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新坑(3) :: 2016/03/13(Sun)


前兩天跟朋友出門無法碼字><
&我要趕快想個標題(爆)

文章下收。




3.

江澈宇第二次見到那個很多話的收貨人時,對方站在門口傻傻地對著他笑。
他無動於衷地把包裹交到對方手裡,一樣從腰包裡拿出簽收單,遞到人面前。「麻煩簽名,謝謝。」
寧遠同樣接過筆,在內心盤算著怎麼跟帥帥的快遞小哥搭話,他想了想決定從自我介紹開始做起,決定好方向他綻開一個還算好看的笑容。「咳、那個,我叫寧遠,寧靜而致遠的寧遠。」
江澈宇不著痕跡地皺了下眉頭,微微頷首。「我知道,單據上有寫。」他用眼神示意對方手中握著的簽收單,補上一句:「上回您也有簽名。」
「喔……」他尷尬地摸了摸頸後,瞬間不曉得該如何接話。其實他是想知道對方名字的,但直接問請問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這感覺又太唐突,很像在搭訕,雖然以普羅大眾眼光,自己的行為的確是在搭訕沒錯……腦中思緒亂七八糟的,他頓時覺得相當無措,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變這樣。
正茫然間,他聽見快遞小哥低沉而帶磁性的聲音響起:「不好意思,請問您何時要簽名?」
江澈宇直盯住面前人的臉,心道這人上回讓自己在門口罰站,這回死活不肯簽單,他內心都有點煩了。按捺住語氣中的不耐,他問道。
對方嘴巴張了又闔,闔了又張,許久後才緩緩吐出一句:「你告訴我你名字,我簽名好不好……?」
江澈宇眉頭忍不住抽了兩下,只差點脫口而出你到底有什麼毛病。
寧遠大抵也為自己猛然迸出的話給愣了下,他滿臉窘迫,匆忙辯解:「我……那個、不是……如果不想說也沒關係的。」
「江澈宇。」他略顯煩悶又冷淡地道。「江山的江,清澈的澈,宇宙的宇,可以簽名了吧?」
沒料到對方會真告訴自己,寧遠呆呆地張著嘴巴上下猛點著頭,過後又覺得自己樣子挺蠢,他趕忙低頭簽字,筆尖畫完最後一撇時忍不住傻樂呵呵地笑出來,將簽收單還給臉孔冷得跟冰山一樣的快遞小哥,他欲言又止地抿了抿唇,終究怯怯地開口道:「那個,你的名字真好聽,真的。」
江澈宇正收回簽單,聽到寧遠的話他稍微抬起眼簾。「……謝了。普普通通。」
說罷同上回一樣不多廢話地轉身離去,這一戶真是他媽的耽誤他太多時間了。

江澈宇離開後,寧遠手捧著包裹,嘴裡唸著好不容易得知的名字幾遍。
江澈宇,江澈宇,江澈宇……這名字真好聽,和那樣好看的人真配,他有些樂滋滋地想。雖然快遞小哥的態度依舊冷冷冰冰的,不過他都願意告訴自己名字了,他覺得他們的關係應該有近一點,再努力加把勁應離朋友不遠。
寧遠認為這發展頗激勵人心,他決定把刷網購這件事加入每日課題裡,以便製造與快遞小哥第三次第四次甚至第五第六次的交流。
這幾天下來,除了固定練唱、練團,再加入刷網購一項,寧遠另外找到一間應徵駐唱的餐廳。
餐廳的要求比較正式,需穿西裝打領帶,有樂手,他負責站中間唱西洋爵士歌。
餐廳老闆告訴他,他們那走高級路線,常會有各方權貴名人前來,來唱歌的時候務必把自己打扮得很有格調。簡單來說就是雖然你現在看著像土包,但既然我錄用了你你就得盡量裝逼,越逼越好。
老闆人不錯,撥給了他一筆治裝費,他拿去買了一套穿上後看去頗有金牌特務主角味道的西裝,小西裝店老闆很喜歡柯林.佛斯,為表致敬還將店名改成了『金土曼』。
寧遠其實很想跟老闆講,老闆你那其實就是妥妥的山寨。
餐廳的帶位姑娘長得很清秀,一雙大大的眼睛水靈水靈的,跟人特別能聊,也相當八卦。寧遠正式去唱歌的第一天小姑娘就跟他聊上了,小姑娘的名牌寫著康寧寧,餐廳裡大家都叫她寧寧。
「你是新來的駐唱嗎?準備的後台在那邊,那扇木紋漆的門推開就是了。」寧寧指著走廊通到底的門,在他彆扭地整理領結時饒富興致地看著他。「你長相比上個走的駐唱差了一點,但也滿好看的,要真說起來的話其實你臉比較偏我的菜,上個歌手太陰柔美了。」
寧遠是第一次將在這麼正式的場合唱歌,內心十分緊張,寧寧的話其實沒怎麼聽進去,只胡亂點幾個頭應幾個聲。
寧寧也不甚在意,她瞄了眼時間,繼續和他攀談:「還有十五分鐘呢。這裡的客人都滿大方的,若你唱得好其實滿容易拿到小費,幾百幾千的都有,之前那個歌手說他有時一個月拿的小費還比本薪多呢,有錢人的金錢觀就是跟我們這些市井小民不一樣。」寧寧邊說著邊感嘆地嘆了口氣。
聽到有幾千元的小費,寧遠倒是嚇了一跳,手腳更加不利索了,他忍不住問:「那之前做這工作的人怎麼離開了?」
這問題似乎把小姑娘的八卦魂給激了起來,她伏低身子,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
「這只是我聽說的……有謠言說前個駐唱的是被某出手闊綽的企業大老闆看上,被包了。就那個OO建設的老闆,聽說過吧?對了,這只是大家在傳的,記得別隨便亂說出去!」
寧遠瀑布汗。這麼勁爆的消息他實在不太想知道。
進去準備室前,寧寧又「好意」地和他提醒了句:「所以呀,若之後看到台下有哪位有頭有臉的對你眉目傳情,千萬要小心點兒!」
說是好意,寧遠卻從她發亮的雙眼裡看到熊熊燃燒的八卦魂。他僵硬地點點頭,戰戰兢兢地步入後台準備室。
雖然從帶位小姐那聽到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然而意料之外地,當天他發揮得還不錯。明明上台時還同手同腳的,拿起麥克風後寧遠一下子就不緊張了,結束後他聽到有些大概是常客的客人問經理唱歌的怎麼換人了,經理照實回答前個人離開啦,找了個新的年輕小伙子上來,寧遠以為接下來客人該破口大罵找個唱得亂七八糟的人來接替你們瘋了嗎,對方卻摸摸下巴,道:「小伙子感覺有些青澀,但還不錯。」
寧遠鬆了口氣,好歹新的飯碗是保住了。
高級餐廳駐唱說真的,比起咖啡廳的薪資又更是優渥了不少,只是樂隊會發譜,必須回家練,跟在咖啡廳那時自己愛唱什麼唱什麼那輕鬆自在的氛圍不一樣。
唱了兩、三個禮拜後也就稍微習慣了,客人反響不錯,老闆自然是挺滿意的。寧遠有被塞過幾次小費,但數目不大,並沒有發生什麼被政商高層一眼相中眉目傳情的事兒,千幸萬幸。
在這期間,他與帥帥快遞小哥江澈宇又有了第三次的見面,原因自然歸功於寧遠鍥而不捨的努力——他又訂了網購。
「請在這簽名。」一樣的模式,江澈宇依然是不冷不熱的語氣。
寧遠這回很乖地立刻就簽名了,將簽收單交還給江快遞後,對方還略感意外地挑眉看了他一眼,他微笑做出一副求摸頭的乖順神情。
可惜江澈宇不是個多事的人,既然順利解決掉一件郵務他便欲迅速接著送遞下一份包裹,卻不料自己一轉身手臂便被拉住了。
他剛回頭,寧遠就趕緊放開了手,他提著一個袋子伸到他面前。
「江帥……江快遞,工作辛苦了,這裡面是我媽從家鄉寄來的核桃酥……」
「……我不吃核桃。」江澈宇將視線從寧遠臉上移到袋子,再移回對方臉上,無動於衷地道。
「那……那麻花捲?」寧遠聽見他這麼說並不氣餒,立即不曉得又從哪變出一個袋子擺了出去。
江澈宇眉頭動了動。他挺喜歡吃麻花捲的,但眼前這人明顯有點麻煩。他在接收與不接收間猶豫著。
寧遠見他閉著唇不說話,感覺似乎有希望,但又不清楚冰山帥哥的心裡頭在想什麼,他小心翼翼地瞧著江澈宇。「還是你喜歡吃什麼?我媽寄給我挺多特產的,前兩次耗了你許多時間也挺不好意思……」
「就麻花捲吧。」他打斷他的話。「我滿喜歡的,謝了。」
提過寧遠手中的紙袋,江澈宇爽快俐落地離開了寧遠的租屋大樓,發動機車引擎揚長而去。

================================================

小寧遠的掰彎高冷帥哥奮鬥記~~~
路途崎嶇多彎不好走啊QQ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新坑(4) | top | 新坑(2)>>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208-fa320a8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