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新坑(2) :: 2016/03/09(Wed)


在我想到標題前就先以這個看起來就是沒思考過的標題代替(合十)

一樣文章內收!





2.

寧遠認真苦惱了一下午,總結得出結論是快遞小哥太帥,而非自己有問題,就如同一些男的見到金城武劉德華會覺得特man特有范兒,而不禁被男神的荷爾蒙煞到一樣。
這般思考著,第二天醒來寧遠已然把這份煩惱拋諸腦後。
揹著吉他到了學校,還沒進教室就被人叫住,王譽跑過來塞給他一份譜,「兩個月後校慶演出的其中一首。先前說過的,三首改編一首原創,這份是申源已經重編好的,你有空先練練。」
寧遠喔了一聲點點頭,聽著王譽接著說:「下次團練老樣子,星期五晚上。沒問題吧?」
他回答沒問題。弦也在拿到快遞後就立刻換上了,正新的發亮。
寧遠上了大學後一樣進了熱音社,在社團裡幾個哥兒們邀約下組了個團,於校園裡混得風生水起,小有名氣。
負責主吉他的叫陳申源,一個二逼,成天嚷嚷著交女朋友,嚷了四年女朋友依舊沒個影。雖然個性挺二,但對吉他確是真愛,沒日沒夜的彈,貝斯手鄭羽總笑說那把漆得亮紅亮紅的騷吉他就是申源的女友。陳申源說他的人生規劃是畢業後開間教室,教人彈吉他,還能順便幫人錄些曲子。
王譽是鼓手,打鼓時特帥,隨著節拍腦袋點啊點的,一甩頭香汗淋漓,每逢表演結束後,他穩定交往好幾年的女朋友總會拿著毛巾前來替他擦汗。他的性格是幾人中最靠譜的,因此諸多正事都交由他包辦。王譽挺會唸書考試,畢業後就打算去考公務員,以後好安心養父母養女友養家。
他們沒人想著大學生涯結束後還把團繼續維持下去,要靠著玩樂團打拚生活?那太艱難了,他們心照不宣。
大抵清楚能毫無顧忌地玩音樂也只剩這一年,大家都比以往更加用心,往年校慶表演兩首算正常三首偏多的,今年一下增到四曲,其中一曲陳申源大大還鐵了心要搞自創。
寧遠不大要臉地覺得,他們這幫人要論實力,以校園裡自組樂團等級來比較的話還是頗具優勢的,但若論起音樂素養著實無法打腫臉充胖子,沒一個音樂科班出身,更遑論去理解和絃理論的那什麼一三五七九級,頂多憑著耳朵和經驗做一些樂曲改編,真要做出一首完整能聽的曲子難度直逼SS級。
二逼青年申源哥不信,拍著胸脯說:「生活處處是音樂!風吹草動也能成為大師級作品!就算做出來的歌就是個垃圾,哥們也不怕批評!」
「聽你在屁!」他氣罵,把喝完的鋁箔包往對方身上扔。
但申源哥意志堅定,幾個人也明白對方只是想在最後一年做點什麼,終究沒駁回他的提案,然後創造主旋律跟作詞的擔子莫名其妙地就落到寧遠頭上來。
他們叫他不要有壓力地去寫,他們會盡力化腐朽為神奇。然而寧遠苦逼地想,腐朽需讓大師去化才會變為神奇,落到臭皮匠手裡腐朽還是腐朽。
反正不過圖個紀念,他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慢慢磨,同時練著其他首歌不打緊。

連續一週過得忙忙碌碌風風火火,寧遠都把那位帥又高冷的快遞小哥忘得差不多了,直到某天晚上他媽一通電話過來,說給他寄了一箱乾糧去,可能這幾天會到,要他注意一下。
『你這孩子一人在外,也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吃飯,真太忙了沒時間吃的話好歹也可以塞幾個零食裹腹,知道嗎小遠?』
他胡亂邊點頭邊應聲,他媽頗疼他,老擔心他一人遠赴他鄉讀書吃不飽穿不暖,三天兩頭就要寄一些東西過來。
寧媽媽也不管兒子有沒有認真聽,繼續叮囑著:『到時候應該會有快遞跟你聯絡,確實收到後記得告知我們一聲,裡面有你愛吃的仙貝、橘子、鳳梨乾、柿子餅……』
他頭夾著電話分一半心神聽他媽碎碎叨叨,一半心神打報告,末了才忽然留意到其中細節,他心思一動:「媽,你是用哪家快遞?」
『嗯?不就XX快遞麼?信譽最好那家……』
他沒心神繼續聽他媽唸叨了,他在話筒上嗯麼用力親了一下,大聲喊道:「媽!我愛妳!」隨即從椅子上跳起來。
高冷快遞小哥就是XX快遞的,寧遠不禁有些期待,連帶敲著冗長報告的手指都變得輕快起來。

陳申源直瞅著每五分鐘就要掏出手機看一次的哥們,皺了皺眉,手指挾著PITCH指向寧遠,手臂揮過之處刮起一陣大風。「遠哥,你從實招來,我不怪你。你是不是偷偷交女朋友了?」
寧遠剛把手機再收回口袋裡,抬起頭來,他愣了會兒。「沒啊……?」
那副樣子特無辜,逼得陳申源不由得瞇眼仔細審視那張臉上是否有絲毫破綻,他又把手中的PICHT往前再努了努。「別、別裝了……我知道你是捨不得讓我難過,遠哥你說說,你這一個小時內看手機幾遍了,拿出來放回去拿出來放回去,拿出來又嘆口氣,這不是戀愛中少男在等可愛妹子的電話是什麼!自首從輕量刑,你到底再等誰電話!」
寧遠自首:「我在等快遞電話……」
「……」陳申源的表情彷彿聽到一個天大笑話。「啥?」
他萬分無辜。「我媽昨天說她寄了零食給我,要我這幾天多多留意快遞電話。」
正好走到陳申源旁邊的鄭羽幫著巴了陳申源的頭一下,聲音清脆響亮。
「寧遠你別聽這欲求不滿的白痴狼哭鬼嚎,這貨恨不得集結所有的單身汪反攻世界。」
「那王譽豈不遭殃。」寧遠樂了。「人生勝利組,首要反攻目標。」
王譽不為所動地瞥去一眼,面色波瀾不驚。
「沒錯!明明交過女友無數卻依然童貞,不曉得哪方面出問題的遠哥正是咱的同伴!」
「滾!」寧遠笑罵,用力踹陳申源一腳。
說到這他也挺鬱悶的,從小被誇皮相不錯,也不少女孩子跟他告白,順勢交往的自然也不在少數。但談得總像玩扮家家酒一般,我說喜歡你你說喜歡我,再純純蠢蠢地打個啵兒,然後女生就會說:「寧遠,我覺得你一點也不愛我……」於是就這麼糊里糊塗地分了,無怪乎被損友嘲笑。
針對這一點,閱片無數……不是小黃片,是文藝愛情片,的陳申源大大表示,遠哥就敗在太沒有企圖心,女生總喜歡強勢一點的男人,最好酷帥狂霸跩,在該出擊時出擊,女生說送到這裡就好,男人就該旋身來個壁咚,情深深雨濛濛地呢喃:「依依,怎辦,我不想讓妳回去……」
對此寧遠則暗自懷疑陳申源平常看的到底是文藝愛情片還是三流偶像劇。
儘管被八百年找不到女友的人這般訓誡很沒面子,寧遠還是不得不承認對方講的很有一番道理。他總是把女生送到家門口,在人家依依不捨地拉著他的手閉眼抬起臉時,溫柔地摸摸對方的頭,假裝看不懂暗示地微笑說:「很晚了,快進家門吧。」接著轉身回家。
沒辦法,女友老爸凶狠地在窗邊盯著,他不想被揍……。
他嘆口氣。算罷,感情這種事靠的是緣份,他自詡自己是進化後的人類,不是猴子,不急著啪啪啪。
短暫的休息時間在王譽一聲令下後,他們各自端好樂器,繼續認真練習。

又過兩天寧遠左盼右盼的快遞終於送貨來了,送的人卻不是當天那位高冷帥小哥,是另外一個蓄著鬍子的大叔,寧遠一面簽收,一面難掩失望地讓對方把一大箱子搬進他家裡。
在對方要離去前,他攔住快遞。
「那個,大叔,問一下,之前你們公司負責送這區的人,一個長得挺帥的,他換區了嗎?」
大叔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掐著下巴思考了下說道:「之前負責這區的人是不做了,不過要說帥麼……」
「不不不,不是那個老腰痛的大叔!」他忙解釋著,「大概二十多歲,可能跟我差不多大,臉長得特好看的。」
大叔又想了想,這才恍然大悟地拖長語調啊了一聲。「你是說那小子吧,他打工領時薪的,還是個學生呢,固定只送星期四六日,今天輪不到他。」
寧遠一呆。「是學生嗎?」
才喃喃問完大叔又狐疑地瞥向他。「怎麼?你跟那小子認識?下回指定配送日期也寫上,到時來的就是他了。」
寧遠點點頭,然後又忙搖了搖頭。他開始覺得自己的行為好像有那麼一絲絲……變態?
心裡頭雖然隱約有這份自覺,寧遠最終還是一邊煩惱地咬著筆桿,一邊於新訂的網購備註欄打上:『指定配送日:週六、週日』,送出,並長吁出一口氣。
他樂觀地想,自己只是想和聲音好聽長相好看的快遞小哥做個朋友,就像很多人會想認識金城武跟劉德華一樣。

==========================================

小寧遠自覺啟蒙封印在體內二十餘年的彎彎體質~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新坑(3) | top | 開新坑~麼麼噠!>>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207-e9e63db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