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CWT37]鑽A降御突發本《星よ、降り注ぐ》試閱 :: 2014/08/04(Mon)


價錢暫定110元!
但是能不能趕出來還是個未知數……!這世界需要奇蹟!

試閱下收
(若沒寫完我就……之後再慢慢寫吧(???))


一球,兩球,三球,四球——
降谷停下動作喘了喘氣,把帽子摘下抹了把頭上的汗後再將帽子戴回,他望向對面蹲伏著身子,依舊把唇角勾著一抹弧度的人,果然有哪裡不對勁……他默默地想著。
球的聲音不對。
落入手套中的沉悶聲響不對。
具體來說到底是哪裡不對他也無法說明,總覺得御幸前輩的表情不大自然……和以往的神情並不一樣。
像是用全身的力氣在按捺住什麼一般,在自己的球投過去的同時上下動了些許的喉頭,自己撇開視線之際細細抽動一下的眉頭。
……有什麼……。前輩身上一定有什麼。
他低下頭,指間把弄著略硬而被指腹磨得平滑的球。
「……不投了。」
於是他說。
「……欸?」
而聽到降谷的話的御幸則呆愣地差點讓護目鏡滑下鼻樑。他擺出一個誇張的神情,朝著降谷慌張問道:「等、等等——…你沒發燒吧?真的是那個降谷曉?」
「……」
「哈、哈哈……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不過真稀奇哪~你這總是飢渴地渴望投球的傢伙會自動喊停什麼的。」
他站起身來,將手套拔掉拿在手上。
「嘛,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
御幸走到靜默的他身旁,稍微拍了拍他的肩。「那就回去休息吧,要讓手臂好好放鬆啊。話說回來你真的沒被雷打到什麼的~?」
「……前輩才是。沒問題嗎?」
「嗯?指什麼?」
「………」
「那就這樣,掰啦。」
肩膀又被輕拍一下,與自己擦肩而過的前輩臉上表情無任何破綻。
御幸前輩總是如此。他想。那人總可以故作輕鬆地撥掉所有核心問題。嘻嘻笑著,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不讓任何人看見的。

包括傷勢。
以及自己的告白在內。



澤村的房間依然吵鬧。今天晚上大家決定聚集在倉持前輩與澤村的房間,本來自己應該好好在房間休息的,卻被澤村強行拉到他房裡坐鎮。
「如果都是前輩他們的話我一定會被使喚地很慘的……!我、我們兩個加在一起的話總是會變得比較可靠吧!吶、吶!對吧!順帶一提我也叫了小春了!」
……不……本來自己根本不會被捲進混亂當中的……
降谷在心裡默默想著,一面被強硬地拉著前進。
打開房門時,前輩們正氣氛緊張地圍坐在一起進行A片鑑賞會,伴隨著奇怪的聲響從電腦裡流洩而出,還有眾人此起彼落的「哦哦~!」「真厲害啊——」的嘆息聲,小春則坐在遠遠一角紅著臉緊緊摀住了耳朵。澤村見到這景象猛然血往臉上一升,他衝上前去抱住電腦用身體擋住了螢幕,慌張而結巴大喊著:「前、前輩們在別人的房裡看、看什麼啊……!」
「澤村!閃開!你擋到重要畫面了!」
「不、不不不行!我要守護這個健康健全的宿舍!」
「你在說什麼啊這笨蛋!就是因為男生宿舍才要增添一點色彩啊!快點讓開你這白痴!」純學長罵道,手掌推擠著澤村的臉。
「噗……噗讓——…!而且純前輩不是要畢業了嗎……!怎麼還窩在學弟房間裡看這種不成體統的片子……!」
「笨蛋!你才不懂學長們的壓力有多大……!這是紓壓!懂嗎?!」
「不……不懂……!」
「不懂就讓開!」
「不行啊純前輩——!」
「……啊。」
結果純與澤村的戰爭就這麼結束在御幸尷尬的一聲啊下。噗地一聲,原本還透著光的螢幕一下返黑,包括與澤村口中的健全男子宿舍格格不入的呻吟聲也頓時消失返回一片靜寂。「不小心按到關機鍵了……。」他抱歉地說著,搔了搔頭。
「唔哇啊啊——!」
「御幸你……你看你做了什麼……」
「嘛……哈哈哈。」
「御幸前輩幹得好——!哦哦!御幸前輩——!」
「澤村你給我閉嘴!」
在一片哀號聲之中為拯救低迷的士氣,川上訥訥地拿出撲克牌說道:「大家……既然都如此了,我們來玩牌吧?」
「好!贏的人可以揍澤村這小子一拳!」
「譴、譴責暴力……!」
在整寢室的混亂與吵鬧聲當中,自己不經意與御幸前輩視線相對了。而對方則有意無意地,裝作沒事般撇開了眼神。什麼意思呢……降谷略感困惑地在心中思忖,御幸前輩的一舉一動自己總是無法猜透。
……說起來御幸前輩也會看那種影片嗎。意外……卻又不甚意外。不是跟大家一起,獨自一人的時候也會看嗎……?看的時候前輩臉上又是帶著什麼樣的表情?
有股難以明說的情緒在胸口泛開,他微垂著頭,直到名字被他人重複呼喚才抬起臉來。
「降谷你在發什麼呆啊?吶、要玩嗎?撲克牌!」
「……啊,嗯……」

自己對御幸前輩所抱持的想法……一直到好幾天前,他才似懂非懂地模糊領略出來。「我喜歡御幸前輩。」於是不由得便對前輩講出口了,直到吐出口那瞬,才恍恍惚惚地似乎了解了什麼。視線會不由得追隨著御幸前輩的身影,前輩願意自己的球會覺得高興,被前輩拍肩稱讚時會感到滿足,起初以為純粹只是身為投手被捕手認可的喜悅而已,然而漸漸地,會想碰觸前輩,想成為對前輩來說特別的存在,瞥見前輩揚起唇角嘻笑的表情心跳會不由自主加速。
告白其實發生的很突然。
在青心寮走廊上與剛洗完澡的前輩相遇,前輩意外地眨了下眼後嘻嘻笑著問道:「這麼晚了還打算去哪裡~?夜襲可是禁止的哪——」
「……練投……。」
緩緩地回答後御幸前輩的表情立刻從原本一派輕鬆的模樣轉為嚴肅。「喂……你今天投的球數已經達到限制了吧……」
「啊……」
「你啊……既然身為隊裡的王牌就要再有自覺一點,不要每次都讓我擔心啊。」
「……」
擔心……想到前輩會為自己而擔心就感到有些高興,正因為是王牌所以更想成為隊裡的助力,正因為是王牌所以更希望成為能夠支持御幸前輩的力量,正因為前輩把隊上責任都扛在身上的模樣自己全部看在眼裡。
見自己沒有回應,御幸眉頭一歪露出一個無奈的神情。「嘛……有這份衝勁固然是很好,但也要對你自己的身份有所意識哪,快回去睡覺吧。」
御幸前輩說著,手插著口袋在經過他的身邊時一嘆,而自己則幾乎像是反射動作地,回過身拉住前輩的手臂。
「我喜歡御幸前輩。」
話語沒有經過大腦的處理就從口中溜出來了。
御幸則一呆,掛在鼻樑上的眼鏡歪向一邊。
「哈……?」

「降谷君……降谷君?」
直到名字被叫喚了好幾遍才回過神來,他轉過頭,小春有點尷尬地說道:「那個……要移動教室了……但降谷君一直在發呆。」
然後才注意到教室裡除了自己與小春其他人都在往門口移動,他恍然地眨了眨眼,呆滯地從位置上站起來。
「降谷君最近好像常常心不在焉的呢?昨天晚上也是……是在想著投球的事嗎?」一起走向下個教室的路上,小春望向身旁的降谷詢問道,然後輕笑了一下。「降谷君跟榮純都對投球相當執著呢。」
「……」
小春的話讓他不由得陷入半晌的沉默。對又……不對的感覺。確實是喜歡投球,也希望能夠不斷地投下去,可是這幾天佔據自己腦海的卻是御幸前輩的事。
「……前輩……」於是他低聲開口。
「嗯?」
「……沒。」
結果並沒能說出口,或者說覺得沒有必要說出口。
昨晚到後來,自己提前離席了。撲克牌玩到後來,十次中輸九次的澤村終於忍不住瞪向十一次中贏十次的御幸,他不甘心地站起身來用手用力指著御幸前輩,憤憤地大喊著:「你……你一定有作弊對吧!」
「才沒有咧~話說起來,就算我作弊顧的也是我自己的牌,澤村你輸那麼慘明顯就是你自己的問題吧哈哈哈。」
「什、什、什……!那、為為、為什麼我會一直輸!」
「這個嘛——可能因為玩牌是需要一點頭腦的吧~?」
「什、什麼!你是想說我是笨蛋嗎?!」
「唔嗯~這就要看個人怎麼解讀了?」
御幸前輩嘻嘻笑著,用力揉亂不甘心地對他大吼大叫的澤村的頭髮。周遭人一同大笑,只有自己不知怎麼地笑不太出來,大抵是注意到自己的視線,御幸將目光稍微瞥了過來。
「降谷,看太超過了哪——」
他愣了一下低下頭。
這個人在想什麼自己完全搞不明白,是知道自己喜歡他才故意做給自己看的嗎,還是根本無視自己的告白呢,到底是哪種自己完全搞不清楚。
從地上爬起來,在眾人的注視下他低低開口:「我……先回去了。」
然後便轉身走到門口,拉開寢室門再關上,在走廊間能聽到門後傳來「那小子怎麼回事啊?」的質問,「啊!會不會是想睡了啊?」澤村如此揣測著,緊接著大聲嚷嚷道:「而且時間也不早了呢!為了各位前輩們的健康著想,大家還是趕快回房吧——」
「你這傢伙!只是不想再輸了吧哈哈哈!」

結果不由得又陷入自己的思考當中,整堂課直到下課鐘響才再度回神過來,小春無奈地笑了笑,說道:「降谷君真的一發呆就什麼都聽不見了呢……」
「……」
「如果真有什麼煩惱的話,若有我能夠幫忙的地方……」
「……」若是澤村的話自己什麼都懶得講,但現在對象是小春……「……戀愛……」
「?」
「……小春有戀愛過嗎?」
「……欸欸欸?!」



干擾自己思緒的罪魁禍首一屁股坐到自己身旁,將一條沖過冰水的毛巾扔到他頭上,御幸轉開寶特瓶蓋仰頭灌了一口水。
「………」降谷瞇著眼,緩緩轉頭看向身邊的人,他稍微張開嘴。
「你的體質還真容易中暑哪,雖然東京的夏天的確很熱就是了。」
「……」再把頭轉回來,他把御幸前輩丟給自己的冰毛巾壓在臉上。
大概十分鐘前自己昏倒了。或許是太陽過於炎熱,又或許連著幾日來因為前輩所導致的睡眠不足,頓時當下腦內什麼也無法思考,在一片眩目的強光襲上腦海後,他便短暫性地昏了過去。
眼睛闔上前看見御幸前輩慌忙朝自己方向跑來的身影,以及前輩急急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
「喂、降谷——!」
失去意識的時間大概只有短短十秒,再張開眼時,首先看見的是前輩擔心的神情,還有圍在身邊的隊友。
「……水……」
他嘶啞著嗓音開口說出的第一句話是這個字,接著便被抬到休息區,被塞了一瓶礦泉水,好幾分後前輩回來扔給自己一條毛巾,坐到自己身邊。
將一整瓶水喝光又用毛巾降溫後,身體總算感覺好上許多。比起那些,御幸前輩待在自己身邊這個事實,讓他默默地感到有些開心。
「話說回來,真沒想到你會中暑昏倒啊——…現在好點了吧?是因為這幾天太陽特別大嗎?該說幸好不是在比賽中昏厥哪。」
「……我能投的……比賽。」
「哈?……嘿。」御幸低笑了一聲,說道:「沒想到你會說這個啊。沒人說不讓你投吧,不過要是你不把身體顧好,又盡投一些太過暴走的球的話,我就無法保證了吶~?」
「……我會顧好的……」
「對對對,就是這樣——」御幸對他笑了笑,舉起手中的寶特瓶晃了兩下。「還需要水嗎?」
他盯著御幸的臉與礦泉水半晌,點了下頭接過了。
拴開瓶蓋,對嘴又灌了半瓶,他雙手捧著瓶子。
「……間接接吻。」
「才沒有那個意思咧!你是思春期的國中生嗎……?」
「……」
降谷垂下眼瞼,蹙眉重重嘆了口氣。
「……前輩真狡猾。」
他說。

tbc.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Free!12話恐ろしい… | top | 【Free!】七瀨遙的生存三元素(上)(遙凜)>>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194-453edf7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