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CWT28逆轉監督新刊《LET'S PARTY》試閱 :: 2011/07/23(Sat)


內收。



(試閱段一)
00.

後藤恒生蹙著眉頭,將櫃子裡的檔案簿一本一本抽出來翻找著。
他記得下一場可能會對戰到的對手的過去資料他是收在這裡,因為都是過去的檔案了,簿子上頭疊積了層厚厚的灰,他咳了幾聲,屏著息把灰塵都撥去,翻開檔案簿,裡頭全是報導、對戰紀錄、以及一些雜誌上記載的評論,除此之外還有錄影光碟等等。

從以前開始就會蒐集關於足球的報導及資料,成為ETU的GM後更是發覺這些資訊不可或缺,甚至千方百計從其他關係者調來數不清的文件,只為了在監督需要時能拿出給對方參考,而有時候甚至連早期的資料也需要時,後藤就會感激起以前的習慣,只是他發覺要從一堆許久沒碰的簿子裡找出想要的資料實在是一件相當累人的事。
他費力地把搬出來的一大疊檔案放回原位,再拿出另外一疊檔案簿繼續找尋,抹掉額上的汗,他翻開簿子,裡頭的照片散在一起,有些甚至已然微微泛黃,邊緣的黃漬是年歲踏出來的印子,後藤不禁覺得頗為懷念,畢竟都過了好幾年。他想想,開始成為職業踢球是十幾年前了吧,確實是相當令人懷念的一段時光吶。

好不容易在第三層櫃子裡的某個檔案夾裡找出需要的資料,他拍掉文件上的灰,翻了翻,是很久以前關於接下來敵對隊伍的報導。包括當時球員擅長之處、監督慣用的攻擊模式,上頭全都記載地一清二楚。
將資料暫時放到腳邊,後藤恒生把抱出來的檔案一一歸回原位。忽然一下手沒拿穩,一本檔案簿從手臂上滑下來撞到地上,勉強穩住了其他搖搖欲墜的資料,後藤狼狽地將還在手上的本子都先塞回櫃位,長吁口氣後,他才撿起地上的檔案簿重新放回去。
把凌亂的房間都整理好了,後藤拍拍手上的灰,正打算離開時才注意到腳邊散落著一張照片。
大抵是那本檔案裡掉出來的東西,這麼想著後藤沒多加在意地拾起躺在腳邊的照片,卻在翻起來一看後被嚇了一跳。
「……」將唇抿成一直線,他閉眼扶著額,微紅了臉,默默把相片收進口袋裡。

「這張照片……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
挫敗地低喃,也慶幸到目前為止還沒人發現這個,後藤抱著需要的檔案,連同再次小心翼翼確認過還待在口袋內的相片,他帶上房間的門走出去。


(試閱段二)
01.

……

才說完就見松原教練跟達海從門後走出來,達海沒意外地還是手裡抓著一個三明治邊嚼邊散步似地走過來,如以往般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樣。聽見前方有人喊著集合,他們紛紛跑過去站成兩排,都聚集好時達海和松原也剛好來到他們面前。

達海站定位看著全員,勾著唇往前跨了一步,拍了下手。「好,今天在練習之前呢,我有件事要宣佈——」說著他頓了下,吸口氣。「我決定呢,一週後要舉辦ETU慶祝感恩派對——!哦哦哦哦,大家拍手鼓掌一下。」
然後達海獨自一人稀寥地拍了幾下手,零落的掌聲響在偌大練習場上,面對達海個人的興致高昂,大家則滿臉的困惑不解。

黑田隱忍了兩下一如以往地率先爆發出來,緊握著拳頭他吼:「喂你啊……又一個人擅自舉辦什麼活動!什麼慶祝感恩派對!那是什麼東西我們大家全不明白啊!突如其來地就宣佈活動又不解釋清楚到底是想怎樣啊啊啊——?」

「所以我現在不就正要解釋了嗎,黑田還是一樣的性急呢,好我已經知道你迫不及待想參加活動了。」達海笑嘆了聲,直接忽略繼後黑田的大聲反駁,他抬起脖子開始說明:「總而言之哪,就如我說的,一週之後要舉辦ETU派對。你們作為一個隊伍已經表現得越來越好了,能漸漸地去真心了解同伴,並以夥伴的身份全力為隊伍加油,無論是教練團、經營者們、加油群、選手,全部都為隊伍貢獻一份心力,這正是我所期許的隊伍。」

達海停了停,掃視了眼全部人揚揚唇角繼續道:「所以了,為了讓你們更加作為一體地團結起來,希望你們能共同舉辦一個感恩慶祝派對——!我要你們一起想出一個慶祝方式,來表達對隊伍以及周圍所有人的感謝。然後我手上這幾張紙條,」他拎起來搖了搖示意。「待會會請小松發下去,麻煩各位在上面寫上對ETU的想法及對自己的期許,然後在派對前天交還給後藤,以上。另外過程中需要誰幫忙儘管提出——我會要大家配合的!啊,包括讓小松跳舞也可以喔。」

手搭上松原的肩,達海在對方肩上拍了兩下,一派輕鬆地提議,惹來松原緊張的一聲驚喊,他慌張轉頭望向達海。
「咦咦咦欸?!我得跳舞嗎,監督?!」

「嗯,當然了啊小松,如果他們有要求的話。」達海神情開朗地說。「畢竟ETU是需要全部人的付出,而不是只有選手而已喔。」

「是……」被這樣一說松原垂下肩嘆氣,監督說的話總是有道理得讓人找不出任何話語來回擊,也因為如此他只能繃緊一點祈禱不要像監督說的被指派去跳舞什麼的。

倒是清川聽了達海的話後嚥下口水,訥訥地問:「那麼……!照監督的說法,我們希望監督跳舞也可以嗎……?」

「當然了,我也是ETU的一份子呀。」達海隻手叉腰沒有猶豫地爽快回答,稍停幾秒,他帶著笑歪了下脖子。「怎麼了?想讓我跳舞嗎?」

不知怎麼地,監督的唇角明明是上揚的,全部選手卻在一瞬清楚看見了笑裡威脅的成份。害怕地往後一縮,他們發揮前所未有的一致性地猛搖頭。要是對監督使什麼小手段,這筆帳絕對會重新回到他們身上,在達海底下待久了所有選手都有這樣相當的共識。所謂別逞一時之快而在之後後悔莫及,這樣的常識大家還是有的。儘管曉得監督說幫忙就一定會做到,但是具有些微惡作劇意味的工作就交託給他人吧。

瞥了眼時間看差不多了,達海再拍了兩下手,開始指配今天的練習內容。「好,那麼宣佈的事情就到這裡,接下來開始練習——」

……


(試閱段三)
……

這形容不就是在指堺さん嗎——?!世良滿身冷汗,張了張嘴手忙腳亂地眼看就要把杯子弄翻,他急忙扶住。「我……沒說過這樣的話吧!絕對沒有!」

「有啦,你是連自己說過的話都不記得了吧?平常到底都在做什麼啊。喏,大概兩個禮拜前在換衣間那裡,世良さん自己講的。」

「啊……噫啊啊啊……」被提醒時間與地點後記憶一下回來了,他揉著頭瞬間無法再回駁任何字句。他記得那陣子剛好對堺さん的意識特別強烈,又好像先前才因為做了什麼被堺さん罵了,邊換衣服時,越想著堺さん對自己的態度就越混亂,正逢赤崎進來要拿東西,便抱著人哭訴了……

真的全回想起來了……。都做了的事再後悔也沒用,世良仰頭灌下半杯酒,嘟起了嘴。他把杯子放下,嘆了聲氣,不過堺さん對自己是什麼感覺,他完全不曉得啊——…像自己這樣一直纏著對方的,堺さん的表現確實不耐煩沒錯,可是有時候又相當溫柔的……。世良扒了扒頭,再次重重嘆一口氣。


而殊不知自己竟成為他人煩惱根源的堺同樣在跟人吃著晚餐,低頭撈起碗裡的麵,熱氣噴上面頰,他將麵條「漱」地一聲吸進嘴裡,用手臂抹了把臉。

「唔嗯——果然還是這家的麵最棒耶!」對面的石神喝了一大口湯後忍不住讚嘆著,然後用筷子比了下面前的人。「看,連我們從來不笑的小帥哥堺堺也吃得津津有味呢。」

「……誰啊。」抬起頭,堺沉著臉為石神的稱呼感到一陣雞皮疙瘩。
不過石神的欠揍他是早習以為常的,因此這點程度他只吐槽了句便繼續埋頭吃著自己的麵。休息時間被堀田問了晚上要不要去一起去麵店吃麵,答應的同時就有預感了,果不其然還是那兩個傢伙跟著。球場以外,只要有丹波跟石神在的時候他的頭跟胃就不會好過,儘管和那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已經長到他以為自己有極大的忍耐力,然而實際上他依舊容易被兩傢伙惹怒。
——或者說他覺得丹波跟石神根本就以惹怒自己為樂。

這麼想著堺瞇了瞇眼,耳旁同時聽著丹波附和:「沒錯沒錯!不過堺這樣從來不笑的表情一定很難做服務業吧,客人來了就……」頓了下,丹波把眉頭往下拉,擺出凶狠的表情壓低聲音。「『歡迎光臨,想點什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噗!」

堺理智線一挑,沉下臉一把揪起丹波的領子。對面石神按著肚子笑得毫不客氣,堀田則別過了頭努力忍笑。堺火大地瞪向丹波,對方擺著手哈哈笑著做出投降的手勢,雖然那樣子看在堺眼裡怎麼看怎麼隨便。

「啊哈哈哈只是開個玩笑嘛,不過不覺得很真實嗎?真是幸好堺你是一個球員耶。」拉正自己被扯亂的領子,丹波垂頭感嘆地拍了拍堺的背部。

「……不用你操心。」堺不耐地垂下眼回道。
覺得還是實實在在地吃麵不理會這人好些,他再次撈起碗裡的麵。倒是石神一臉開心地湊上前,他對著丹波比了比自己。「那我呢?那我呢?我當服務生的話?」

「石神當服務生就像店裡的招牌啊,雖然態度是滿輕浮的,可是能讓客人覺得放鬆吧。『好~需要什麼呢?』就像這樣。」

「喔喔有像耶!那堀田咧、堀田?」

「不我……」堀田心頭一驚忙想拒絕,然而發出的微弱聲音很快就被忽視掉。

「堀田啊!堀田就很讓人安心呀,像鎮店招牌一樣,唔……該怎麼說,就像內場人員,可是有問題的時刻出來露個面就能讓客人放心這樣吧!不管怎麼說比起來都是堺最慘啊,由他打開門的瞬間客人就跑掉了哪哈哈哈!」

「為甚麼又扯到我啊混蛋!」原來以為不甘自己的事了,沒想到又再次聽見自己的名字,好好喝著湯到一半的堺嗆了嗆憤憤罵。話說回來這個話題不是早就該停了嗎!

丹波手攬上堺的脖子,斜著討厭的笑八卦地靠過去,如堺所願的換了另一個話題。「但是啊堺,老實招來吧,你學生時代肯定很受歡迎吧?這副兇兇的樣子可能還是迷倒不少女孩子吧?」只可惜換的仍舊是個討厭的話題。丹波闔上掌,做作地抬眼並嘟起嘴。「『堺前輩,我喜歡你……♥』這樣,肯定不少吧!」

「……丹波,你今天是很想被我揍嗎?」放下筷子,堺狠狠地按著拳頭。

丹波做好防禦動作哈哈哈地笑了幾聲,道歉的態度依然敷衍得只讓堺更加火大。石神則盯著兩人,聽見話後他想了想,抵著下巴開口:「就算是在現在,堺還是有喜歡他的可愛後輩不是嗎?」

「……哈啊?」

「喔哦哦!世良那傢伙嘛?」聽石神這麼一說,丹波立刻反應過來給予堺的疑惑解答。

堺皺眉愣了一下兀自不解。「……啊啊?世良?他怎麼了?」

「世良啊!他不是每次都喊著最喜歡堺さん了嗎?那樣純真坦率的態度真可愛耶!只是所崇拜的前輩只會對他怒吼而已,真可憐哪……」說著丹波故作樣子地抹掉眼角的淚。

「沒辦法啊,眼光不好嘛。」搭著丹波的話,石神垂眉笑著擺了下雙手,附帶一聲惋惜的嘆氣。

「你們兩個……!今天一搭一唱的是特地來激怒我的嗎!」
終於忍耐不住,堺黑著臉色站起身一手抓起一人的衣服,他總覺得今天的兩人比平時還要欠揍十倍……!而坐在旁邊的堀田只得無奈地勸熄堺的怒氣,儘管如此被提起的兩人還是哈哈笑著無絲毫悔意,看得堺是越加火大,幫忙勸說的堀田越加疲倦。

大概總算玩膩了,石神放下筷子,他撐著席子站起身來。「啊那我先去上個廁所,為了看堺被欺負的樣子都捨不得離開呀——」

「你最好就別回來吧……。」


聽見堺這麼說石神微抬脖子笑了幾聲,朝剩下三人位置晃了下手他依循指示,哼著曲調往廁所方向走。「廁所、廁所……」見到了貼著廁所標示的牌子,他輕輕「啊」了聲,加快腳步向前,走了幾步後他忽然頓一下,呆了呆又倒退回去。
看見旁邊桌子坐著的真是那兩個人後,眼睛一亮,他揚起了笑叫道:「哎,這不是世良跟赤崎嗎?」

「咦欸欸?!神さん!」

「啊,晚上好。」

……

======================================

試閱部份結束。

  1. 雜。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置頂】[CWT28 GIANT KILLING(逆轉監督)小說新刊] 《LET'S PARTY》 資訊頁 | top | 【ONE PIECE】無題(D兄弟/親情向)>>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94-bdd9872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