黑子張大了眼,用很訝異地目光望向火神。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一下子那麼驚嚇,火神愣了愣開口:「怎麼了……?想說一起看個籃球DVD之類的……?」
「……是DVD啊。」看見對方輕吐了口氣小聲唸了聲,接著站起身來。「不用了,我打算要回去了。」
「咦?已經要回去了?不是才剛來的嗎……?也可以再待一下的吧。」
「沒關係的,我本來就是打算見到火神君之後就回家的。」
「啊,是嗎……」火神看著對方呆呆地回應。毫無預警地來別人家裡,又突然地說要離開,所以才說這傢伙根本就我行我素過頭了。心中不由得這麼想著,卻在對方揹起包包時手一下拽住了黑子。
沒有經由思考就不自覺地伸出手來了。
幾秒後才意識到自己的舉動,火神慌忙地鬆開手,嘴巴訥訥地動了動。
「呃、那個、也不是……怎麼說……我也想多跟你在一起一下所以——…那個、留下來、呃也不是……」
火神低頭搔著額,聲音小了下來,他尷尬地重新抬起視線,面前的黑子卻深深垂下了腦袋。
「火神君……」聲音沉沉的,像在拚命地按捺住什麼。「我這一週一直在稍微……反省著。」
「……咦?」
「上次不小心在學校裡把火神君壓倒侵犯的事情……一直在反省著。」
「不要講得那麼白!」
「雖然是火神君說了那麼可愛的話的錯,可是就在學校的外面,沒能好好忍耐住,我還是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有些驚嚇,當天回家後其實一直處在輕微呆滯的狀態。」
「喂喂,被上的是我吧……為什麼卻是你一副被害者的樣子啊?」
「……所以這一週以來,我便稍微和火神君保持了一點點的距離,看看這樣子我能不能冷靜一點。結果似乎是造成反效果了。因為一直沒能碰觸火神君的緣故,反而變得很想見火神君……」黑子停頓了一會兒,抬起頭。「結果見了面以後又更想碰觸火神君……想接吻,想擁抱,想把火神君壓在身下,請問我該怎麼辦才好?」
他盯著火神的臉,認真地在苦惱的模樣。
這……是要自己怎麼怎麼回答?火神唇瓣開了開。「這種事情……別問我啊……!」
黑子皺起了眉,責備似地望著他。「能不能請火神君不要越來越可愛呢……我有點困擾。」
「才沒可愛!我可是190公分的男的!」
「但是從我的眼睛看來卻是非常地可愛。剛剛也是,正因為覺得不妙所以我才想要離開的,火神君卻說希望我留下來這種話……該說高興嗎,又很困擾。」黑子蹙著眉,低下臉說著。「我這樣會越來越喜歡火神君的。」
「……」火神微微別開脖子。這是什麼啊……到底是抱怨還是告白,在心底默默吐槽著,從熱度上的感覺來猜自己此刻的臉應該已紅成一片,他抿了抿唇。「也、也沒什麼關係吧……我也是一樣……吧,越來越喜歡什麼的。想見面……之類的心情也是一樣所以……」他吞下口水。「既然如此就儘管喜歡過來吧……!管你想做什麼的,那就做吧。終歸是上了同一條船,就算你怎麼了我也會在旁邊陪著你的。」
「……好帥……好像又一次喜歡上你了,火神君。」
黑子呆了呆開口。
火神則尷尬地抓了下頭髮。「是……是嗎?哪裡啊……?」
「不過,儘管喜歡過來是哪來的用法?美國的嗎?還說上了同一條船,火神君的確是個講話很噁心的人啊。」
「你剛剛不是才說很帥的嗎……!」
黑子微微笑了。「所以,火神君的意思是就算現在我想對你做什麼都無所謂嗎?」
「等……也不全是那樣……」
黑子用手拽住火神的下巴,將火神的臉往下壓,他手繞過了火神的脖子親上了他的唇角。
「火神君,我喜歡你。」他輕聲說,啃咬了下火神的唇。
「……唔……!」感覺到對方手在摸著自己下身,火神慌忙壓住對方的手。「等等黑子!我才剛發洩過了所以還不行……!」
他慌張地喊道,黑子則愣了一下般頓下了動作。「咦?發洩過了是什麼意思?火神君在我來之前在這裡自己撫弄過了嗎?」
「…………當然不是在這裡,在……房間。」
「咦?真的?火神君想著我自慰嗎……?」
「………抱……抱歉……。」
黑子強制把火神偏到旁邊的頭轉正,對方臉上的表情可愛到讓他想就地侵犯對方,而他也照著心裡所想的而行動了,將火神君壓到了沙發上,手掌探進對方衣衫內。「……真是不可置信呢,火神君竟然會做那種事……可以請火神君別這麼做嗎?」
黑子把項鍊撥到旁邊,咬著對方的鎖骨上方。
「所……所以說對不起……哈咿、別碰那……!」
「因為想著我射過所以很敏感嗎?如果火神君下次要做那種事請在我面前做給我看。」
「怎麼可能做得出來啊笨蛋……!唔……」
黑子封住火神的嘴。
實際上說不願是騙人的。自己其實很高興。非常地高興。
能遇見火神君,能同樣被相信著。

「……喜歡上火神君真是太好了呢。」
稍微分開來,對方的唇微微張開著。黑子很輕很輕地說著,用幾乎聽不見的音量。
唇然後碰觸在自己的「光」的額上。

(完)

=====================================

我覺得黑子真是個難搞的人XDDDDD
不過會說著損人的話一邊又在心裡覺得火神君很可愛的黑子真可愛!
因為火神主動而呆住的黑子也可愛!
彼此都像小動物的黑火真是可愛!
黒火ちゃん幸せするように^//o//^

要開始趕稿啦><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DMMd]ノイ蒼小說本《I love you because of who you are》試閱 | top | 【DMMd】メリークリスマス:Frohe Weihnachten(ノイ蒼)>>


comment

好可愛的黑火(艸)好喜歡!
  1. 2013/02/23(Sat) 01:48:02 |
  2. URL |
  3. 夏和 #-
  4. [ 編輯 ]

哇謝謝!!!(´∀`)
真希望喜歡黑火的人能多一點啊~~~><
  1. 2013/02/23(Sat) 15:08:21 |
  2. URL |
  3. FG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56-addada1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