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黒バス】初春與耳罩(黑火) :: 2013/03/18(Mon)


前陣子寫給朋友的黑火短篇///
大概是快兩個禮拜前某天耳朵凍得受不了而妄想的黑火…
黒火好可愛嗚嗚嗚嗚




冷到鼻腔內都幾欲結霜的天氣。
火神稍微拉緊了身上的大衣,往旁邊瞥去。身邊的人低頭把臉埋在圍巾裡,垂著視線,而他抿了抿唇心想對方耳上的紅恍若落在雪地裡的櫻瓣。
到底是多麼地冰啊……情不自禁思索著,然後試著伸出手來觸碰那片離自己大概三十公分不到的耳垂。
一瞬傳遞到指上的溫度像要把指尖凍結,他哇地一聲微微縮手同時,望見對方猛地回頭盯著自己的眼。
大大晃動的瞳眸,以及緊皺的眉間。
「……火神君,你在做什麼?」
責備似的語氣對著自己,火神僵著動作,不由得感到些許窘迫。
「不……那個……覺得你的耳朵很冰,就……」
「請別做這種事。…我會很困擾。」
對方皺著眉說完,稍微偏開了眼。
他則一下子伸著手不曉得該如何是好,會困擾是什麼意思,不過是碰他耳朵一下而已不是嗎,平常也不覺得黑子會特別討厭他人的碰觸之類……但是讓對方感到不愉快果然是自己的錯吧,火神垂下了頸道歉。
「…呃抱歉……如果讓你覺得討厭的話……」
「沒有討厭。」
還沒說完就立刻被對方這麼說了。火神一愣抬起眼。
「……不會感到討厭,只是會困擾。」
「………」
到底……什麼意思啊……?
他呆呆地望著對方的面朝下方的側臉,接著對方揚起臉來,雙眼對上自己的眸。
「火神君實在是什麼都不懂呢。」
夾雜著吐息的抱怨,黑子直盯住火神的眼,嘴巴輕輕嚅動了一下。
「…我明明也在隱忍的。」
「……欸?」
黑子抬起手,摸上火神的耳瓣,指頭略微用力卻又像盡力克制下來地,輕搓了下。
「火神君的耳朵……也很冰不是嗎。」
耳垂上感受到了對方指頭微溫的熱度,心臟大力跳動著,怦咚、怦咚、怦咚,直到此刻才了解自己剛才做出的行為有多麼讓人感到羞恥,他在拚命壓抑住或許下一刻就要跳出胸腔的心臟之際,對方的手指也輕輕離開了。
「……這樣火神君愚鈍的腦袋能了解嗎?」吐出過份的話語,黑子別開頭直望著前方。「……能輕易做出這種事的火神君真可恨呢。」
……唔、啊…、…
說不出話來,他張開嘴,又再次抿住。胸口的餘波依然微微震盪著,自己和對方的臉都染上了屬於這時節的顏色。
火神偏頭,眼裡映入的又是黑子整片殷紅的耳根。
看到了又不由自主想探手摸去,無法不去在意,他把衝動盡力按捺了下來。
轉開脖子。……乾脆下次找個機會送這傢伙個耳罩吧,火神屛住唇,摸了下頸部暗自決定了。

(完)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Clear生日官方賀文自翻譯 | top | 【黒バス】ホワイトデーの前日(白色情人節前日)(黃笠)>>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62-ba64fde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