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ONE PIECE】無題(D兄弟/親情向) :: 2011/07/18(Mon)

我想我大概準備天窗了吧……!
一直寫閒文的我(痛100000000000000
明明就不閒啊!




「艾——斯——」
聲音在山谷中迴響,枝葉擾動的細微聲響連同被放大好幾倍。
「艾——斯——!艾——斯——!」
再頓了下,徘徊在耳邊的依然只有這幾句在山谷迴盪的叫喊。魯夫靜下來,皺著眉頭他嘴巴一扁唇抖了兩下。
「……艾——斯——…斯……嗚哇哇哇哇哇——」

「吵死人了叫什麼啦!」從樹後閃身出來,艾斯火大地朝著人就罵。不過是這幾天連日大雨石頭崩落,稍微獨自去旁邊重新探查一下地形而已,便聽見這小子喊他的名字喊得一副他要死掉的樣子。

而艾斯的感覺並沒有錯,魯夫用力一吸把才流出來的鼻涕吸回去。「我……我以耶艾酥被暪獸粗掉了……」
話還講得特口齒不清,等艾斯意會過來魯夫想表達的是「我以為艾斯被猛獸吃掉了」時,他肩膀抖了抖一拳便耐不住向著對方的頭頂用力揍下去。
「笨蛋!我看起來會那麼隨便地就死掉嗎!」

「噗……噗會……」抱著頭上被揍的地方,魯夫有些呆住地望著艾斯,滿嘴鼻涕答道。

「那還哭什麼!」看魯夫整張臉又是淚又是鼻涕的樣子就又是一股氣,他不耐地吼著制止對方的哭聲。

被這麼一說魯夫果然一下用力吸回鼻涕,他睜大眼憋住了氣,幾秒後就漲紅了臉,眉頭越皺越深一副極為痛苦的神色。
「噗、噗哈——…哈啊……哈啊……忘記呼吸了……」抓住了喉嚨,魯夫邊用力喘息著邊委屈地往艾斯的臉上投去一眼。

見弟弟的模樣,艾斯臉色一黑實在忍無可忍。「……你……你是笨蛋嗎!」

結果回家時魯夫頭上帶著兩顆腫包,他鼓著嘴,旁邊艾斯是一臉疲憊的表情。達坦打開門迎接兩個孩子時挑起一邊眉毛,頗為疑惑地摸了把下巴。「你們兩個怎麼啦?」

艾斯撇過了臉不想回答,魯夫扁著嘴手一伸直直指向旁邊的人。「艾斯他揍我。」
「那是因為你太白痴了吧……!」

忍不住氣憤回罵,接著便見魯夫笑嘻嘻地把手揹在腦後跑進去了,艾斯癱下身子用力嘆一口氣,總覺得頭相當痛。對方還在屋內朝著他猛揮手,魯夫邊咧著嘴大叫,一隻手邊用力甩著手上的袋子。「艾斯——你再不進來我就要把搶來的點心全部吃掉囉——!」
「……在你吃之前點心就被你搖爛了啦。」
吐槽了聲,艾斯望著自家弟弟還是垂眉無奈地輕輕笑了。
沒辦法哪,因為這就是魯夫——他的弟弟。不管他有多麼愛哭、有時是多麼令他火大、又多麼令他操心,永遠是他最重要的弟弟。而且就是因為這傢伙這樣,身為哥哥的他才必須多加擔待啊。
他彎起了唇輕嘆,跟著走進屋內。
「……喂魯夫!你這小子真的給我先吃了……!」



夜深,回到房間剛帶上門板便憑藉著月光看見自己床舖旁邊的人,魯夫一手抓著棉被,呈大字型的睡姿姑且不論有夠難看之外,艾斯抓了下頭,上前抓住棉被一角,跪著把對方身上的被子輕輕拉好。
「肚子都露出來了啦,棉被也不會蓋……笨蛋。」
艾斯叨念著,魯夫卻翻了個身,鼾聲越打越大,也不曉得聽進去沒有。
垂下了眼,艾斯再次攤好棉被,確認自家弟弟不容易再把被子踢開後才躺在身側放心睡去。

半夜裡的風很涼,艾斯是被冷醒的,睜開眼很高興地沒看見魯夫踢棉被,自己的被子卻也被搶走了,艾斯搓了搓手臂,一瞬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喂,魯夫……」他試著輕喚幾聲,並嘗試扯了扯自己被奪去的被子。魯夫大抵感覺到了皺了皺眉囁嚅了下把棉被抱更緊。

幾下抽不回來,又一陣冷風吹來,艾斯打了個噴嚏,往旁瞄去一眼,任命地抖了抖,縮著身子繼續睡去。

隔天沒有意外的艾斯自然是感冒了,早上一連哈啾了好幾聲,一旁的罪魁禍首只是不解地盯著自己看,好奇地湊上身子。「艾斯你感冒了喔?好弱喔……」

聽到這句話艾斯差點直接氣到體溫升高,原來沒發燒的都要被搞到發燒了……不對,大概是真的發燒了。前方視線微微晃著,他對著魯夫懶懶地揮了揮手,眼皮一重再躺了回去。「今天你自己去玩吧,我要休息一下……」
正逢達坦擔憂地盛著一碗煎藥過來要他喝掉,艾斯忍著嗆鼻的苦味飲盡後就鑽進被窩裡,只記得闔上眼前看見的是魯夫難得深深皺著眉的臉。

那一整天艾斯都在睡,晚上頭好不容易輕了點,他坐起身子,一睜開眼就被嚇到,魯夫渾身是傷地盯著自己瞧,見自己醒了就重重哈了口氣,放鬆下一直繃緊的身子。
「太好了艾斯!你終於醒了!這是我幫你摘的草藥,山賊大叔們都說很有效的!」

艾斯看了看魯夫緊抓在手上的植物,愣了愣。「這個不是長在那峭壁上的嗎?你這白痴竟然跑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摘嗎?!」意識到這草藥背後的危險性,艾斯簡直快被氣死。

魯夫被罵了嘟起嘴撇開頭。「我可以啊,而且艾斯能醒過來比較重要!」

「就說了只是個小感冒而已,不要隨便把別人想得那麼虛弱!」罵一罵都無力了,艾斯揉著額角,頓了幾秒嘆氣伸手接過魯夫為他採來的藥草。「不過還是,謝謝你了……魯夫。」
艾斯朝他露出笑容,親暱地揉了揉對方的髮。



「後來還不是喝了那藥草就馬上好了,笨蛋艾斯——」
魯夫坐在船頭,凝望著大海笑嘻嘻道。想到了什麼似的他又低頭提筆在紙上寫下,然後滿意地舉起來看了看。

正巧經過下方的索隆看見了,抬頭揚聲,他問:「喂,魯夫,你在做什麼?」
「嗯?」探下頭,魯夫從船頭上溜下來,開心地叉住腰。「我在寫給艾斯的信喔!嘻嘻嘻!」
索隆嗯了一聲接過魯夫朝他遞過來的信,舉起來一看,索隆沉默了一下,上頭盡是奇怪的塗鴉,幾個奇怪的符號,而能分辨出來的字就唯有名字而已。
「……這樣的信寄給你哥哥,他看得懂嗎?」
索隆很實在地把心裡的疑問道出來。

「嗯!可以的!」魯夫嘻笑著,不知是打哪來的自信。「因為是艾斯啊!」
拿回索隆遞還給自己的信,魯夫折了四折,站到船邊,他迎著風舉起信。「嗯,然後就只要這樣——」

刷地細微一聲,風把信吹走了,魯夫攤開了手,看著那張羊皮紙迅速飛離自己眼前,在藍空中化成一點。他微笑著。
「這樣就可以寄到了,艾斯所在的地方。」

抬頭凝視,信很快就消失在視野內,魯夫抿直唇瓣,垂下了眼。「……就能寄到了……」

忽然一隻手掌壓上自己的帽子,索隆默默地把自家船長的草帽往前下壓。

「……你在幹嘛啊,索隆。」魯夫低聲問著,字句裡的隱忍與壓抑太過明顯,緊咬著牙的說話方式就算沒看到表情也顯而易見。
索隆微微偏開了臉,看著旁邊的藍海,淡淡回答:「嗯?幫你壓住帽子不讓風吹掉而已。」

(完)

========================================

D兄弟><
然後我的稿子……我的窗…………(給我振作#####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CWT28逆轉監督新刊《LET'S PARTY》試閱 | top | 【Sound Horizon】溫差(テッテレ闇)>>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92-c402953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