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DMMd]ノイ蒼小說本《I love you because of who you are》試閱 :: 2013/02/03(Sun)

下收!



一.

床頭櫃上的鬧鐘鈴聲大作,側著身子的Noiz在鬧鈴連續響了一分鐘後皺了皺眉,掀開被子,他緩緩坐起身,按掉鬧鐘後不耐地搔了下後腦,自己裸著身體卻不覺得冷,瞇眼思考了幾秒想到估計是開著暖氣的緣故。
他重新抬頭又瞇了瞇眼,不過這裡……
衣櫃、桌子、還有簡單的擺設,像飯店卻又不太相似,窗外射進來的日光有些刺眼,他抬手想遮住眼睛手肘卻不經意碰到什麼東西。
自己旁邊還睡著一個人,這件事是此刻才注意到的。
……難不成自己昨天跟誰去了旅館。
深深皺起眉頭,腦袋有些混亂,往旁睨了眼,對方背對著自己還在熟睡,而棉被則遮住了一半的臉。
對方沒醒來對自己正是好事,反正自己也沒興趣知道是哪個女人,把腳跨到床下,心中默默盤算著換好衣服後就直接離開,沒料對方卻忽然轉了個方向,手臂直接擺了過來,
「……嗯……」
被子滑了下來,直到這時才看清楚對方的臉。
Noiz愣了愣。揪住了對方的手臂。
「……喂?」
對方皺起眉睫毛動了動,最終依然沒睜開眼。
Noiz索性一把粗暴地將人拉起,扯住了對方下巴強迫他把臉轉向自己,這樣一來對方總算吃痛地張大了眼。
「痛……!幹嘛啊noiz?」
「……你……我昨晚和你睡了?」
「哈?」
自己的話卻換來對方錯愕的反應。
「……你在說什麼啊,noiz?」
「……」
看來是沒有……。不過再瞧向對方的身體,除了一件內褲外什麼也沒穿,脖子跟鎖骨處還有像是吻痕般的紅點,以及自己腳邊裝滿了衛生紙的垃圾桶。
……不行,頭腦還是很混亂。他捂住了額,對方則垂下了眉把臉稍微湊了過來。
「喂,沒事吧?noiz?」
而自己則一把用力握住對方的手腕。
「嘶……就說很痛了!」
感覺對方想甩開noiz於是抓得更緊。「我跟你到底睡了沒?快說。」
「什麼啊……?昨天明明是你自己說想做的吧?」
「……昨天……」
慢慢鬆開對方的手,他抱住頭,不行,只要一去想頭腦就更加空白一片。到底發生什麼事……而且這傢伙確實是,他瞄向對方的臉,瀬良垣蒼葉……不會有錯。
自己和這傢伙做了,到底是為什麼,還有現在也發現了,自己舌環消失了,是什麼時候拔掉的?而且這裡又是哪裡……
「喂。」他再次轉頭看向人。「這是哪?」
「……你家啊?noiz你是不是真的哪裡怪怪的?」蒼葉伸手正打算摸noiz的額,卻猝不及防地被用力揮開了。
「別碰我。」他瞪著蒼葉冷冷地說。
「……」再忍耐此刻也被noiz的態度激怒,蒼葉反攫住noiz的手腕。「你別無理取鬧了!如果有發燒什麼的就趕快去醫院!」
「就叫你別隨便碰我了!」
「啊……」
Noiz抓住蒼葉肩膀把蒼葉狠狠壓在床上,而蒼葉在慌亂之中不禁意朝noiz臉上揮了一拳,他糟糕地啊了聲,動了動唇。「抱、抱歉,noiz……!」
看向對方,noiz卻是一臉呆滯地撫上了被揍的臉。
「好痛,為什麼……」
「咦?說為什麼……因為你被我揍了啊?」
「……不是。」
「什麼不是……?」
Noiz緊皺著眉沉默下來。他重複摸著被揍的地方,像在考慮什麼,卻又完全弄不明白。
他放開蒼葉的肩頭,重新坐回床上。蒼葉也從床上爬起來,困惑地盯著noiz的側臉。
「喂,你,」noiz忽然開口出聲,淡淡地瞥向蒼葉。「再揍我一次。」
「哈?!」
「快點。」
「為……為什麼啊?果然是M嗎……?」
「嗯?」
「不、那個……沒事。」
「快點。」
noiz不耐地催促著。可是一時要蒼葉揍他說實在他也不曉得該如何下手,更何況是為什麼啊?蒼葉疑惑地瞧著noiz,對方等得不耐煩一下粗魯地抓住他的手臂。
「快點,叫你揍我。」
「等等、等等noiz。」蒼葉舉起另外一隻手尷尬地擋在胸前。「今天的你絕對很奇怪,你真的沒哪邊不舒服嗎?」
「……下不了手嗎?那這樣呢?」大概知曉了對方的遲疑,noiz稍微抬了下下顎,睨了蒼葉一眼,猛地將對方的手肘往後方扭去。「你不回手的話,手臂,就讓它斷掉吧。」
「幹嘛突然……痛!很痛放開喂……!我說很痛啊!」
這回是真的由自己主動朝noiz的臉龐揍去,蒼葉掙脫開來,一面揉著肩膀一面將視線投向對方。noiz用手背抹了抹臉,面頰到嘴角有一道被指甲刮過的殷紅痕跡。
由於用了八成力道,想來應該是滿痛的吧,蒼葉擔憂地望著noiz,卻只見對方隻手捂著左側臉頰低下頭,肩膀震了一下。
「哼……真的好痛,好厲害。」
對方輕輕地笑了,到底是高興還痛楚,蒼葉光憑聲音卻分不太出來。或者兩者皆有。
……什麼啊……
蒼葉不安地想。今天的noiz不大對勁,肯定有哪裡不對勁。
從剛剛到現在的感覺彷彿就像……他皺著眉眨了眨眼。沒錯,就好似……以前的noiz一樣。
那些不知輕重的粗暴行為、奇怪的問話,還有對痛覺的異樣反應都是。
可是怎麼會——…
如果是真的的話,情況若真是如此的話……
幾天前發生的事陡然間在記憶裡回溯。
蒼葉急急搭住noiz的肩,在要被甩開前一秒反手硬是抓緊了對方的手。
他嚴厲地望進面前的清綠色瞳眸裡。
「noiz,你知道你現在在哪裡嗎?」
「……誰知道。」他摺起眉頭。流露出彷彿說著「所以才問你的不是嗎」的眼神。
「這邊是……」他凝視著人,動了下嘴角說道:「——德國。」



「……別開玩笑了。」
突如其來被丟來這般令人難以置信的訊息,什麼德國,自己早已在好幾年前就離開德國,並到碧島上從事萊姆的情報預測相關的工作才對。他兇狠地瞪著蒼葉,吐出話語。然而現下的狀況卻讓他無法分辨到底是對方在胡言亂語,還是自己記憶錯亂。
此刻是什麼時候、在哪裡、發生什麼事,自己全都無法回答。
他狠狠瞪著對方,而蒼葉迎著他目光開口了。
「是真的。不信的話你到外面看看就知道了。」
「……」
Noiz偏頭瞧了他一眼,然後迅速套上薄襯衫,並穿上褲子抓起兔擬方塊便打開房門快步走了出去,找到了看起來最像通到外面的大門,他拉開門幾步迅速跑到街道上。
一到街上就確定了,他皺緊眉。
寫著德文的招牌、看起來熟悉卻又相當陌生的景色、灌入耳裡的交談聲。
……為什麼?
他維持同樣的速度繼續走著,頭腦被冷冽的風吹得隱隱作痛。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他揉著額角,無論如何也記不起來。
身上的環被拆掉了、自己回到德國、還能感覺得到痛。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喉嚨被冷風灌得有些乾涸,他靠著牆角,滑下了身子。
……接下來該怎麼辦……
好冷,他抱住頭想著。人生以來第一次有了知覺,寒風從襯衫縫隙鑽進來緊貼著皮膚,他剛試著縮緊身體,即從遠方聽見那傢伙的聲音。
「noiz……!」
對方從遠處跑了過來,手裡抱著什麼東西,noiz轉頭望著對方跑到自己面前,對方支著膝蓋喘了幾口氣後,直起身子來便怒瞪著自己。
「笨蛋!就算叫你出去外面看也不是要你穿這樣就跑出去啊!現在溫度可是四度,這個,快穿上。」
蒼葉把手中的厚外套塞到noiz懷裡。Noiz皺了皺眉,不大高興地別過頭。「我不需要。」
蒼葉則動了下唇,盡力按捺下怒氣。「這不是你需不需要的問題,而是你必須穿著!吶,你也很冷對吧?」
「……」
「好了,快點。」他催促著,在沉默長到蒼葉甚至想強行把noiz的手臂塞到外套袖子裡時,noiz便心情很差的樣子似默默地將外套穿上了。
……太好了。
蒼葉忍不住開心地露出笑容。從noiz顫抖的指尖和略褪了血色的唇瓣就能得知對方估計也覺得寒冷,即便如此還是硬要逞強,無法坦率地接受別人好意這點果然是過去的noiz沒錯。一面在心裡想著,他對坐在牆邊的人開口。
「你現在應該也搞不太清楚狀況吧,與其坐在這裡,不如先一起回家吧?」
「……」
「吶?回去吧。」
他說著,低頭與noiz相互對望。
Noiz用銳利的目光凝視蒼葉許久,終於站起身來。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是盯上了什麼?」
……果然來了。真懷念的台詞啊,蒼葉瞇起雙眼。
「什麼目的也沒有——沒盯上你的錢也沒盯上你的身體,只是單純覺得你會很冷而已,要走了啊。」
他向noiz說道,朝他伸出了手。Noiz防備地把視線投到蒼葉手上,接著突然就被蒼葉握住了手掌。
「!放開…!」
「好了,別鬧彆扭。就這樣跟我回去吧。說起來,你手還真冷啊?」蒼葉拉著noiz往前走著,回頭望了noiz一眼。
「……」
「……」沒得到回應,蒼葉於是把頭轉回去,然而才剛跨出幾步便聽見背後傳來noiz囁嚅般的微小聲音。
「……好暖。」
蒼葉彎起眼來輕輕笑了。
總覺得像撿了一隻野貓回家一樣。他握緊了noiz冰涼的手心。
還無法明瞭發生了什麼事,也不能確定noiz的狀況,連今後該如何是好也不曉得。然而此刻卻覺得無所謂了。相連的手掌,互相傳導的溫度,蒼葉把臉往圍巾裡埋了點,微微彎起了唇瓣。


二.

若要細數,那大概是四天前發生的事。
和Noiz去了酒吧,自己不擅長喝酒,因此只點了酒精濃度不高的水果酒,偏頭覷向旁邊的Noiz,明明比自己小上好幾歲卻點了一整瓶威士忌,對方穿上西裝的樣子帥得有些可恨,蒼葉舉杯吞下一口酒,用手背抹掉唇下流出來的液體。
剛認識時還只是個令自己頭痛的囂張小鬼的,不知從何時起行為舉止乍看下已經像個成熟的男人了。會和Noiz變成這種關係、來到德國等等,這些同樣是過去的自己所無法預料的。會到這般程度地喜歡上這傢伙也是……撇過眼神想瞄向對方,卻不禁意和Noiz的目光撞個正著。
對方回以一抹淡淡的微笑。「要吃點什麼嗎,蒼葉?」
臉龐默默地發熱,心臟噗通噗通地用力跳著。可惡,真帥啊……這傢伙的笑容。蒼葉收回視線,打算用冰涼的酒緩和一下頰上的熱度,他又灌下一口酒,啟唇說道:「……不用了。」
「是嗎?」Noiz挑眉望了下他的神情,便再次因為旁邊人的搭話而轉過身去。
……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更想現在就回家和Noiz做愛……。不過這種話打死也說不出口,蒼葉舉著玻璃杯仰頭,瞇細了雙眼想。
今天是兩人交往紀念日的樣子。一早Noiz邊繫著領帶就邊要自己打工結束後不要和別人去其他地方,覺得奇怪的同時便答應下來了,晚上拒絕同事的邀約,才回到家就接到Noiz的電話要自己到公司樓下等他,一面想著不曉得Noiz要做什麼,一面選了件差不多的衣服到了Noiz公司,沒等幾分鐘就見Noiz開車出來,車子停在自己面前,對方把車窗放了下來。
「上車吧。」Noiz抬了下頭微笑說道。
然後車子一路開到一間餐廳前,Noiz把車停好,蒼葉跟著Noiz走進餐廳入座後,一直到吃完前菜問了對方,才曉得Noiz會這樣大費周章的理由是因為今天是兩人的交往紀念日。
這種事情根本就忘得一乾二淨了,然而Noiz卻意外地在這方面上非常留意,每次都先默默定好餐廳飯店,準備好花及紅酒,然後毫無預警地把自己帶去各種地方。
起初在連續幾次被這樣對待後,自己也曾不習慣地和Noiz表示自己不是女人,不用做到這樣沒關係的。不過Noiz卻難以明白地挑起眉。「我知道啊,蒼葉就是蒼葉,怎麼了?」
然後蒼葉便即明白這大抵是Noiz的表現方式,於是便隨著他去了。
看著Noiz滿足的神情,自己也覺得很開心就是了。
「這家餐廳……是我弟介紹的。」Noiz忽然開口說道。「和他講了今天的事後,他就要我帶你來這裡。」
「啊啊,這樣啊?」蒼葉有些意外地抬眼看向Noiz,一口咬掉叉子上特別料理過的花枝。「唔,很好吃喔,謝謝了啊,Noiz。」
他笑著將臉對向對方,而Noiz一愣微微撇開了脖子。「……啊啊。」
就算害羞的樣子也很可愛,蒼葉心想如果Noiz沒選擇自己的話,現在大概就被一群女人包圍了吧。啊啊……或者Noiz是會讓一干女人為他哭泣的類型?對女人很溫柔卻會狠心拒絕對方嗎……蒼葉撐著頭無關緊要地想。
「對了,附近還有一家氣氛不錯的酒吧,待會要去嗎?」Noiz放下刀叉,淡笑朝他問著。
「嗯?好啊。」還沉浸在對Noiz的各種揣測裡,蒼葉不假思索地回答。

然而現在卻憎恨起當初說好的自己,如果那時回答想直接回去就好了啊,他低嘆了口氣,比起在這邊喝酒更想和Noiz在床上接吻,畢竟自己也是個男人,但覷向旁邊的Noiz卻不是有人和他搭話,就是有女人過來敬酒。
話說回來眼看Noiz已經喝了將近三瓶酒了,難道這傢伙都不會醉的嗎……?
蒼葉百無聊賴地將玻璃杯轉了半圈,觀察起杯內的波紋流轉,大抵察覺到蒼葉的心情,Noiz轉頭朝向他問道:「想回去了?」
「嗯……嘛,哈哈。不過Noiz還想待著的話沒關係,我自己先回去就可以了。」
「我沒特別想待著。」
Noiz忽然握住他的手腕說。蒼葉發現自己似乎無法拒絕那雙瞳眸。
「你不在的話就沒意義了。既然蒼葉想回去就一起回去吧,不過再等一下。」
在蒼葉呆呆地點下頭後,Noiz便轉開頭和吧台的調酒師開口。「那個可以弄了。」
……那個……是哪個?
蒼葉眼望著調酒師微笑著點了下頭,然後便從櫃台底下拋出了個杯子,調酒師開始連續拿出幾個器具,配合著音樂,手法俐落得讓嘆為觀止,調酒師在杯子裡陸續加了一些東西,接著用著很漂亮的姿勢拋起了酒具,由於表演的緣故一時間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調酒師身上,最後調酒師在杯邊鑲了片檸檬,用調酒用的細湯匙在杯內晃了兩下後便把杯子拿到蒼葉面前。
蒼葉低頭看著,液面上竟緩緩浮出了一行字:Ich Liebe Dich。
……
他愣愣地張了張嘴。
看向noiz的臉,對方只是微微地揚著唇。
抿住嘴,他回頭盯著杯子,手背抹了抹臉,頓時有種想把自己埋起來的衝動。
……搞什麼啊這小鬼……!用這種方式……
旁邊的中年大叔湊過來看了看,「嘿」地笑了一聲用力拍了下蒼葉的背部,吹了聲口哨。
「不錯嘛,真是浪漫哪!不回應嗎?」
Ich liebe dich,德語的我愛你——…。
蒼葉偏頭,睨向旁邊臉上沒絲毫異樣的始作俑者,這間酒吧的人對同性戀還真是開放啊,一邊在內心想著,他索性壓下對方的頭部吻上noiz的唇。
「……!」
蒼葉退開,抹了抹唇。「……我也是喔,Ich liebe dich。」
勉強還稱得上合格的發音。
Noiz卻遮著唇別過了臉,昏暗的燈光下可瞥見對方臉上略紅的顏色,比自己年紀還小的戀人的樣子太過可愛,蒼葉一時間很想再拉過對方的衣領接吻,卻礙於周遭的喧鬧起鬨而做不到,noiz的杯子裡再次被倒滿酒,結果等到出店裡時已經又過一個小時了。
Noiz喝了那麼多杯也無法開車,自己的頭腦亦昏昏沉沉,這麼思索著的蒼葉於是叫了計程車回去,坐在身邊的noiz臉色看起來不太舒服的樣子,就算再會喝也被灌太多杯了,下了車,他扶著noiz回到房間,noiz坐到床上就開始默默地解開西裝釦子,脫到上身只剩下一件貼身背心時,他突然拉住正好走到自己身前的蒼葉的手,一把將對方的身子給拉下來,他埋在蒼葉頸窩啃吻著。
「哇……noiz?」
Noiz沒回答,只是把手掌探進蒼葉衣服裡,吮吻往下落到鎖骨。
「等等,noiz,你不是醉了嗎?」
「沒有。」
「……什麼啊。」
這語氣分明就是醉了吧,不過自己也想做……
瞇了瞇眼,蒼葉幫noiz把褲子解開,手隔著內褲搓弄起對方下身的同時,自己的那處也被來回撫摸著,他低下頭來,酒氣混著喘息散逸在房間裡。
不知不覺兩人身上的衣服都散落到地上床上,坐在床緣相擁親吻,互相摩擦撫慰,蒼葉垂眼注視著自己的液體流淌到noiz指頭上,然後順沿著手的弧線沾到了對方的手腕。
總覺得……有點色氣。
蒼葉輕喘著想,那處一震一震的顫抖,大概快要到極限了,感覺到noiz也是一樣,手於是加快了速度,他攀著noiz的肩,身體一顫與noiz先後在對方手裡射出後,蒼葉軟下身體低喘,回頭想要爬到床頭抽衛生紙來擦拭時,才發現noiz竟沒有任何動作,疑惑地抬眼望去,noiz正閉著眼規律地吐息。
……不會吧。
「noiz?……noiz?」
喊了幾聲並用手在對方眼前揮了幾下,確認對方真的已經睡著,蒼葉不可置信地扯下唇角。明明是自己先把人拉過去的又逕自睡著,這個小鬼……!
彎起眉直盯了noiz許久,見對方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蒼葉嘆了聲,總之得先處理床舖上被沾到的東西,爬過去試著伸手勾下擺在床頭櫃上的衛生紙,指尖卻離面紙盒還有點距離,還差一點……想要把腰再往前伸,腳不自覺往後蹬了下,然後同時聽見一聲慘烈的撞擊聲。
蒼葉回過頭,原本還坐在床緣的noiz已不見人影。
他忙趴到床邊一看,noiz側邊腦袋著地整個人從床上摔到了地上。下了床試著晃了晃noiz的身子也沒反應,蒼葉呆滯了幾秒,再十分鐘後救護車就開到兩人屋子門口了。



「總而言之呢,此次的昏倒是由於酒醉本身已經意識薄弱,然後大腦又受到撞擊所引起的輕微腦震盪所致,目前noiz先生已恢復清醒且並無大礙。」
醫生坐在椅子上說明著,入院恰巧過了八個小時,外頭天色已然明朗,蒼葉呼了口氣,看著醫生向自己親切地微微一笑,他回以笑容握了握拳。
「所以現在沒事了嗎?後遺症什麼的……」
「因為是人的大腦,所以會有什麼狀況還無法準確說明,還要入院觀察個一天,並再進一步做個腦波檢查,不過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是不需要開刀的,這點還請放心。」
這下總算比較放心了,蒼葉再抬頭看向醫生。「那……我現在能去看他嗎?」
被這麼問著的醫生則和藹地點了點頭。「可以的,在五零三室,你出去後隨便問個護士小姐她們就會帶你去了。」

推開房門,noiz正躺在床上睡覺,noiz的allmate一見到自己就在空中跳躍著,高聲喊道:「蒼葉來了!蒼葉來了!」
蒼葉帶上門,尷尬地對兔擬方塊比了個噓的手勢,如此一來兔擬方塊便乖乖噤聲停在noiz旁邊的櫃子上,蒼葉在探病的圓椅上坐下,要是純粹只看noiz的睡臉倒是相當可愛,長長的睫毛覆在眼前,毫無防備似地。
蒼葉雙手撐著腮觀察起對方的睡臉,果然還是個小鬼呢,一邊想著忍不住就一邊不懷好意地嘿嘿笑起來,接著下一刻就對上noiz直盯向自己的目光,蒼葉不由得被自己口水窒了下。
「你在笑什麼?」
「啊……沒有。」
Noiz疑惑地瞧著他,起身往四周環顧了下。「然後……這裡是醫院?」
「呃……嗯。Noiz,昨天的事你都不記得了嗎?」
「……?」
「你……撞到頭了。」蒼葉小心翼翼地說。
Noiz則皺起眉頭。「……為什麼?」
因為做愛做到一半你睡著了我想去拿衛生紙清理結果不小心就把你踹下去了——
「……」這種事實在難以啟齒……蒼葉閉住唇,往旁邊挪開視線。「noiz你……從床上摔到地面。」
「哈?」
「啊、那個……哈哈,總之就是你喝太多了所以……不管那個了,noiz你現在有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蒼葉擔憂地問道,對方挑起眉沉默幾秒像在思考的樣子,然後微微張口。
「……還好,宿醉頭有點痛而已。」
「這樣啊,太好了……」蒼葉鬆下一口氣,想起來昨天明明是交往紀念日最後卻是noiz被送進醫院,noiz和自己告白的時候也是他在醫院的時候,總覺得有些懷念,他笑了笑。「那天好像也是這個情況吧?你在碧島醫院說喜歡我的時候,也是我在這個位置和躺在床上的你講話。」
「啊啊。」他應聲,抬起眼來,稍微揚起唇角。「那麼,也要做嗎?年長者的服務?」
「…沒——有,這色小鬼。」臉有些紅,蒼葉瞇細了眼說。昨晚就是硬要做才會變成這樣的,現在怎麼可能再來一次?他努了努唇,放低音量。「……等你出院以後,我會親自好——好服務你的。」
「哦?真是期待?」noiz微笑著看著他。
蒼葉稍覺害羞地別開臉,看看時間也到了自己該上班的時候,他從位置上起身。「那我差不多要走了,下班後再來看你哪。」
剛轉身手臂就被拽住了,noiz由下往上把目光定在他臉上。
「至少,KISS……」
……
搞什麼啊這傢伙……
蒼葉動了動唇嚥下口水。這樣是撒嬌嗎?因為住院就這個樣子?
也太可愛了………抑制著心裡的騷動,他傾下身和對方親吻,不曉得親了多少分鐘,在稍微過於甜蜜的吻結束之後,蒼葉抹一下唇,和對方說了聲晚上會來看他就離開醫院。
大腦X光掃描後並無異常,當晚NOIZ就辦了退院手續。
然後再隔了兩天醒來,noiz就失去部份記憶,變回了暴露前的noiz。


(tbc.)
(三次更新02.15)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3
<<[CWT33]DMMdノイ蒼小說本《I love you because of who you are》資訊及預定頁 | top | 【黒バス】好きで、好きで…(黑火)(R18)>>


comment

這篇文章好讚喔喔喔喔喔~
noiz好萌的拉
感謝大大的文章
  1. 2013/03/24(Sun) 21:08:14 |
  2. URL |
  3. #-
  4. [ 編輯 ]

感謝

這篇文章好讚喔喔喔喔喔~
noiz好萌的拉
感謝大大的文章
  1. 2013/03/24(Sun) 21:10:43 |
  2. URL |
  3. 鮪魚君 #-
  4. [ 編輯 ]

鮪魚君<<
哇謝謝你~~~><///
這是本子的試閱XDD!
能讓你覺得萌真是太好了////
  1. 2013/03/26(Tue) 01:28:19 |
  2. URL |
  3. FG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58-2f6839f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