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enor





エロなデザート6題 - 04.滴落手背的冰淇淋(米英)(R18) :: 2011/08/20(Sat)



エロなデザート6題 - 04.滴落手背的冰淇淋

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正身處於極大的試煉之中。握緊了手,他微微撇過了頭,視線隨意掃過窗外的景色,為轉移注意力地,他嘿地一聲刻意開口:「啊對了亞瑟!你家庭院是不是又多種了幾棵樹?門口那邊的。」
「哈啊?」聽見話亞瑟則抬眉望向對方,微皺起了眉頭。「……你在說什麼啊?什麼都沒變啊,你是從來沒注意過我家長什麼樣子吧。」
邊訓話他邊不耐地閉上了眼,側過頭,張嘴咬了口手中的冰淇淋,白色的冰沾在唇邊,他伸出舌漫不經心地舔過,一舉一動都散發著一股……
阿爾弗雷德望著前方景象,勉強自己把視線偏開,他垂眼撐著腮,而前方那情色意味十足的嘴繼續破壞氣氛地發出惱人的碎言碎語。
「所以我才說你從以前就是這樣子,對身邊的事情渾不在意,只顧著自己的事,就是這樣才會被人罵不會看氣氛……」

啊啊……又來了,亞瑟的牢騷只要一發就沒完沒了。阿爾弗雷德這般想著,舉起雙手企圖打住這些聽了早上百上千遍的重複話語。「OK、OK,Stop!我曉得了。亞瑟你真的很像煩人的老媽耶。」
他擺開雙手道,殊不知這樣擺明著敷衍的態度只是令亞瑟更加惱怒,也或許是清楚這點卻仍故意作為,亞瑟確實窒了窒,咬起牙臉龐憤怒一脹。
「你說什……哇!」
顧著跟阿爾弗雷德拌嘴,倒是連冰也忘記吃,指頭一涼才發現冰淇淋已流淌下來,亞瑟傾下頭,將手背上的液體舔掉。

真的——…很情色……。
阿爾弗雷德把手往額上一拍,至少能遮住自己不由自主瞄過去的視線。這個可恨的色情大使……!
「……亞瑟,你都是這副模樣吃冰的嗎?」垂下了頭,他終究忍不住問。
「啊?……哪樣?」
就這副色氣的模樣……!不過這種話他不可能說出,阿爾弗雷德尷尬地打了個哈哈指著人嘲笑:「這樣到處亂滴的樣子啊,HERO我可是相當乾淨地就吃完了喔!你看,又滴下來了!」
「那是你吃太快了笨蛋!」被阿爾弗雷德一說亞瑟不甘示弱地反擊,忙從冰淇淋的根部舔上來,防止情勢更加惡化。

就見對方探舌,一點一滴將半融化的冰淇淋捲上,阿爾弗雷德不懂面前這人為甚麼連吃個冰淇淋也要半瞇起眼的樣子,他扁下唇忍了忍,索性一把奪過亞瑟手裡的冰淇淋。
「夠了你不要吃了!」
「哈啊?!阿爾弗雷德你是有什麼毛病!」然後換來的是亞瑟一張錯愕的臉。莫名其妙就被人搶去手裡的東西,亞瑟感到一陣火大,面前的傢伙還理直氣壯地瞪著自己,想到底是誰該瞪誰,亞瑟伸手就想奪回自己的冰。
「快還來!你這笨蛋!」
「不——要!除非你答應我以後不在外面吃這類東西!」
「為甚麼我要答應你這種事啊……!你腦袋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對方還鼓著腮把冰舉得老高一臉不滿,亞瑟不願意承認身高差距真是有點悲哀的一件事實,加上之間又有桌子阻隔,儘管他已盡力伸直了手卻怎麼也搆不著。
亞瑟並不是個多有耐心的人,尤其對象是阿爾弗雷德時,他的耐心就更容易被消磨殆盡。火氣一來,乾脆繞過桌子想奪回冰淇淋,沒想到腿被桌腳一絆,重心不穩便往地上跌去,阿爾弗雷德跟著心下一驚急忙想扶,結果只是跟著摔在對方上頭。
阿爾弗雷德的體重壓在身上,亞瑟覺得自己全身骨頭彷彿都要斷了,恨不得給上對方幾拳,他掙扎著扭了扭身子。
「喂、給我起來!重死了!」
「……」
「喂……聽到沒有?」自己這麼喊了,對方依然沉默著壓在自己身上沒有動作,又感到古怪地微動了下身子,亞瑟才發現是出了什麼問題。立刻止住不動,他的語氣接近愕然。
「阿爾弗雷德……你、為甚麼……會硬啊……!」這種場合這種時機怎麼想都不合道理啊!
而阿爾弗雷德咬了下牙,從亞瑟用那種表情吃冰淇淋就開始了,所以才叫他別再吃的,沒料想竟會落得這種情況,他不甘心指控回去。「還不是因為你用那樣AV系的樣子吃冰,真是色情大使耶!」
「什麼……!混蛋你別隨便把自己的性慾怪罪到我身上!」亞瑟臉一紅氣憤回罵。
「才沒怪罪!這就像在一個肚餓的人面前擺上一個大漢堡,卻叫他別吃的道理一樣啊!」
「你竟然把我比喻成那種充滿油脂的垃圾食品!」
「再怎麼也比你們家的食物可口多了,不對應該稱那些叫作國家生化武器。」
「混蛋你說什麼……!」

事至此兩人吵的內容已經完全偏離主題,各不相讓地互瞪了一會兒,靜默幾秒阿爾弗雷德吸了一口氣。「沒辦法了,就來做吧!」
「等等等等……!太突然了吧!」亞瑟想阿爾弗雷德的思維大概不曉得跳了幾個層級。怎麼會接到這句上來的他完全無法理解!
阿爾弗雷德聳了下肩無所謂地道:「反正你也想做不是嗎?沒必要忍耐的啊。」
「唔……!」嚥下了口水無法反駁。確實這陣子因為兩人公務繁忙很久沒見面了,難得有機會挪出時間,才和這傢伙約好要見面的,上床這檔事基本上也在計畫之內……可是、就這麼突然間……原本他是打算先喝一杯下午茶,然後出門去看電影,當然是有品味的英式電影,而非好萊●式的打殺動作片,接著共同吃頓晚餐,回家再——
當然眼前不按牌理出牌的美國人不會理會他那些繁瑣的計畫,已經很迅速地幫亞瑟解開皮帶並拉下褲子。
「哇啊……!別、別脫我褲子啊笨蛋!」亞瑟忍不住驚叫。
而阿爾弗雷德只是投以他一個疑惑的眼神。「不脫衣服你要怎麼做?還是你比較喜歡隔著衣服的PLAY?哇喔!」
PLAY個頭……!阿爾弗雷德最後那聲配上那驚訝的視線讓亞瑟更為光火,忽然下身一涼,連內褲都被褪下,一下接觸到冷空氣讓他一抖,接著下身就被握住了。

突如其來行為讓亞瑟不禁稍拱起背,對方一面上下摩擦著他的那邊,一面傾身和他接吻,下身在撫觸後很快就有些硬挺,銀絲牽連開來,重複幾次親吻後兩人分開,阿爾弗雷德微微挑起眉。「……有點冰。」
「啊……?因為我剛剛才在吃冰淇淋啊……」蹙著眉頭,亞瑟眼睛半闔,神色顯得有些迷茫地、理所當然地回答。唾液留在嘴角,很色情的味道。
阿爾弗雷德咕地動了下喉頭,感覺自己褲擋又更脹了點。提及冰淇淋,他才想起亞瑟吃到一半的冰淇淋還在旁邊地上,伸手要去拿餅乾殼,手放開那邊讓亞瑟些微不滿地發出一聲咕噥,阿爾弗雷德斜眼看他一眼,默想這傢伙在某些場合還真是開放得緊,見對方掙扎著伸手想自己撫向被冷落的地方,阿爾弗雷德把人的手撥開了,手指同時挖了點甜筒裡已溶化的冰淇淋抹往亞瑟挺起而顫抖的那裡。
見到阿爾弗雷德的動作亞瑟眼睛嚇得一睜。「你要做……啊……」還沒說完那邊就猛然一冰,頂端受到刺激,亞瑟大幅度縮了下,下一刻,自己的下身已被對方含進嘴裡。
舌頭畫圓繞過旁邊,最終停留在最前端,感覺到對方舌尖在上頭抵了兩下,就像撩撥著已繃緊的弦,快感大幅竄上來,他呻吟著推著阿爾弗雷德的肩頭彷彿乞求。
「啊……啊……我……等一……」
然後對方就退開了,只差一步的感覺讓亞瑟難耐地動著腰,挺立的下身微微晃動,根處還流淌著沒被舔舐的冰淇淋,阿爾弗雷德伸出拇指摩挲前端,還有些黏稠的觸感讓撫過的動作並不順暢。
與以往不同……光是這點就讓亞瑟有感覺到膝蓋不住顫抖。
阿爾弗雷德把拇指放在唇邊抿唇舔了下。「唔嗯,還是甜的欸——」他說,輕皺了眉頭。轉頭即見亞瑟前端滴出的白液順著根部流下來,和冰淇淋匯聚一起,阿爾弗雷德一愣,一瞬反應不過來。吞下口水,至少他沒想過亞瑟反應會如此大。

「哈……碰我……」亞瑟難得老實地喚,咬著唇伸手抓住阿爾弗雷德的手腕將對方的手帶向自己那處。
阿爾弗雷德愣愣地握住了,亞瑟的臉龐煽情到幾乎讓他忘了怎麼換氣,他只是緩緩搓揉兩下,底下的身子就猛地哆嗦。
「嗚……嗯、啊啊……哈啊……」
伴隨慾望噴發而出,亞瑟溢出甜蜜的呻吟,緊緊摀住了自己的臉。
白液散落在大腿與衣服上,然後又隨之滑到大腿內側。亞瑟兀自按著臉大口喘息,見著這情景的阿爾弗雷德則用力抿了抿唇,無法抑制衝動他俯下頭親吻亞瑟大腿內側,頭髮搔著剛射過的下體又使亞瑟心裡升起一股異樣的騷動。
他皺了皺眉,下方的頭吻過大腿後又再度以舌在根部下方舔著,亞瑟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哈啊……笨蛋、別……嗯!」

才軟下的東西又再次微微昂起,阿爾弗雷德視線往旁一偏,抿下了唇解開褲頭,扳開亞瑟的雙腿,順手沾了冰淇淋就伸進對方後穴裡擴充。接收到那冰涼感亞瑟內部一緊,將眼睜開一條縫,他推了推前方的頭罵:「笨蛋……!不要把那種東西當潤滑……哈嗯。」
敏感的點很快被觸及,他甜膩地哼了聲下意識縮起脖子,腰部卻配合地往前挺。

「嘿……我以為你喜歡這種的……」阿爾弗雷德低哼著笑說,垂眼,禁不住在心裡叨念亞瑟這傢伙在床上的表情跟動作還真是犯規的一塌糊塗,同時佩服起自己的忍耐力。好幾次的情事過後,他早就能迅速找到亞瑟最有感覺的地帶,用指腹稍微摩擦幾下後,身下的人就難以忍耐地發出細細呻吟。
「嗯、啊……啊啊……」
扭著腰,最薄弱的地方被持續攻擊著,亞瑟幾欲哭出來,睜開朦朧的眼,沾染上情慾的翡翠色瞳眸太過煽情,阿爾弗雷德喉頭一動差點就要忍耐不住。
「進……進來……哈啊、嗚……」
對方咬著手背懇求,理智線徹底瓦解,阿爾弗雷德拿了放在一邊矮櫃的保險套撕開套上就擠進亞瑟後方,緊窒的溫熱讓他發出一聲悶悶的嘆息,動了幾下兩人便接連射出。
情事後的腥味在屋裡散開,地毯上沾了白濁的景象特別淫靡,沒待休息,阿爾弗雷德將亞瑟翻了個身,兩人又以背後位再做了一次。

亞瑟最後是癱倒在地毯上,不敢相信自己自己就這麼在這種地方亂來地做了,旁邊還有融化後的冰淇淋以及……
羞恥地燒紅了臉,他把臉往地上又埋了埋,而剛洗好澡從浴室裡出來的阿爾弗雷德則邊用毛巾擦著頭髮,邊走到對方面前。
他低頭望著趴在地上裝死的亞瑟,蹲下身子,他挑起了眉問:「欸,你不去沖澡嗎?」
「……」沒有回應。
於是阿爾弗雷德伸手戳了戳亞瑟的臉頰,被亞瑟撥開了。底下的人抬起一張通紅的臉,抿直了唇半瞇眼,很複雜的表情。
「……先讓我冷靜一下。」
阿爾弗雷德看他扶著額一臉犯了什麼天大錯誤似的樣子不禁失笑,他出聲安慰:「嘿,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用不著如此吧?不過是用了冰淇淋然後你好像特別有感覺、反應又特別激烈而已呀。不過亞瑟——原來你那麼喜歡這種的嗎?」
回想起方才亞瑟的表情,心裡仍然有些呆然,阿爾弗雷德不小心恍神了,回過神來就瞧見亞瑟用極度凶狠的眼神瞪著自己。
「不準回想……!還有我才沒很喜歡……!」他漲紅著臉反駁。
「咦欸?可是你剛剛很爽吧?」
「……唔……!」

見著亞瑟的反應阿爾弗雷德哈哈哈地大聲笑了,撐著膝頭站起身來,他在換下的褲子口袋摸了摸,轉頭對扶著腰一臉痛苦地準備走去浴室的亞瑟喊:「對了,我有訂電影票喔!待會去看吧!六點的。」
聽見話亞瑟當即停下腳步,用力皺起眉,不可置信地望著人看。「等等你打算跟我去看電影,剛剛還跟我……!」而且還是在地板上……!他腰根本痠痛到連走路都嫌困難。
「哈哈哈剛剛是偶發事件嘛。」
「什麼偶發啊……!而且你選的片子一定都是沒什麼內容的動作片吧!」
「才不是!是托尼的冒險!」
「還不都一樣!你腦袋裡就不能裝一些稍微有點內容的……」
「亞瑟你很囉唆耶,那到底去不去看?」
「……」他盯著人。「……去。等等先說好!才不是因為你邀我我才去喔……!」
抿了抿唇,還是小聲擠出一個回答,隨即慌慌張張欲蓋彌彰似地辯解著,然後得到對方心知肚明地一聲笑嘆,暮色自窗口漫進來,暖暖的,阿爾弗雷德敷衍而語調輕快地回了聲:「知道啦☆」

(完)

===========================================

我羞恥到說不出話來了。(痛1

  1. 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隨筆】彼方手紙 | top | CWT28逆轉監督新刊《LET'S PARTY》錯誤勘正>>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lavenor.blog131.fc2.com/tb.php/96-6f3a6c0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