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開新坑~麼麼噠! :: 2016/03/09(Wed)


一如標題開新坑~~~
一邊存搞一邊慢慢更。
目標每日兩千,但我坑品不太好(><),請小心跳坑T-T
是無名小歌星跟他心目中的完美男神攪基還沒自覺把人掰彎的故事。

下收~




1.

寧遠匆匆揹過吉他閃出教室,他抬手急躁地再瞧一眼腕上的手錶,認真猶豫起要不要退選這門課,原因是教授實在太囉唆。
五點半放的課教授總能拖到六點才放人,換作其他天也就罷了,偏生有個重要的兼職他固定排在週三。
「司機大叔!等個人唄!」
三步併作兩步,他慌忙跳上公車,上氣不接下氣地喘了喘後抓穩吊環。
寧遠在一間小咖啡廳兼職駐唱歌手,中學變聲期過後就常有人誇他嗓音不錯,高中進入熱音社玩了三年,被拱上主唱位置後唱著唱著倒也唱出一番心得,大學了一票狐群狗友們找打工,他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應徵駐唱,竟也真被錄取了。
他在目前這間咖啡廳唱了一年又月餘,薪資比起一般工讀優渥很多,當時咖啡廳經理聽他唱沒三十秒,便喊他停下,對方撐著下巴笑咪咪地盯著他的臉端詳許久,說了句:「不錯,臉是我的菜,錄取!」
寧遠總覺得自己似乎是被經理輕薄了。
後來經理對自己說,這年頭歌唱得好的多的是,唱得好臉蛋又好的少了點,唱得好臉蛋佳又符合她的審美的更少了些,因此果斷錄用。
他訥訥地說,自己是來賣藝的不賣身,而且他對三十歲UP的女人不太感興趣,儘管經理面貌看起來像十八歲一朵花。
他在經理瞇細雙眼,正要巴自己腦袋之前補上最後一句。

抵達咖啡廳時已超出預定時間十五分鐘,下車時外頭正下著滂沱大雨,他淋得一聲濕從後門鑽進去,「陳姊,抱歉,我遲到……」
「不用廢話了,頭髮擦一擦快上台!」陳姊也就是經理,她扔給寧遠一條毛巾,見對方慌慌忙忙地一手胡亂擦著頭,一手忙著將琴袋打開。在對方準備好要上去前,陳姊抿了抿唇叫住他:「小遠,待會表演完後有些事要跟你講。」
寧遠回頭,愣愣地點頭,然後再跑到台上。
這場表演可謂順利可謂不順利。順利的是自己往常發揮,沒有因為來的過程慌張著急而影響狀態。不順利的是在唱到最後一首時吉他第一弦斷了,順帶劃傷了指頭,寧遠立刻臨機應變改拍打琴身來段清唱,一樣收穫不少掌聲。
結束時已超過九點,大雨還在唏哩嘩啦地亂下一通,隔著門及玻璃還能聽到壯闊的雨滴進行曲,陳姊把他叫到後台,給了他今天的工資。
陳姊給他薪水的時候一直都是用信封袋裝好再交給他,寧遠接過手時就感到不對勁,他手上掂量著確實比平常還厚了幾倍。
陳姊說:「小遠,之前一直沒和你說明清楚是我們對不起你。」手搭在寧遠手背上,她微頓了頓,「由於店面租約到期的緣故,老闆要將這間咖啡廳收起來了,到這個月底。」
寧遠呆滯,一時間不知該作何反應。
「信封袋內多出來的部份,算是感謝你一年多來的陪伴,老闆也不確定是否會再開同性質的店,但若有機緣的話,希望你能再來我們店裡唱歌。」陳姊最後柔聲道。

寧遠揹起吉他走了。他還沒細數信封裡共裝了多少錢,但粗略估計應該有他一個月的薪資。
雨下得很礙事,他平常其實不討厭雨的,雨天他可以在家裡盡情放開嗓子唱歌不會有人聽見,就算真有人朝他吼那也被嘩啦嘩啦的雨聲給掩蓋住了,誰也不知道。
他踩著水花,心想今天一定不是個良辰吉日,什麼事情都被他碰上了。大雨,斷弦,又被遣散……再加上還讓奔馳而過的汽車噴了一身。
他眼巴巴盯著雨水混著泥土全濺到自己褲子上,頓時沒了脾氣。
寧遠除了這份兼差,其實還有額外接一些朋友介紹的臨時演出,以及另間酒吧固定一月一次的表演,但沒有哪份比得上咖啡廳駐唱穩定。
他回到家,先把衣服全脫了扔進洗衣機,接著人就站到蓮蓬頭下,拽開了熱水一把往頭上沖。寧遠憶起陳姊說若有機會的話再去幫忙他們唱歌,但他認為恐怕是沒機會了,他大四了,很快就畢業了,就一個唱歌的興趣不能過一輩子。
寧遠家裡並不富裕,頂多算小康,能供應他隻身前往外地唸大學,在外租個房子,他爸媽不覺得唱歌是個正經的事,頂多算玩玩,他自己也這麼覺得。
但既然要玩就得玩個徹底,即使離畢業僅剩一年,也該盡情揮灑抓住最後點青春的尾巴。寧遠是個轉換情緒很快的人,好聽說法是情商高,講難聽就是神經大條。洗完澡身心舒暢,頓時一切豁然開朗,於是他哼著小曲準備在網上把他斷掉的第一條弦買回來,順便再搜尋看看還有沒有需要駐唱表演的徵人廣告。

寧遠在網路上找到賣琴弦的店家標榜快遞寄送二日到貨,真心不騙。今天都第四日了,他隱約感覺真心被騙。照著網站上寫的電話號碼打去,電話另一端一位女人接起話筒:『您好,感謝您的來電。現在是下班時間,請您於營業時間再次致電,謝謝您。嗶——』
寧遠無奈地掛回電話。
寧遠假日在家沒什麼特別嗜好,不外乎玩玩網遊,唱唱歌,有時還會用他貧乏的可以的樂理知識譜譜曲。沒有第一弦就沒有第一弦,反正還有條低八度的第六弦可以替代,他將吉他插電,戴起耳機,在房間裡直接開起寧小遠的個人即興演唱會。
吉他的音色自耳機傳出,他唱得興起,將吉他彈得鏗鏗響,外頭門鈴也萬分急促地叮咚叮咚連聲催響不停。

江澈宇冷著臉,食指以一秒十下的頻率猛按門鈴,同時撥打著收件人的電話。他今日是第一天被分配負責這個區域,原本這區的快遞不幹了,因此對方的負責範圍被拆開成幾塊,其中一塊就落到江澈宇身上。
他看著快遞單據,指定收貨時間平日晚,假日中午以前,此時日正當中,收貨人卻死活不開門不接電話。他想起領班叮囑這份郵務由於不小心被落掉了,已經耽誤了送貨時間,今日務必得送到對方手上。
他動作略一停頓,索性指頭就壓在門鈴上不放開了。
小區裡頓時噪音大作,還隱約伴隨著從樓上住戶傳出的陣陣歌聲。
這番鬧騰正主沒出來,倒是把隔壁大嬸請出來了。
「小伙子,在折騰什麼呀?」
隔壁大嬸出來時臉上還敷著兩片黃瓜。
江澈宇面不改色地收手,把包裹遞到大嬸面前,他指著上頭寫得立體又端正的兩個大字。「我送貨,找這位,要請他簽收。請問您認識麼?」
大嬸按著臉頰上的黃瓜會意地點點頭,手往上頭一指。
「小遠啊,長得可俊了,現在正唱著歌呢,你聽。」
「……」
江澈宇挑了下眉。
深吸了口氣,他更兇猛地按下電鈴,一副要跟人拚個你死我活的架式。大嬸見著嚇了一跳,碎碎唸道現在的年輕人真火爆啊云云又鑽回屋裡了。興許是這份殺氣總算轟騰騰地蔓延上去了,隔壁大嬸的身影剛消失在門後,夾雜在狂躁的門鈴聲間的斷續歌聲驟然停止,五秒過後便聽見對講機裡傳出一個歡快的聲音:『喂喂?請問找誰?』
江澈宇沒什麼情緒起伏地回道:「寧先生嗎?有您的包裹。」
『哎?!送來了?太好了快上來吧,我幫你開門,我這五樓。還是我下去?』
「不用,我上去就行了。」他淡淡地回答。
總算能把這條巷子的貨物結束掉,江澈宇很快爬上五樓,耽誤自己工作的禍首已經在門口等著他了,他立刻不說廢話把包裹往前遞,並抽出一張單子。
「請在這裡簽名。」
對方接過筆,卻沒立刻簽字,只逕自盯著他的臉瞧。
他迎上對方的目光,回給對方一個疑問的眼神。
寧遠說:「小哥你好帥啊,你是新來的嗎?原本都是個大叔吧,那大叔總說我這裡五樓高,他腰不好,年輕人該體恤老人家多爬點樓梯,老誆我自己下去拿。」
「……」江澈宇靜默半晌,回了一聲:「喔。」
「小哥你聲音也很好聽欸!特低特有磁性。」寧遠讚嘆道。
江澈宇於是又默。「……謝謝。」
「小哥你真酷,你都不笑的嗎?」
江澈宇心想你讓我站在樓下按了老半天門鈴,難道我還得笑給你看嗎。但他是個冷靜的人,比起跟人嘴砲想趕快收工的心情更強烈一些,他直視著眼前的人問:「我笑的話你願意趕緊簽名嗎?」
「簽!」
寧遠拍板成交。
於是江澈宇扯了扯唇角,盡量彎起一抹還算自然的微笑,然後立即板回臉孔,抬抬下巴,示意面前只顧愣愣地注視自己臉龐,還把筆掉到地上的人儘快撿筆簽字。他覺得今天真是遇到個神經病。
寧遠也萬分苦惱,他顫了一下回神後慌忙撿起筆來,心臟兒不受控制地怦怦狂跳。寧遠交過不少女朋友,雖然個個僅止於牽牽小手、親親小嘴就分手的程度,說出去被損友大肆嘲笑許久,但稱不上情場老手他好歹也算情場上的小蜜蜂,挺帥的蜜蜂。
但……他邊緊張地簽名邊悄悄想,這人笑起來還真好看,比他交過的女朋友們都還好看。
對方拿回收貨簽單,高冷地說了句謝謝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留著寧遠手捧包裹,怔忡地呆站門口,生平第一次懷疑起自己的性向是否正常。

=============================================

江澈宇大大攻,小寧遠受,別站錯CP!!

  1. 未分類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新坑(2) | top | 【軍燁】酒會>>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206-b848955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