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新坑(5) :: 2016/03/25(Fri)


最近在準備出國(q_q)

文下收!




他腦袋頓時就像地雷掃過般轟地一聲炸了開來。
他頓住步伐,呆呆看著江澈宇邊吃著飯邊聽旁邊人說著話,有時扯扯唇角對著人笑一笑。寧遠愣了好一會兒才稍微回神,他不自覺放開方薇的手,往江澈宇坐的那張桌子方向走去。
對方正和朋友聊著天,絲毫沒注意到寧遠這邊的動靜,還是對方朋友先抬起頭,望著他好一陣愣。
寧遠不自覺緊張起來,他輕緩地拍拍江澈宇的肩,確認道:「江……江快遞?」
江澈宇這才回過頭,看見寧遠的臉後也明顯呆了一呆。「……是你?」
寧遠見人一下就認出自己頓時心下頗為高興,腦中一個聲音清楚告訴自己哪家住戶每次收宅配都那麼煩,不想記住也會被迫記住的,但這不影響他高亢的心情,他向江澈宇問道:「江快遞也是這學校的?」語氣裡難掩那麼一絲絲的期待與喜悅。
江澈宇默不作聲,似是在斟酌該怎麼回答,但畢竟他人都坐在這裡吃學校餐了,再刻意否認反而奇怪,於是沉吟半晌後他還是開口承認了:「……嗯。」
這太巧的事了,寧遠心花朵朵開,說:「我也這學校的。沒想到能跟江快遞在學校碰上面,我們真有緣。」
「……」江澈宇不大想跟對方這麼有緣,索性不答聲。
「江快遞幾年級的?我大四,這一年過了就畢業了。」寧遠也不在意對方有沒有反應,逕自和對方說著,他想自己都四年級了,那麼江快遞不是和自己同年就是比自己小一點。
果不其然江澈宇沉默了會兒答道:「大三。」
寧遠點點頭。「大三啊,比我小一歲,你可以叫我寧遠哥。」
江澈宇無言以對,什麼都不想叫。
「什麼系的?搞不好我們還師哥師弟呢。」他雀躍地說。
「……你呢?」
「我麼?商學院,國貿的。」他答。
「資工系。抱歉了我們八竿子打不著邊,不是師哥師弟。」江澈宇很冷淡。
「那也沒關係,我能叫你名字嗎?總叫著江快遞感覺挺生疏的。」他笑著道。「我的話,寧遠,遠哥,小遠,都有人叫,隨你。」
「……」江澈宇總算見識到所謂自來熟是什麼意思了。他覺得他們本來就挺生疏,沒有什麼感覺生疏這回事,況且不同年級不同科系,他們也沒有熟的必要。工作上沒辦法,但私底下江澈宇並不想和寧遠有太多交集,這人對自己的態度有些熱情得過了。
「江……江澈宇,」見他沒應聲,寧遠試著喊了聲看看,沒放棄地再問:「我能叫你名字麼?」
江澈宇微一挑起眉頭,說:「……你不已經叫了?」
寧遠嘿嘿地揚起笑容,高興地回答:「怕你會不高興。可以的話我就叫你名字了,江澈宇,嗯,江澈宇,好名字……」
他還沉浸在自己和快遞小哥已經進展到能互叫名字的程度,關係有了很大飛躍的喜樂裡,忽然方薇的聲音岔了進來,他才頓時想起自己本來是跟方薇在一起的,並已經把方薇落在一旁很久了。
方薇走上前來拉了拉寧遠的袖子。「寧遠,你朋友?」
寧遠回頭,愣愣地發覺自己方才竟完全忘了方薇的存在,他心中頗為歉疚地牽起方薇的手,訥訥道:「抱歉,方薇,剛剛讓妳等很久了吧……」
方薇正搖了搖首,這回江澈宇身邊從頭到尾都沒開口的友人突然出聲問:「女朋友?」他來回瞧著寧遠及方薇,最後將視線停在寧遠身上。
寧遠說是,並用眼角瞄了一眼江澈宇。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想偷瞅江澈宇的表情。
江澈宇沒什麼表情,只眉毛抬高了些許。
「……你不是同性戀?」
這下換寧遠徹底茫然了:「……不是啊?」
江澈宇收回目光,沒再說話,他旁邊的友人則露出一抹挺莫測高深的笑容,兩人皆沒繼續發表任何意見。
寧遠心裡相當掙扎,好不容易能遇到江快遞,他是希望能多和對方聊點的,最好能就此坐下促膝長談,但他也不能將女友撇在一邊,腦中天人交戰一番,寧遠決定向江澈宇問道:「明天你中午還會來這裡吃飯嗎?」
「……」江澈宇吃完了,他蹙眉放下筷子,用衛生紙抹了抹嘴後將衛生紙丟到盤子裡。
寧遠看著江澈宇,還在等著他的回答。
「他明天只有上午的課,下午不在的。」江澈宇的朋友代替江澈宇答了,他瞧寧遠痴痴地等,江澈宇也不理人,怪可憐的。
寧遠一聽立刻頗失望地垂下頭,那樣子倒很像隻被拋棄的小狗,只差沒慫拉著兩條耳朵,他動了動唇似是想再說些什麼卻又什麼也沒說,江澈宇只當視而不見。江澈宇朋友坐在旁邊看戲看得興致盎然,忍不住出聲提議道:「不如你們交換聯絡方式吧?」
這話一出,寧遠雙眼一亮,江澈宇則面色一冷。
「好的好的,我先報我的號碼。」寧遠忙不迭點頭。他看江澈宇皺起眉頭,不情不願地拿出手機,緩緩地輸入自己的手機號。
他想等江澈宇也能告訴自己號碼,但對方記下聯絡人資料後就把手機擱一旁桌上了。江澈宇的臉色說不上好看,冷冷冰冰的,他朋友卻不顧身邊人的一股低氣壓,逕自拿起江澈宇的手機撥回去。
他說:「好了,那就是澈宇的手機號了,存著吧,你們之後再聯絡。」說完還笑意盈盈地對寧遠眨了眨眼。
「劉子鈞,你什麼意思?」江澈宇的臉色黑得可磨墨,斜眼瞪著身邊的人,他一把奪回自己的手機。
「沒什麼意思,幫你交個朋友。」他心安理得地道,向寧遠友好地揚了揚手。「寧遠哥,有需要我的號碼嗎?」
「要的要的!不過我現在得趕著走了,你再傳訊息給我好麼,謝謝你了!」寧遠此時此刻特高興,能得到江快遞的電話號碼他簡直心花怒放,所有煩惱一股腦兒煙消雲散,眼見方薇大抵等得就要不耐煩,他忙匆匆向劉子鈞說道。
走沒兩步又想起一事,寧遠停下步伐,回頭問:「江澈宇,那個,我晚上發訊息給你可以嗎?」
江澈宇沉著臉,不太想回答,但又不想見人一直佇在他面前,他於是挪了挪唇冷冷地丟出一句:「隨便你。」

寧遠離開以後,劉子鈞似笑非笑地看向江澈宇,稍微壓低聲音說:「真沒想到,你之前說被一個疑似同性戀的小子纏上指的就是寧遠麼。」
江澈宇斜眼過去。「你知道他?」
「多的人知道他咧。」劉子鈞往椅背上一靠,說道:「在我們學校可出名了。每幾個月就在中庭廣場那唱歌,每次經過時就見女生們把廣場都圍住了。是不是彎的反正我看不出來,但人家以前交的可都是女朋友。」
「……」
「幹麼?你恐同啊?剛剛那態度避得……」他嘖嘖兩聲,眼裡整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我在旁看著都為寧遠哥心碎了,更何況人家還不一定是。」
「我恐同的話現在就不會坐這跟你講話了。」江澈宇淡淡地說。
劉子鈞揚起笑來,頗為得意地說:「那是該不一樣,我可是你哥們兒,一起睡了三年的感情怎麼能比。」
「我們只是同寢室而已,別講得好像我跟你怎樣過。」江澈宇很絕情,半點也不賞臉。
劉子鈞是同性戀,這事是在他們同寢一年半後江澈宇才知曉的。大一的時候學校宿舍一間四人同寢,年級升上去後宿舍就得空出來給新生,於是江澈宇便找了其中最處的來的劉子鈞一起租了間屋子。
是男人總需要發洩的,偶爾趁著室友不在時看支小黃片,做做手部運動並與身體溝通溝通這完全可以理解,江澈宇平時也會做。只是江澈宇至今仍然無法忘懷當他打開房門當下,看見劉子鈞電腦螢幕上交疊的兩男人時所遭受到的衝擊與驚愕。
劉子鈞當下表現得非常灑脫,他說如你所見我是同性戀,我不喜歡女人,沒刻意隱瞞的意思,只是覺得沒必要特別講,你若接受不了我可以立即搬出去,但你得給我一些時間讓我找住的地方。噢還有,雖然我喜歡男人,但並不是所有帶把的都喜歡,江澈宇你就百分百不是我的菜,敬請放一百顆心。
出櫃出得好似那櫃子本就沒門,腳一伸就大步跨出去了。
江澈宇黑著臉,整整花了一個禮拜不和劉子鈞說半句話才消化並接受了這個事實。劉子鈞是不可多得的好室友,也是個很夠義氣的朋友。兩人邏輯相近,做事方法相似,並且還聊得來,說真的若不是這事,劉子鈞除了嘴欠了點外江澈宇挑不出對方任何毛病。
他後來想想,一年半下來他和劉子鈞相處和諧,而對方也直說對自己沒半分興趣,那麼劉子鈞是不是同性戀這點似乎對他並無影響,於是也就釋懷了。
他再皺眉想,寧遠這個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江澈宇發現他想不出個所以然。
當晚寧遠果然發訊息過來了。
他把訊息點開來一看:『江澈宇,江快遞,我是寧遠!我是真覺得江快遞你特麼帥,是真想跟你做朋友的!o(^-^)o』
劉子鈞滾在床上捧腹大笑,他嗆咳了幾聲,又忍不住對著江澈宇繼續上氣不接下氣地笑:「要、要不是知道寧遠有女友,我絕對會以為這人想跟你約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澈宇:「……」
他果斷把訊息丟入垃圾桶。

============================================

小寧遠會用表情文字,萌萌噠!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最近の出来事 | top | 新坑(4)>>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210-3049586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