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Drrr!!新刊《文系理系體育系》試閱二——§ 社團活動 § :: 2011/04/07(Thu)

內收。




§ 社團活動 §

大學生涯裡,除了讀書外,社團亦是重要的一部分。開學過了幾天,也該是他們選擇社團的時候了。持著社團介紹本一看,裡頭的社團還真是五花八門,一般會有的社團都有,稀奇古怪的也絕不在少數。
臨也翻著社團本,隨口問向新羅:「喂,你打算選什麼社團?」
「嗯?這個嘛……還沒決定耶。」他想了一下。「如果沒什麼其他想要的話就是解剖社了吧。」
聽到回答臨也望了他一眼,嗤笑了聲。「你去解剖社反而會把其他人嚇到吧,家裡做密醫的,你平常解剖什麼,人家社團又解剖什麼?」
從小就拿著手術刀切開人的腹部,以這傢伙的技術,一般外科醫生還不一定能及,而人家社團在解剖的不過青蛙、老鼠、豬之類的動物,這傢伙去了搞不好太不滿足,哪天就搬著一個人去社團也說不定。
「你還不如去靈異研究社,反正不是最喜歡愛爾蘭傳說的妖精的嗎?就去那裡好發揮你的才能吧。」臨也說。
「啊,好像不錯……不對塞爾堤才不是靈異!塞爾堤是真實存在可愛又極富魅力的女性!」新羅忍不住憤憤抗議。
臨也嗤了聲表示不以為然,轉過頭不再理會對方,雖然是這麼說新羅,但真的審視起來,以臨也的眼光來看其實他也沒什麼資格評論他的多年損友。
新羅碎碎唸了一會兒,目光接著投視到因為晨練的緣故,從剛剛到現在都重複著打盹、驚醒、再打盹的人身上,正好對方現正處於茫然醒著發呆的狀態,他於是開口問:「靜雄呢?有任何想參加的社團嗎?」
「啊?社團……」他揉揉眼。「就……拳擊社吧。」
「……靜雄你想藉機合理正當地殺人嗎?」
靜雄頓了幾秒,轉頭盯著新羅的臉。「你這什麼意思?你想要我先合理正當地殺了你嗎?」
「啊……冷靜點靜雄,你現在殺了我絕對不是合理正當,而是犯罪喔!」

新羅會這麼說其實是有他的顧慮的,不單是討揍。靜雄會選拳擊社的理由很簡單,他只是找一個感覺是自己長項的社團來加而已,然而以他的力道,大概還沒達成練習的目的對象就已經躺在地上等著叫救護車了,新羅想身為朋友的他一定要阻止朋友變成殺人兇手才行。

「小靜就算要加拳擊社,對方鐵定不敢收吧,我賭過不了幾天就上報一萬。」臨也涼涼地補上一槍。
「那我賭兩……對不起!對不起靜雄!我亂說的!……不過還是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啦,何況靜雄你也不需要參加什麼拳擊社吧?」
被這麼說靜雄窒了窒,他抓了下腦袋,咕噥著低下了頭。「知道啦,只是想說學點搏擊術之類的……比較知道該怎麼應付,而且不是說社團很重要嗎?可以認識人啊什麼的……」
說到最後一句,靜雄幾乎撇開了臉。而臨也則沉默了幾秒,他攤開雙手。「什麼啊小靜——應付什麼?你那刀子用力刺也只能刺進去零點五釐米的身體,還需要什麼格鬥技保護嗎?而且說認識人什麼的,以小靜你隨時就發飆的個性,絕對不可能的。」
「混帳你說什麼!以前還不是都因為你——」
「哈哈哈哈,小靜可不要把自己的事隨便推到我身上吶~隨隨便便就被惹怒的,可是小靜哦。反正小靜別想著加社團還要認識什麼人之類的,只用思考別把人家社團教室毀掉就好了。」
「——死跳蚤我今天就要殺了你……!」

於是原來應該是在空堂時間的社團商討會,最終仍以悲劇收尾。平和島靜雄氣憤地扛起桌子,折原臨也抽刀哈哈哈地逃掉。平和島靜雄原來是打算追過去的,卻在剛跑沒幾步又被餐廳阿姨擋下。
等他們將座位與桌子回復原狀時,已經是半個小時過後了。剛被折原臨也囉哩叭唆一堆,還讓人逃走,這讓靜雄的心情暫處於低氣壓暴風圈。一邊陪同靜雄參觀社團,新羅一邊拍了拍對方的背,勉強幫損友說點好話:「臨也那傢伙啊,其實只是一個無聊又寂寞的幼稚男人而已。」
「哈啊?」靜雄低沉著語調瞥了他一眼。
「嗯……就是呢,他只是不希望小靜你有其他會讓你注意的人的意思。」
「為甚麼?」
這問題有點難回答。新羅想了想,打了個比方。「假如說,靜雄你面前有個很喜歡的蛋糕,可是那蛋糕只能給一個人吃,不要管為甚麼,總之只能給一個人吃就對了,你應該是希望越少人注意到這塊蛋糕越好吧。」
「嗯?應該是吧。」
「所以囉。臨也就是這樣的心態啦。」這樣應該算對那傢伙不錯了吧,新羅想。也省得臨也心理不平衡,天天語帶嘲諷,又興致一來做些什麼報復然後再牽連到自己。不過即便說得如此明白,靜雄也不一定會懂就是了。
而平和島靜雄的確不懂。他愣了一會兒。「那這跟死跳蚤有什麼關係?死跳蚤喜歡吃蛋糕?」
「……」新羅笑得很爽朗,並同時在內心嘆氣拍著臨也的肩。
有些事情,大概是旁人難以為力的。

平和島靜雄對許多體育系社團來說,大抵是不知該前進還退縮的一個十分猶豫的選擇,想要他幾乎非人般的運動神經,可是招攬的同時卻也帶著極大的風險,例如整個社辦被毀、生命的威脅等等,尤其聽過平和島靜雄高中時候傳聞的人更是退卻。
然而還是有些社團為了得到戰力,不惜硬著頭皮鼓起了勇氣出面。
平和島靜雄「嗯?」了聲瞅向站在他面前的人,對方身材相當魁梧,並遞給了他一張棒球社宣傳單。「可以的話,希望你能來我們社團參觀看看,別、別那麼快拒絕!來看看並試一下也好!」
對方表明了是棒球社社長,同時也是四棒,平和島靜雄呆了下愣愣地被新羅慫恿著跟著去了。學校的棒球場很大,好幾個社員正在場上做揮棒與接投練習,棒球社社長粗略地介紹了他們的場地與設施後,便拋著球笑問:「有打過棒球嗎?要不要試著打打看?」
「哇——超帥——就試試看吧靜雄!」一旁的新羅莫名地顯得異常興奮,滿心期盼地喊。
靜雄隨著點了下頭。「喔……好。」
棒球社社長見對方同意似乎十分高興,忙招呼了在旁邊練習的社員,把對方喊到他旁邊,對他吩咐了些事情,接著把球棒拿給靜雄。「我叫那位投球給你,都是直球,你就把球遠遠打出去就好。」說完指示了他站的位置。

接著哨聲響起,投手將球投過來,靜雄瞇眼猛地一揮,球漂亮地在空中劃過一條完美的弧線,消失於天際。
「好……好遠!」
「喔喔喔喔喔——靜雄好帥——!」
「太、太厲害了!請問你真的沒意願加我們社團嗎!要不要再試試看投球!」
棒球隊隊長為這亮眼的表現感到驚喜萬分,難得見到如此可塑造的新生,他接過棒球棒趕緊連著手套和棒球都遞過去,被這樣熱情款待靜雄也感到有點兒開心,接過手套和棒球同意再試試看。
在投手丘上站定,他憑記憶模仿樣子,把手裡的球狠狠扔出去。
球迅捷地幾乎讓人難以反應,還沒看清楚軌跡,然後就啪的一聲——
對面人握著的球棒斷了。

「哇……超快的喔靜雄……!」雖然新羅不敢想像,如果那球不小心砸到人身上,會變成什麼樣子。
「……呃……平和島同學。」
隊長尷尬地小聲呼喚,看著自己的社員在原地被嚇得臉色蒼白,自己也覺得有些驚悚。棒球棒……好歹也算是堅硬結實的棒子,就這樣應聲斷裂……

「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我說呀,」不知從何時在場的臨也從暗處閃身出來,雙手插著外套口袋他放聲大笑,哼地一聲道:「小靜與其想著社團,別把人家社團毀掉就不錯了。」
「死跳蚤……!」
「哎呀小靜,稍微被人示好就心花怒放了嗎?還真是可憐耶。小靜你呀,還是好好來追我就夠了。」
「吵死了!」他雙手扳住隨手碰到的大型物品。
「哇、哇……!那個!有點貴……!別拿那來砸人啊……!」
「死跳蚤你去死吧!」
「……唔、唔哇啊啊啊——」

當日棒球社社長的哀號響徹整個棒球場,至於之後該如何補償這事就先別談了。
結果三個人都沒加任何社團,靜雄在發生這件事之後沒社團敢要、新羅沒有中意的社團、臨也表示不必參加社團他也能收集到各式各樣的情報。於是社團這事就此落幕。
這樣的情況……就某些方面來說也是不錯的。至少對各個社團而言。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置頂】PF14新刊既刊資訊預定 | top | Drrr!!新刊《文系理系體育系》試閱一——§ 入學式 §>>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73-f207d57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