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CWT36新刊] Free!遙凜小說本《胸の先に咲く恋》試閱 :: 2014/01/25(Sat)

下收!



  七瀨遙下了飛機,抬頭瞄了下機場時間與自己腕上配戴的手錶,與日本的時差正好七小時。手錶是真琴強迫自己戴上的,「就算ハル再怎麼覺得不需要,至少到了國外也該稍微注意一下時間了,畢竟是在國外啊。」被真琴這麼說道,就算覺得很麻煩礙事也勉強讓那隻錶留在自己手腕上了。
  從口袋裡拿出紙條,上面抄著一串地址與電話,手機在國外無法使用,因此得知那串號碼也只是預防萬一而已,要見到凜的話,就得循著地址過去。
  所在地美國加州,夏季八月,時間下午五點二十四分。
  自己的英文即使不像凜那麼好,卻也有能讀能懂的程度,依照預先查好的資料,將所欲搭乘的列車車名遞給站務員看後,付了剛好金額的美元,他接過了車票搭上地鐵。車廂裡很吵雜,國外的地鐵果然和日本的不盡相同,各個國家地區的人混雜在一塊,除了英文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語言交錯紛雜著,其中並能聽見幾句熟悉的日文。
  覺得很吵,遙索性從包包裡拿出耳機堵住耳朵,按下播放鍵後音樂便隨即流洩出來灌滿腦袋,他手撐著腮,望著窗外的景色往身後高速奔流而去。
  就維持著這個動作,到到站前他放棄了多餘的思考。
  以及與凜,又將睽違兩年多的見面一事。



  這次會來到加州純粹是凜的邀約,和凜分別後縱使是分隔兩地卻不至於音信全無,每隔幾個禮拜或許是由凜,抑或許是由自己,會簡單地傳些近況消息,比起八年前那次好上許多。上了大學,自己依然不大慣用手機,更正確講來與其說慣不慣用,不如說覺得很麻煩而不想使用。然而大學後儘管真琴和自己同所學校學部卻不同了,以前理所當然可以丟給對方去處理的東西自然落到自己頭上,總總因素加在一起即變得不得不去習慣手機的存在……包括和凜的聯絡。
  『我要參加全美全國游泳錦標賽(United States Swimming National Championships)了,如果能夠取得名次下次就有很大機會能夠代表日本進軍奧運。只有幾張機票……八月,你們有誰要過來嗎?美國。』
  收到這則訊息是六月底七月初的事,理所當然江、真琴、渚跟怜他們都收到了類似內容的訊息,並同時寄來三張機票。去掉給江和凜母親的兩張,僅剩下一張免費機票落在四人之間。
  「ハル,拿這張機票去見凜吧。」真琴彎起眼角微笑地道。
  「凛ちゃん最想見到的人也是ハルちゃん吧!」就算再過了四年渚稱呼他人的習慣還是沒有變。
  「遙前輩,不用顧忌我們沒關係的!連我們的份一起幫凜先生加油吧!」從那次大賽過後就和凜感情不曉得算不算變親密的怜推了下眼鏡。
  「而且ハル,你是最應該要去的人對吧?」
  遙抬頭望向真琴,真琴究竟察覺了什麼自己並不清楚,終究是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真琴若知道些什麼也不奇怪,遙垂下頸。
  「那麼,我去。」
  到了二十一歲,就算當年還不甚成熟至今多少也有自覺了,他想自己是被許多人寵著的,從懂事以來就相當自我中心不太為他人著想的自己,反過來卻不斷受到別人的關心,他在三人的微笑中接下了擺在桌上的那張機票。
  「謝謝……。」
  好好把感謝表達出來,這是他到了二十一歲逐漸學會的事。
  「ハル……」
  「遙前輩……」
  「ハルちゃん也變得直率了呢!」
  「哈哈,凜就不曉得這兩年有沒有變得坦率一點呢?」
  「凜先生的話應該很困難的吧?」
  凜的話,大概也比以前坦率了一點點也說不定。真的只有一點點。
  『我會去美國看你。』
  晚上傳了訊息給凜後,不多就就收到了回覆。
  『什麼啊,是遙你啊。』
  『你比較希望真琴過去嗎?』
  『哈?……為什麼突然提到真琴?』
  沒有回答凜的反問,他繼續在手機裡輸入字句。
  『我去的話你不高興嗎?』
  『……還好。』
  遙蹙眉頓下動作,收到這樣的回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猶自思考著該如何回信,手機便又一聲提示音響起,他將信件打了開來。
  『我等你。』
  「……」
  垂下眼,握緊了手機,這股胸腔彷彿被脹滿卻又微微空虛得疼痛的情緒……遙深深吸了口氣,藉以平復心寧,他往旁躺到地板上。
  好想見面……。閉上雙眼,他想。

  和凜開始交往是在高中畢業那年。分開也是在高中畢業那年。
  「並不是故意瞞著不說的。昨天,才正式收到入學許可。」
  遙睜大了眼睛眨了一下。
  「我要去美國……繼續未完成的夢想。」
  和十二歲那年同樣的場景。沒了櫻花樹,沒了當年的天真爛漫,凜是低著頭撇開視線講的,然而流動著紅色波澤的眸子裡卻是堅定不移的決心。
  「……」
  遙張了張嘴,卻無法具體說出什麼。
  對方將目光與自己的對上,唇動了幾下。「這次我不會輕易放棄的。祝福我吧,ハル。」
  「……嗯。」
  「我九月初會走。」
  「一個月後?」
  「對。」
  「我會去機場送你。」遙出聲說。
  「嗯。我知道了。」
  「多久?」
  很快反應過來遙話中的意思,凜垂下頸,再抬起頭。「……不知道,大概四、五年吧。」
  「……」遙靜默幾秒,握緊了下掌心。「我會變得想念你的。」
  揚起目光望見的是凜一呆紅透的臉,對方又一次別開了頭,低聲說道:「……我也是。」
  盛暑的陽光把凜的頭髮映照得豔麗,掩著凜頰上的紅暈,他怔愣著,確實已墜入戀情,腦中忽然閃過曾經聽過的一句歌詞,即使如此「別走」這一句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從地鐵出來,循著紙條上的地址一路往前走,快接近傍晚氣溫也逐漸轉涼了,想起真琴曾說加州的日夜溫差很大要小心別感冒了這件事,他搓了搓鼻子,再次看了眼路牌,再走過一個街區就能抵達了。
  駐足在一棟公寓大門前,他仰頭,凜就住在其中一間房間裡,抬起手,依照紙條上所記數字按下電鈴,心臟莫名跳得很快,想快點見面又不是想那麼快見到,他皺眉壓下胸脯,一直以來能如此干擾自己情緒的大概就只有那傢伙了,緊盯著大門,幾秒的時間彷彿有一分、兩分鐘般漫長。
  結果無人來應門。這回連按了好幾下門鈴紐,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長而急促的鈴響聲後是一片反噬的寂靜。
  他在門前蹲坐了下來,曾經也像現在這樣等待過凜。
  日本四月的櫻花總是盛開地十分漂亮,他從泳池裡爬上岸,把黏在身上的花瓣拍下,不知怎麼地就想起了凜,於是便自然而然地移動腳步朝凜的家方向過去。高中畢業後凜也回到家裡住了,停在凜家門前按下門鈴,卻沒有人出來回應。這時間江還在學校,凜的母親要工作,而凜……不在。
  直到此時此刻才意識到自己行動的無謀,遙背靠著門坐下來,抬頭正好能看見一株盛開的櫻花樹,他發呆般地直望撇在眼裡的一大片櫻紅,直到不小心闔上眼皮睡著。
  「ハル?」
  再醒過來時是聽見凜的呼喊。迷迷濛濛地睜開雙眼,凜既困惑又訝異地看著自己,遙揉了揉眼。
  「……凜。」
  「你……為什麼要在我家前面睡覺啊?!」
  「等你。」
  「哈?」
  「……真適合凜。」
  「……哈??」
  遙撐著地站起身子,他抬起手臂拈下凜頭髮上的櫻花花瓣。「櫻花。」遙補充說。
  凜一愣,忙伸手在頭上撥了撥。自己捏在手裡的櫻瓣就是最後一枚了,拿下後又覺得可惜,果然凜很適合櫻花,他用食指與拇指搓了搓花瓣,禁不住這麼覺得。
  「所以呢?你來找我是要幹嘛?」
  聽見凜問道,他把花瓣放開,頭跟著垂下。
  「沒有……」頓了頓。說穿了就只是突然的衝動而已,他抿了下唇。「忽然想見你就來了。」
  「……咦……?」
  「……」
  遙閉上嘴,只要牽扯到凜自己就會變得奇怪,一般的自己應該會直接嫌麻煩而回去的,更何況坐在門口發呆,自己的行為自己也無法解釋,他微微皺眉,背過身子。「我回去了。」
  「ハル……!」
  「改天見。」
  「上來也是可以!」
  走沒兩步便即聽見凜在身後喊,遙停住步伐。
  「要上來也是可以。……要來嗎?」凜挪動了下唇略低下聲來詢問著,紅色的兩綹瀏海在風的吹拂下畫過一抹淺紅。
  胸口又是陡然縮緊,遙稍稍蹙起眉頭。「…做H的事情也可以嗎?」
  「……!」

  印象裡凜臉頰上的顏色頓時變得和陽光下他的髮一樣,凜當時怎麼回答自己的卻記不得了,手指不自覺地揪住了胸口衣服,他緩緩覆下眼瞼,同時聽見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在頭上響起。
  「ハル……?」

continue.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CWT36]Free! 遙凜小說本《胸の先に咲く恋》資訊頁 | top | 【戰勇】贈有病的響貴&龔姵冰●●啪囉(阿魯巴x羅斯)>>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86-1894627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