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戰國BASARA】解酒(元親x元就) :: 2011/04/26(Tue)



短篇,前陣子不知道哪來的衝動寫的……!(爆)
久違了瀨戶內XD

啊結果說好的政宗殿呢——!







長曾我部元親大力拉開門闖進房裡,裡頭的人似乎嚇了一跳,震了下肩他蹙起眉抬頭,擱在手裡的筆在書卷上不經意畫到一撇,毛利元就皺了皺眉,正待開口,卻見面前的人下一秒竟猛然往前撲倒在地。
再一愣,就聽著地上那人口齒不清地胡亂咕噥著什麼。長曾我部用臉頰摩擦著地板,手指扒著地面明顯神智不清的樣子。「哈……再一杯……嗝、元就……元就……」

……根本是個醉鬼。
瞇起了眼,毛利元就頭痛地緩緩嘆了氣,放下筆,起身走到長曾我部旁邊,他跪下身子凝視底下人因酒而醺紅的側臉。這傢伙八成是在和部下狂歡途中興起就多灌了好幾杯下肚,也從未去考量過這樣灌酒的後果……
毛利元就皺眉沉默了下來,什麼受部下愛戴的西海之鬼,在他看來不過是個醉漢。不過就這麼將這人丟在這裡不管也不是辦法,他斟酌著該把人拖進裡頭房間還是拿條毯子給他鋪上,再想想兩人的體重,嘴角一扁,還是覺得後者對他而言較為符合經濟效益。正欲起身,不料卻從手腕處生出一股力道猛地將他往下拉,還來不及出聲,原本還趴在地上的傢伙已經扶住他後腦往下壓,狠狠封住他的唇。

滿口酒味。
這是第一時間浮現在他腦海之中的念頭,兩人幾乎翻了個身,等長曾我部元親的唇離開時,反而變成自己在下方,上頭的人側身坐起,意猶未盡似地舔了下唇。「哼哈,元就。」
毛利元就瞇起眼微喘著瞪向對方。「……你沒醉?」
「嗯?醉了啊。」他回答,接著扯起了一抹大大的笑,無賴般的笑。「不過親到你的唇後就醒了,不錯的醒酒劑啊!」
蹙起了眉,他砌了聲咬緊了牙關。「你這混……」
「啊啊,別發怒別發怒,我說的是真的啊。」長曾我部元親打斷了對方帶笑辯解,嘴角輕輕揚起,執起毛利元就耳邊一撮髮,他低下頭將髮放到唇邊。「……一陣子不見了吶,元就。」
「……」凝視長曾我部的眼,毛利元就動了動唇,終究什麼也說不出。

說不出的結果就是讓人為所欲為。長曾我部元親手掌一面拉著毛利元就的衣擺,一面以唇舌在對方身上造次,他一直還頗喜歡輕鬆簡便的室內服,在這種時候尤其是,稍微一拉即開,不像繁瑣的正裝脫起來麻煩要命。忽然一隻手橫擋過來,毛利元就咬著下唇瞪向他,手用力推了兩下。「不要在……這裡,去裡面……」

在啃咬著底下人腰際時長曾我部想,說元就是醒酒劑不是隨口調戲而已,前陣子出海的那幾天裡,他打敗一批敵人、劫下一箱寶物,夜裡想見的不過是那抹清高孤傲的人影,返回的最後的日子裡,和弟兄們舉杯共慶毫飲,最後朦朧裡晃在腦裡的還是那個影子,怎麼會中毒那麼深,他扯唇笑了下回答不出,最後是憑甚麼走到元就的院子裡的他不清楚,直到迷濛間眼前又是那個輪廓,他抓到了人確認了觸感才清醒過來。
——他回來了。

起初會將元就擄回來的原因甚至都刷淡了,他吻著對方的頸側進出幾下喟嘆了聲抽開,元就渾身疲憊不想言語地縮在床舖內邊,長曾我部元親把手臂一擺跟著湊了過去,被毛利元就嫌棄地擠了擠後他從鼻腔溢出一聲笑強硬地不肯退讓。
毛利元就像是終於放棄了地任憑他去了,長曾我部元親震著身體笑了幾下,緩緩閉上雙眼,他嘆。
「真希望一輩子不放開你啊,元就。」

聽到話毛利元就背脊一下抖顫,垂下頸他咬住了唇。
「愚蠢……」他說,聲音無可抑制地夾帶了點哭腔。

(完)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GK】無題。(椿+達海) | top | 批ㄟ撫歸來~>>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75-b5525b9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