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軍燁】酒會 :: 2016/03/05(Sat)


※軍燁真人CP,不喜勿入勿觀勿聽,請速速遠離

文章內收。




他們倆獨自坐在一間隱密的小包廂,面前桌上擺了五、六盤小菜,剩下半瓶的酒擱在桌上,地上是五瓶空瓶子跟一瓶未開罐的冰啤酒。
哐地一聲,兩人酒杯相撞,琥珀色的液體濺起數個波浪,他們同時舉杯飲盡杯中液體。冰涼的酒精滾過喉頭時,劉燁心道,與師哥這般暢飲真是時隔多年了,想到此處他不由得心頭亢奮一下。
這幾年他是真想師哥的。此次帶著兒子拍攝爸爸去哪兒,能遇見師哥他是真高興。
「喏,燁子啊。」師哥的一聲叫喚把他心思給喊了回來。「我說這節目也太苦了,比拍戲還苦!又是搞這又是搞那,不搞還沒飯吃了這!真虧孩子們也都堅持得住!」
劉燁看著師哥嘴邊含笑地這般說道,他夾起桌上花生米放進嘴裡,笑著回應:「是啊,尤其康兒還特懂事,不哭不鬧的,哪像諾一,隨時隨地都在那邊飛。」
說完還學了一段諾一手抖腳抖身體抖的模樣,逗得胡軍樂了,笑得開懷地又大口灌下一杯酒。「我說諾一就遺傳你這有時瘋癲瘋癲的性格,是你親兒子。」
「等等,師哥,」他連忙正經為自己叫屈。「他的帥遺傳我是真的,瘋癲這我就不大承認了,我小時候可也沒像諾一這樣傻,哥過去還是個文藝青年呢。」
「你小時候的事還記得了?」胡軍笑瞅著他,看著他故作無辜眨呀眨的大眼睛,舉杯往前一遞。「別眨了,你那雙眼睛我還少近距離瞧著麼。」頓了頓,他牽起唇角接著說:「當年剛見到你那時,氣質確實挺文藝的。」
提及往事,兩人瞬間進入片刻的沉默,雙方都有些喝高了,包廂的空氣微熱,劉燁咳了兩聲,笑著道:「都十五、六年前了,我那時其實也挺二的,只是沒全表現出來,倒是過了那麼多年長相依然俊美……」
「得了!」胡軍一笑揚手打斷了他話。「聽你臭美的。」
然後又是一陣微妙的靜默,於是彼此只能再舉起杯子仰頭灌酒。劉燁呆望前方,抿了抿唇想,藍宇是自己與師哥的初識,是自己事業的起點,當時自己演得相當投入,投入得差點走不出來。演藍宇那時的自己……確實挺喜歡師哥的,下戲後盡和師哥湊在一起,挨著師哥說著不三不四的笑話,看師哥笑得高興,自己莫名也挺高興。從那之後過了十幾年,師哥也從師哥變成村口胡大爺了。
腦袋裡亂七八糟地想,便聽見村口胡大爺拍了一下大腿,嘆道:「哎,酒沒了。」
劉燁立即接道:「我再去叫幾瓶,師哥你坐著。」
他剛起身,腳下步伐便即一陣虛晃,一起立酒氣就整個衝上來了,劉燁試圖穩了穩身子不料卻沒成功,他斜著踉蹌往後倒去,一把被胡軍接個正著。
屁股都坐到師哥腿上了,聽到胡軍低喊了聲痛,他忙問:「師哥你沒事吧?我現在挺重的……」說著趕緊想挪開身子,結果自己一偏頭兩人臉就對著了,他們雙雙愣住,距離僅不到兩釐米。
飽含酒氣的呼吸噴在鼻尖,過份親暱的距離,劉燁心臟猛地一跳迅速別開頭,胡軍手還扶在劉燁的肩上,他似也為這突發狀況呆滯了幾秒,而後才緩緩鬆手。
接著劉燁便一副被電到的樣子彈開了,兩人瞬間無話,劉燁沒抬頭,臉也沒再轉回去。
胡軍扯扯唇低哼了聲,「我去拿酒。」沙發上輕了些許,胡軍站起身子。
劉燁低垂頭聽著腳步聲以及門被打開又關上的聲音。知道師哥離開包廂讓他心裡頭頓時輕鬆不少,又空蕩了一點,不安了一點。
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反常。心臟到現在還是跳得飛快,像在打鼓。在和師哥四目相接的瞬間室內氣溫驟然升高了好幾度,他總覺得還被師哥的氣息包圍著,那份似溺水又踩不住煞車的感覺還纏繞在胸口深處。
他深深吸一口氣,把臉埋在掌心裡。
這麼多年了,依然過不去,記憶會湧現,交纏的感觸會湧現,那份心安和心動得感覺都會湧現上來。
不想被避開,不想讓師哥感到尷尬,他喜歡自己現在和師哥的關係。
又吸了一口氣,他整理好情緒,在包廂的門被打開同時抬起頭來。

「師哥。」他彎起一抹笑。「……剛沒壓疼你吧?」

END.

======================================

軍燁好萌T-T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開新坑~麼麼噠! | top | 【軍燁】短文隨筆>>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205-9b4f0f1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