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新坑(4) :: 2016/03/17(Thu)


這次更文遲了略久><
內文下收!




4.

陳申源又見他的好哥們好夥伴三秒一揚唇五秒一露齒,秒秒鐘笑得一臉春心蕩漾,他終於受不了了。
「我說啊遠哥,」他一個伸臂攬上寧遠的肩頭。「你最近是發春呢還是怎的?」
「啊?」他表現得很是茫然,轉過臉與陳申源對望。
陳申源不幹了,他咬牙切齒,豁地站起身,一手直指著寧遠。「裝!我讓你再裝!上回愁苦情深地分分鐘掏手機發呆,這回分分鐘樂呵呵低頭傻笑,說你最近什麼事都沒有只有傻子才信!遠哥啊,把妹不可恥,偷把了妹卻還瞞著哥兒們裝沒事那才可恥啊!」說到最後都有幾分哀痛欲絕了。
寧遠看著陳申源的眼神像看神經病,他莫名其妙地說:「我什麼時候去把妹了?我最近跟快遞交朋友呢。」
陳申源看著寧遠的眼神也像在看神經病:「跟個快遞交朋友能讓你傻樂成這樣?快遞是個漂亮妹子?」
「快遞是個男的。」他慢條斯理地答。「別再腦洞了申源哥,想妹不可恥,想妹想到對哥兒們發神經那才可恥啊!」
陳申源皺眉盯著寧遠,半晌才嘟囔了聲:「不信!你唬我呢。」
寧遠不想再和腦洞大開的二逼青年瞎扯,自己確實因為快遞小哥收了他的麻花捲而樂了一天,此刻心情十分明朗。快遞小哥離開前還說了他挺喜歡的,寧遠手撐著腮,喜孜孜地思量下回請老媽多寄點麻花捲過來。
嘴角才剛不自覺上揚,臉頰就被人狠狠捏了把,寧遠吃痛地摀著臉,很無語地橫了陳申源一臉,他毫不留情地狠捏回去,兩面開弓。
「陳申源你有病吃藥!」
「我……我看著遠哥你笑得如此花癡卻為了個男的就心痛……」就算被捏得話都說不好了他仍不依不撓。
寧遠沒轍了,他第一次知道陳申源這麼煩,想妹想到瘋了的典型寫照。他拍拍好哥們的背,正經八百地說:「陳申源你聽著,我真沒交女朋友,自從上回和徐子潔分手我已花草不沾三、四個月了,現在就是個禁慾好青年。」
他抬起手掌做出個對天發誓的動作,心裡腹誹他特麼的是他老婆嗎非得和這傢伙報告這些。
陳申源總算有些相信,他一臉古怪地瞪著寧遠。「你成天這麼高興就真是為了個男快遞?」
「也沒高興成哪樣。」他頓了會,想了想。「普通吧,就有點想和對方交個朋友。」
陳申源聽了望著他的臉不說話,然後低頭刷起幾個和絃,胡亂唱起遠哥啊我不了解你,相識四年才知道兩顆心遠沒那麼近,哦哦哦~
寧遠大師點評:「神經病。」
其實寧遠心裡也弄不清楚為什麼自己那麼想和江澈宇做朋友,也就莫名地見到對方就挺開心,看到他笑容會發愣地覺得真好看,至少在他活了二十多年的生涯裡,江澈宇是第一個會讓他產生這種想法的人,他並不大明白是怎麼回事,隱隱約約覺得跟對方做了朋友就能弄明白了。
但這麼被陳申源一折騰,他又朦朦朧地感覺似乎有哪些不對勁的地方,但他琢磨不出來。

下午的課結束以後班上同學來找他,說是要和隔壁系的女生們聯誼,而女孩子們則提出了要求希望寧遠也能參加。隔壁系的可愛女生很多,班上的單身汪們都不想放棄這機會,寧遠答應了下來,順帶請他們多留一個位置,他準備帶思春期不得志的陳申源汪一起去,以免對方整天纏他身上盯著他交女友沒有。
陳申源樂翻了,攬著他的脖子直說他夠朋友。
說實話陳申源長得很不錯,眼睛大大的,睫毛挺長,皮膚又白,整張臉與其說帥不如說清秀,這樣的長相搭配他對交女朋友這事的積極性,整個大學生涯內卻沒找到半個,寧遠決定把原因歸咎於個性問題,太二了,他注視著人暗暗嘆氣。
聯誼辦在一家烤肉店,為助興大家又叫了好幾瓶啤酒,八對八,加起來十六人,他們直接佔了店裡整排長桌,聲勢甚是浩大。
男生們都挺積極的,忙著給女孩子夾肉夾菜,哪裡有殷勤能怎麼獻就怎麼獻。陳申源喝高了,站在椅子上也不怕丟臉,手抱著把空氣吉他就說要給眾人高歌一曲,寧遠默默吃著盤子裡的肉裝作與對方毫不相識。
陳申源歌喉並不怎樣,平時跑拍跑調不在話下,更何況灌下好幾杯酒微醺的現下,歌聲錄下來包准能嚇得小孩兒三天三夜睡不著覺,女孩子們倒是笑得很開心,大抵跟看猴兒戲耍是一個概念。
寧遠對酒長嘆,申源哥啊別怪哥們不夠意思,你自己要掐斷自己的桃花哥管不著。
坐在他對面的一個女孩有些羞澀,頻頻抬眼瞅他,到了整桌的肉都烤一半,大家紛紛嗨起來後,她終於鼓起勇氣主動和自己搭話。
「寧遠,我一直很喜歡你的歌聲,你在學校的每場表演我都有去看。」
寧遠聽到別人這麼說還是很開心的,他抬頭認真看著女生的臉,真心誠意地笑道:「謝謝妳,下場表演妳若也來,我會找找妳在哪的。」
女生臉微微一紅,點了點頭。
飯局剛開始時大家有自我介紹一輪,寧遠偏頭回憶了下,沒能想起來女生的名字。
他不大好意思地扒了扒後頸。「抱歉最初介紹時沒聽清,妳叫……?」
「我叫方薇。」女生被他的話問得措手不及,她紅著臉答,說完又低下頭,被旁邊的女孩推了推肩膀,然後不好意思地笑笑。
寧遠把筷子尖端抵在唇上,一邊注視面前女孩的互動,一邊愣愣地心想女孩子真是種可愛的生物。
他感覺這個叫方薇的女孩應該對自己抱有一定好感,他的異性緣不錯,儘管每次總是維持不久,但始終不乏有女性對他暗送秋波。他不由自主地想到江澈宇。
那麼好看的人,他猜想該是很受歡迎的,只不曉得江澈宇現在有沒有女朋友,想到此處他呆呆地發著愣。
陳申源總算是醉昏過去了,他身子一倒,靠在寧遠肩上呼吸綿長,睡得相當安穩,寧遠無奈地讓他靠在椅背上好好自個兒睡個爽,心下認為這個二貨是徹底沒救了。
結束前大家玩起抽鑰匙遊戲,決定誰該送哪個女孩子回去。已經睡死了的陳申源自動棄權,寧遠從陳申源的皮夾裡掏出幾張鈔票幫他叫了計程車,把他塞進後座後他向司機報了地址,讓司機到站後把人叫醒,讓人滾下車即可。
很湊巧地方薇抽中了他的鑰匙,他友好地詢問方薇住哪,準備好好地把人送回家。
路上他們聊了很多,包括兩人喜歡的音樂、平時在做什麼,方薇聽說他平常會在一些地方駐唱後相當驚訝,不掩雀躍地詢問她能否有機會去聽。寧遠遲疑了一會兒,考慮到餐廳的高消費,他委婉地告知對方地點可能不太合適。
除去這一環,兩人興趣相近,挺聊得來,方薇笑起來頰邊有淺淺的酒窩,個性不會太嬌氣,聊開來後便顯得大方,總而言之是相處起來會讓人覺得自在的類型。興許是因為如此,當方薇問他現在有沒有正在交往的對象,若沒有的話可以和自己試試嗎的時候,寧遠愣了愣,沒有太多思考就答應了。
分別前,他和方薇交換了手機號碼。
明明是為了陳申源那二貨而參加的聯誼,卻莫名其妙地替自己賺回一個女朋友,後來陳申源沒少用一副哀怨的神情在他身邊登楞登楞地把吉他當琵琶彈。
寧遠事後也萬分痛心地表示,一個聯誼能把自己喝得昏死過去,陳申源你這也實在二得沒藥救了。陳申源聽著臉一會紅一會白,緊張地摀著他的嘴巴叮囑他千萬別說出去,不然他得被鄭羽嘲笑個沒完。

寧遠的生活裡多了一個女朋友後其實並未影響他多少,不外乎在上課練歌練團駐唱之外,多了個和女朋友傳傳簡訊,有空中午見個面吃個飯,牽牽手抱一抱,也就這樣而已。
噢對了,還有寫譜。一次練團結束後被王譽提醒一番,寧遠終於開始認真苦惱上了。
距離校慶只剩一個月時間,三首重編曲他們團內都已經練得差不多,只差等著寧遠將自創曲的譜子交上來,他們再來分部合上各自的樂器。
寧遠這一個月來在家裡編了不少,隨唱隨寫,分別都是很零散的段落,就像一塊塊碎布,不曉得該怎麼把它們拼成一件衣服。
把煩惱事擺到一邊,寧遠再次從網路上找到他想要買的東西,正私自籌劃著與快遞小哥江俊帥的第四次相會。指定了快遞公司及寄送日期,他坐等週末能熱情地問問江快遞他們家鄉的麻花捲味道如何。

只是萬萬沒想到,他和江澈宇的第四次相見並不是江澈宇穿著快遞制服抱著包裹出現在他家門前,而是對方一身便服地坐在他們學校餐廳裡扒著自助餐。
而寧遠發現人當時才拉著方薇的手走一塊兒正要離開。

==============================================

江澈宇大大抓姦現場(X)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新坑(5) | top | 新坑(3)>>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209-d0bfb2e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